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八十八章 驱蛊(一)

第六百八十八章 驱蛊(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73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31
   华天宇在美国扰风扰雨,国内大肆报道,他在nba上宣传中医,推广‘万金丹’,可以说,他用尽一切办法,任何机会制造与中医相关的话题,即便打棒子脸时,也要适时宣传中医。可以说,华天宇每时每刻都把宣传中医为已任。  吴作荣这次过来,他带来的是华夏目前最优秀的中医队伍。  其中有南针王卫子罡,他曾与华天宇针锋相对过,但是韩国之行,他的儿子卫泓祥遇险,华天宇不记前嫌主动救援,赢得了卫子罡的友谊,冰释前嫌,这次也过来助阵华天宇。  北针王姚成铭只得吴作荣一句话,便不远万里倾力相助。  火罐王章海山、‘阴阳门’冯延亭,易水派方婆婆,与她同来的自然少不了赵老爷子,这些人得到吴作荣的电话后,义无返顾前来。中华民族的儿女,无论任何时刻,只要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可以放下任何个人恩怨。华天宇宇看他们,只觉得内心情怀的涌动,心情澎湃。  这一行人几乎集中华夏当代中医各个领域的顶尖高手。  卫子罡与姚城铭分别为南北针王,火罐王章海山把火罐运用的出神入化,方婆婆是易水派大家,尽得方先生真传,‘阴阳门’冯延亭医学广博,是药王孙思邈一脉传人,吴作荣是院系派大家,赵老爷子的祝由术更是无人出其左右,这样的组合放眼整个华夏,再也拼凑不出比这支队伍更强大的中医团队。  华天宇带着方月馨,吴洛灵等人亲自到机场迎接吴老等人,一行人直奔纽约国际酒店,华天宇设宴招待吴老等人。  “各位前辈,华天宇何德何能,能够劳烦诸位前辈不远万里前来美国宣传中医,天宇向各位前辈致敬!”  卫子罡笑着:“天宇啊,你别和我们客气了,前次韩国之行,你带着我们大杀四方,逼得韩国针王低头认输,扬我国威,我们这帮老家伙,能够在有生之年陪你宣传中医,能够同你一起见证中医之崛起,这是我们的荣耀!”  方婆婆也跟着说道:“天宇,你就别和我们这帮老家伙客气了,老婆子我这辈子没服气过几个人,你就是其中一个。  当年我师姐为了宣传中医,耗尽一生的精力,你年纪轻轻,就把宣传中医为已任,为国尽心,为国尽力,我们这帮老家伙能够帮得上你,那证明我们这些老骨头还有用处,中华之崛起,能有我们的一份子,至当奋不顾身!”  “天宇,不要和我们客气,该怎么做,该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我们自当奋勇向前!”  几位前辈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华天宇内心澎湃,他向在场的中医前辈深深的鞠了一躬,眼含热泪的说道:“众位前辈,天宇何德何能,能得众位前辈厚爱,小子自当奋勇前进,为中医,为华夏之崛起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在这一刻,无论曾经有过什么,都不再重要,为华夏之荣耀,众人鼎力前行!  酒宴欢声笑语,几个老人家也是放开了酒量,与华天宇共饮,全部喝的酩酊大醉,华天宇没想到这些老人家这么能喝,竟然把他也给喝得舌头大了。  他本不想要老人家们喝这么多,但是这些老头一个比一个兴奋,哪是他能劝得住的,最后把他都喝得舌头大了,这才停下来。  吴洛灵安排人把这些老人家一个个送往住处,生怕他们喝坏了,吴洛灵亲自送父亲回住处,一边走一边埋怨:“老头,不要命了,喝这么多,再这么不听话,信不信不理你了!”  “臭丫头,这就管我了,这么多年在外面,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怎知我冷暖,现在才来管我?”