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捡宝王>目录>

48.别急我还有

48.别急我还有

小说:捡宝王作者:全金属弹壳字数:2367更新时间:2018-01-04 07:11:56
   看到这个腰带,安德鲁身边一个中年人大笑了起来:“菜鸟,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不想嘲笑你们,但你们怎么老是不自量力?就凭这个腰带?”  安德鲁皱起眉头:“别笑了,这个腰带还真有点价值。”  他走近接过腰带看了起来,分析道:“这应该是真品纳粹党卫军腰带,瞧这个鹰头,朝左代表了德国,朝右代表的是纳粹党,它朝向右方,那么这是纳粹党卫军的腰带。”  说到这里,他翻过皮带,皮带扣背面有两道闪电标志,党卫军简称ss,闪电是ss的拟型图案,故而被视为这个组织的标识。  “雪特,有ss标志,这是1929年前的党卫军军官腰带,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个腰带扣还是个武器,这四个按钮是扳机,按下后可以射出子弹。”安德鲁继续说道。  党卫军于1925年4月成立,初期它仅仅是希特勒的卫队和对付政敌的工具,隶属于冲锋队,规模很小。  到了1929年开始,这队伍由希姆莱领导,党卫军开始疯狂发展,到了1933年初,成员已发展至5万余人。  因为规模扩展过快,成员们的装备不如以前那么精良,比如说腰带,后来成员的腰带没有了ss标志。  从1934年7月开始,党卫军取代冲锋队在纳粹恐怖组织中起主导作用,由希特勒直接掌管,逐渐发展为情报和监视、拷问行刑的组织,相当于中国明朝锦衣卫,所以他们的装备跟特工似的,有各种隐秘功能。  腰带扣翻转打开,里面果然出现了四个空格,李杜想到了先前找到的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些黄铜子弹。  汉斯拿回腰带将子弹放进去,闭合腰带扣,结合的天衣无缝!  李杜看向安德鲁道:“虽然你脾气很臭,但不得不说,你的眼光还不赖,懂的确实很多。”  安德鲁不屑的冷笑:“当然,我知道这腰带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呢。这腰带的价值没你想象那么大,顶多能卖出一万块。”  围观的捡宝人再度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雪特,这家伙运气真好,捡到这么个好货。”  “该死的,上帝怎么保佑起黄种人来了?”  “那又怎么样?反正他输定了,运气再好也得输!”  汉斯翻来覆去的观看这个腰带,还扣到了腰上,他不理睬得意洋洋的安德鲁和周围眼红嘲讽他们的人群,在那里一个劲的乐。  “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他还给李杜使了个眼色。  反正他们不在乎输赢,只在乎能不能赚到钱。这次的赌约,就是跟着安德鲁来蹭仓库而已。  刚才汉斯之所以情绪低沉,是因为这个仓库没有收获,现在有了价值一万块的纳粹军官腰带,他自然高兴起来。  安德鲁对李杜勾勾手指,说道:“来吧,中国佬,愿赌服输,给我一个仓库信息。记住,我要优质的仓库,别想糊弄我,否则我让你在这行业混不下去!”  李杜耸耸肩道:“优质仓库信息,我没有。”  安德鲁脸色顿时变了,他伸出手指点着李杜胸口道:“没有那你就滚,以后别想再做捡宝人!”  李杜道:“但我的东西还没有拿完呢,你以为你赢定了?”  他这话一出口,正在嘘他的捡宝人和安德鲁都愣了。  汉斯也愣了,叫道:“亲爱的好伙计,还有什么宝贝没有拿出来?你瞒得我好苦!”  李杜指着副驾驶道:“我没瞒着你,一开始就给你看了,东西在那里。”  汉斯打开车门,副驾驶座上趴着阿喵,阿喵摁着一个箱子,他刚要伸手,阿喵飞快的给他来了一爪子,眼神凶狠。  “阿喵,给他,这是自己人。”李杜淡淡的说道。  “喵呜。”阿喵叫了一声,将爪子从箱子上拿开,汉斯拿出来,里面是大量排列整齐的卡片。  看清这些房卡,安德鲁失笑出声:“你不是疯了吧?伙计,靠一堆破烂旅馆的房卡来赢我?你天真的就像圣诞树旁的小雪人,哈哈。”  李杜道:“它值不值钱我们说的不算,而是收藏它的人说的才算。”  他拿出几张卡片,问汉斯:“你看不出这些房卡隐藏着的价值?”  汉斯摇头:“呃,别卖关子了伙计。”  “上面有名字。”李杜提示道。  汉斯仔细一看,确实,每个房卡上都有两个名字,拉塞尔-杜奇\&阿加莎-杜奇。  他在看这些卡片的时候,李杜已经在打电话了:“嗨,杜奇先生,我是李,曾经卖邮票给你的李,您有印象吗?”  “是的,我记得你,中国小子,你们上次打包带走了好多牛排。”杜奇笑道。  “上次的事情有点抱歉,所以这次我找到一些好货之后,特意来通知您。”  “什么好货?什么邮票?”  “不是邮票,而是房卡,希尔顿、柏悦和艾美,还有朗廷和文华东方等酒店的房卡,一共有四百多张呢。”  听了这话,杜奇顿时叫了起来:“上帝!上帝我爱你!你在哪里?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就去找你!”  李杜道:“我在威廉姆斯市,现在天色有点晚了,不如这样,我们先视频一下你看看这些房卡,如果你有兴趣报个价,然后如果可以,我今晚给你送过去。”  “好,快点!”  李杜对汉斯道:“和杜奇先生开视频。”  一群捡宝人在周围好奇的看,不知道他搞什么把戏,安德鲁在旁边听到了杜奇的话,表情有些不安了。  汉斯道:“你怎么不开?”  李杜给他看手机:“这烂手机摄像头坏掉了。”  “你真节俭。”  汉斯将视频申请刚发过去,杜奇立马接收,然后他看向这些房卡,看了好一会,好几张他让李杜翻来覆去拿给他看。  看完之后,他说道:“好家伙,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宝贝?”  李杜笑道:“我不知道,但我注意到每一张房卡上都有您和您太太的名字。于是我想,如果有人和太太收集了房卡并在上面签名,那他一定会将它们视若珍宝。毕竟房卡保存的这么好,而且很多都是成套的。”  杜奇愉快的笑道:“你是个聪明的家伙,李,你真是聪明的混蛋!是的,这些房卡是我们夫妻的珍宝,曾经不管去哪里我们都带着。”  “然后某一天我们忽然发现它们不见了,你不知道我们当时多沮丧,原来我将它们丢在了威廉姆斯,我应该能猜到的,我们经常在这里度假。”  “现在,它们在你手里,那你开个价吧。”  李杜将摄像头向周围转,让他看到众人,然后将他和安德鲁的赌约说了出来。  杜奇说道:“你要获胜,还差多少钱?”  他是聪明人,猜到了李杜的目的。  李杜道:“我们有一条很棒的纳粹腰带,它价值一万块,而我们的对手有一个价值三万块的好吉他,还有其他的乐器,估计总共能卖三万五千块。”  “那你为了安全起见,你想卖至少三万块?”  “是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