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六十四章 筹谋

第六百六十四章 筹谋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115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6
   华天宇‘兵字决’直接发出,桐谷和人同样胸腹蠕动,‘嗡’的一声,两道目不可见的声波在空气中对撞在一起,仿佛空气都起了波澜,华天宇只觉得双耳耳膜嗡嗡作响,胸口仿佛尤如重击。  他闷哼一声,忍住那种难过的感觉,桐谷和人已经把方月馨抓在手中。  华天宇盯着桐谷和人,在他面前,他感到一种无力感。  桐谷和人道:“葛洪先师的‘九字真言’玄妙无比,这‘兵字诀’加持已身,行动快捷,杀伐如刀,只有佛家结大金刚轮印才能克制,你刚才所发的‘兵字诀’与我所发似乎有些不同,这是为什么?”  华天宇道:“道家的‘兵字诀’杀伐不是其主因,道家兵解,元神离体,兵字诀是锤炼元神之道,你把它当成杀伐之道,又岂能领悟其精髓。”  桐谷和人若有所思,他又道:“临字诀结不动明王印,坚守意志,如当头棒喝,它又是怎么净化已身?”  华天宇望着桐谷和人道:“你休想从我这窥得真言奥义,葛洪先生创‘九字真言’这是道家修身养性之法集,你想从我这窥得真言,就不必做这无用功了!”  桐谷和人道:“如果不是为了这真言,我也不想难为你,但是你不说,我只好用这姑娘来威胁你了。你如果把真言秘术如实盘出,我可给你们一个痛快,但如若你不说,这姑娘的清白之身可就未必保住了!”  桐谷和人目光如刀,他盯着华天宇,出言威胁。  华天宇怒道:“你身为一代宗师,竟然要用这样卑鄙无耻的手段?你还是不是人?”  桐谷和人道:“为求无上道法,自甘坠落,也是情有可愿,我已经给你时间思考,如果不应,就休怪我了。”  桐谷和人说完,他望向方月馨,眼中迸射出贪婪之色。  华天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你放开她,我教你字诀就是了!”  桐谷和人松开手,方月馨投到华天宇的怀里,她摇着头道:“华大哥,不可!”  华天宇揽住她的腰肢,轻声说道:“葛洪先生才智冠绝天下,九字真言秘法,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每种奥义都深邃难明,就算我和盘托出,也不是谁都能解的。”  华天宇说完,他望着桐谷和人道:“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九字真言’奥义,那好,我先说临字诀,它一共是7种道临天下的字诀,你能领悟多少,那是你的事,领悟不了,也莫怪我。”  华天宇说完,他把‘临字诀’发音的方法和盘托出,桐谷和人一边听着,一边运气发声,华天宇每说一种,他就要认真揣摩一会。等到华天宇说完整个字诀的解法后,桐谷和人就不再说话,他走到一边的礁石之上,闭目思考,一会蹙眉,一会闷头沉思。  随着潮水上涨,这片礁岛大多数的地方都被海水浸没,华天宇拉着方月馨走到另外一边的高外,距离桐谷和人几十米远。  两人手牵手并肩坐在一起,方月馨道:“华大哥,都怪我......”  华天宇拉着她的手道:“这又怎么怪你,就算我拼着性命不要,也不能让你受到一点的伤害,九字真言不是谁都能领悟的,桐谷和人虽然智慧聪颖,但我不相信他能融汇贯通所有的字诀。”  华天宇一边说着,一边在方月馨手上写着字,两人籍聊天之际在暗中交流,希望能够找到脱身之法。  虽然这里距离海岸遥远,但是华天宇所习的《胎息秘要》能够自循环,华天宇自认,只要两人潜入海中,就可以从水中逃跑。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桐谷和人在方月馨身上所下的禁术,东洋忍术神秘非凡,同样是历经几百年的淬炼才有今日之成就,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  方月馨身中桐谷和人的禁术,华天宇不敢带她贸然离开,一但无法破解,那岂不是害了方月馨吗?  所以华天宇不敢冒险,两人一直等到中午,潮水落下,桐谷和人仍在那声礁石之上感悟着华天宇教给他的‘临字诀’。  中午一到,方月馨也果然如桐谷和人所说,她开始真气逆转,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华天宇把着她的腕脉,整个人进入空灵的状态,仔细感悟着她体内真气的运行。  他闭上眼睛,方月馨体内的真气在他眼中仿佛活了过来,它起至哪里,送往哪里,又因何逆转,华天宇‘看’得一清二楚。  而方月馨已经被这逆转真气之法折磨得奄奄一息。华天宇捏着她的手,让她尽量忍耐,他走到桐谷和人那边向他讨要解药。  桐谷和人完全不理会,而是问道:“临字诀不动不惑,如何加持已身,我用临字诀淬炼精神,使自身不动如松,可若对方以兵字诀硬撼我身,何解?”  华天宇道:“那就要用‘列字诀’操控,解除一切阻碍自己的障碍,这是列字诀的功效。”  桐谷和人道:“你把列字诀的要义说给我听。”  华天宇心下焦急:“桐谷先生,方姑娘真气逆转,能否先给我解药!”  桐谷和人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随手弹出一粒药丸,华天宇连忙接住,他走到方月馨身边,把她扶起,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已经痛得浑身湿透,华天宇把药丸塞到她的口中,这才走到桐谷和人那里,为他讲解列字诀的要义。  等到讲完了,他回到方月馨身边,她已经可以勉力站起来走动,两人迎着海风走到礁岛的另一边,华天宇小声说道:“我已经摸清桐谷和人在你体内所下的禁制,等下次发作的时候,我为你解除。”  方月馨把头靠在他的身上:“一切都听你的,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信你!”  华天宇轻轻的吻着她的光洁的额头,两人拥在一起,华天宇听到方月馨的肚子叫了。  他笑道:“饿了吧!”  方月馨脸上一红:“来到这里两天了,什么都没吃!”  华天宇问道:“那他吃什么?”  方月馨指着大海道:“忍都磨练身心,有苦修之法,我亲眼见他从海里捉鱼,生吞活吃!”  华天宇皱起眉头,他们俩人不是桐谷和人,如果再不设法逃跑,可能饥饿就能要了他们俩人的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