说完一头扎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到父亲一头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吴洛灵忽然眼睛一红,想到自己当初为逃避父亲的管束,逃到国外,不接老头的电话,现在看到他鬓边的白发,吴洛灵不知道怎么,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父亲那一句话,‘怎知我冷暖’,一下就触动了她的心,吴洛灵噙着眼泪,坐到父亲床边,轻声说道:“老头,我再也不走了,再不泡小鲜肉了,就陪着你,你怎么头发还白了呢?”  说完,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服务人员搀扶着赵老爷子和方婆婆各回房间,两人都喝得不少,两人房间正对,赵老看到服务生送方婆婆进房,他跑过去扶着方婆婆:“老太婆,我和你说几句话!”  不顾方婆婆反对,他跟了进去,工作人员礼貌的退出去。  方婆婆瞪了他一眼道:“你跟进来干什么?出去!”  赵老笑笑道:“出几句话而矣,这么大的年纪,还能干什么?”  方婆婆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老脸也不由得一红,大声骂道:“滚......”  ......  方月馨扶着华天宇送他回到房间,她这几天一直在利刃位于美国的秘密基地,水天一过来,她一直陪着水天一。  她和华天宇从桐谷和人手中死里逃生,桐谷和人失去踪迹,水天一在武当山请来厉先生共同对付桐谷和人,可却找不到桐谷和人的下落,他好像人间蒸发,利刃在美国到处寻找桐谷和人的下落,已经引起cia的注意,利刃队员已经开始逐步退出美国境内,避免引起外交争端。  这次方婆婆过来,方月馨才来到这里。  与华天宇多日未见,送他回到住处,方月馨轻声说道:“你早点休息,少喝酒!”  她声音柔软,语气之中满是关心与思念,华天宇望着方月馨,她如同墨色山水里走出的仕女,那精致的面孔,看得他目瞪口呆。  可能是感受到华天宇灼人的目光,方月馨脸上一红,她副娇媚的容颜更是娇艳欲滴,华天宇忍不住说道:“你真美!”  方月馨咬着嘴唇,看又不敢看他,想要走,可是多日未见,心中对华天宇又甚是挂念,那副模样看得华天宇有股子邪火上涌,在酒精的刺激下,他轻轻的靠近方月馨,抓住她柔弱无骨的玉手,方月馨身体略僵,却没有反抗。  华天宇忍不住低下头吻上她的樱唇,少女的芬芳刺激的华天宇血脉贲张,让他忍不住紧紧拥住方月馨,痛吻着她娇嫩的唇瓣,方月馨被他吻得呼吸不畅,身体软绵绵的站立不住,只着觉他男性的气息让她迷醉不已。  大脑一片空白,等到她觉得这样不好的时候,华天宇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经从她的衣服下面钻了进去,触碰到她从未被人抚摸过的花蕾。  方月馨身子瞬间酥软下来,忍不住轻哼出来,“不要,华大哥!”从喉咙中挤出的那一点声音仿佛催化剂,让华天宇几乎把握不住。  他粗重的呼吸让方月馨知道了什么,她也是医生,当然明白,可是华天宇的吻,让她说不出话来。  她一张口,华天宇便伸了进来,方月馨用力一咬,华天宇吃痛,瞬间恢复一些清明,看到方月馨云鬓不整,他尴尬的松开她。  方月馨不敢看他,用蚊蚁一样的声音说道:“华大哥,你先别急,我迟早都...都要给你的,我.....我这辈子都是你的!”  方月馨的表白让华天宇心生怜惜,不由的把她拥入怀里,“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方月馨伏在他的怀里,只觉得此刻是她最欢愉,最快乐的时刻,她说道:“母亲种在你体内的蛊虫还没有解,当初在韩国的时候,她封住了蛊虫孵化的时间,我算了算,这时间已无多少。  我这段时间认真的研习师傅留下的《蛊王经》,想要化解这种蛊虫只有一个办法。”  华天宇这才想起,自己体内的蛊虫还没有解决,当初何蛊婆只是封印了它,延迟了它的孵化期,但却没有完全将它化解。  他问道:“有什么办法吗?”  方月馨红着脸道:“我修炼了《蛊王经》,到是用一种办法,只是...只是...”她连说了几个‘只是’,便再也说不下去了,脸上红得仿佛能滴出血一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