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捡宝王>目录>

124.打开仓库见分晓(求推荐票)

124.打开仓库见分晓(求推荐票)

小说:捡宝王作者:全金属弹壳字数:2249更新时间:2018-01-04 07:12:06
   听了这话,李杜眉头皱:“什么叫补仓机会?”  汉斯道:“该死的,就是临时有仓库要进来进行拍卖,以前不是有仓库临时取消拍卖吗?这次是临时加进来些仓库。”  这样李杜就明白了,而且他猜到了,这次临时补进拍卖的仓库里面应该有高价值的东西,小里克实际上是冲着这两个仓库来的。  他忘记了,除了池浅王多、遍地是大哥,中国还有句俗话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李杜终究是小看了小里克,或者是他小看了那位未曾谋面的狗耳朵里克。  两人赶到的时候,第个仓库已经拍卖结束了。  李杜惊讶道:“这么快?”  汉斯哼道:“大多数人走了,只有这四五个人了,当然度很快。”  仓库门口,小里克拉下门,得意洋洋的将自己的铁锁挂在了门上。  见此,汉斯冷笑道:“原来狗耳朵先生就是这么成为旗杆市的捡宝王的?”  他的话让小里克脸色沉:“嘴巴干净点,汉斯,别人不知道你在天使之城的经历,我们可是清清楚楚,怎么,你觉得你有脸嘲笑谁吗?”  汉斯脸色也阴沉下来,而且还在继续阴沉。  小里克继续道:“听着,探听消息本来就是仓储捡宝行业最重要的能力,我们能打探到你们得不到的消息,这就是厉害,懂吗?”  边说着,他边上来用手指戳汉斯的胸膛,姿态嚣张。  李杜上去把将他推开,道:“你爸爸没有教过你什么叫礼貌吗?如果他没教过那我愿意代劳,你可以认我为干爹。”  这话让小里克勃然大怒,捏着拳头就要上来揍他。  雷金纳德等人死命拦住小里克,叫道:“别这样伙计,你想被驱逐出去吗?这家伙是故意刺激你,他不想让你得到最后的仓库!”  小里克怒道:“最后这间仓库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让开,我要揍的这中国佬满地找牙。”  雷金纳德死命阻挠,他将小里克推到旁边,上去咬着耳朵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小里克愤怒的表情为之滞,没有继续动手。  李杜能猜出他说了什么,雷金纳德知道哥斯拉的存在。  小里克对着他吐了口唾沫,然后走向下个仓库。  李杜拉了把汉斯,道:“去看看最后的仓库。”  汉斯表情依然很难看,显然在洛杉矶的时候生过什么很不好的事情,让他至今不能释怀。  李杜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但是他不卦,既然汉斯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就不打听了,尊重对方的**才是交朋友的基础。  不过这样正好可以让两人排在队伍最后,他放出小虫飞进仓库里。  这是个常见的居家仓库,里面有杂七杂的生活用品和儿童玩具,如小里克所说,这仓库没有价值。  李杜摇摇头拒绝出价,最终仓库落在了图里斯手里,价格倒是便宜,只用了25o块钱。  小里克冷冷的看着两人说道:“很好,现在工作结束了,是时候去打开仓库见分晓了,我马上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职业捡宝人!”  说着,他对其他捡宝人招招手:“伙计们先别走,我这仓库里有好东西给大家看。”  李杜将小飞虫放出去进入补充的第个仓库里,这间仓库是个工具仓库,存放着很多diy工具,比如锤子凿子电钻斧子剪子等等。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个大篷布,篷布盖着什么东西,小飞虫进去看,里面是艘小船。  不过说是小船,实际上这东西和船还是有区别,它的船底有四个轮子,看起来像是帆船和小推车的结合物。  李杜不认识这东西,也不知道它的价值,当然他更没兴趣知道,直接带着汉斯离开。  自从小里克说了那句话,汉斯的情绪就比较低沉,回去后第个仓库里又都是垃圾,所以他的情绪更低沉了。  氛围有些沉重,阿喵眨眨眼,跳起来喵呜喵呜叫了两声,屁颠颠跑去帮助哥斯拉收拾里面的垃圾。  第二间仓库有很多瓶子罐子,有玻璃的有铁的,应该是老兵收拾起来准备卖掉换零钱的东西。  阿喵将瓶子个个叼出来,很快叼了小堆。  李杜忍不住笑起来,他刚打算夸奖下阿喵,结果阿喵跳起来扑进瓶子堆里,将这些塑料瓶子扑腾的到处都是,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这些声音吸引了阿喵,于是它追着瓶子玩的更欢了。  哥斯拉打开角落里的箱子,闷声闷气的说道:“老板,来这里看看。”  汉斯先走了过去,他往箱子里看,眼睛顿时亮了:“上帝,这是什么?二战时候纳粹军官的专用纸?”  李杜感兴趣的走过去问道:“什么东西?”  汉斯从箱子里拿出卷纸,这些纸被保存的很完好,外围用塑料纸考究的包裹了起来,纸张上面有很多日语,还有日军军旗和国旗的标志。  “这到底是什么?手纸吗?”李杜奇怪问道。  这不是装的,他已经知道这箱子里是什么,但不知道它们的确定身份。  汉斯笑道:“是,但也不是。如果交给别人,他们定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好在我曾经见过。”  “那这是什么?”  汉斯道:“它们可以说是手纸,不过不是简单的手纸,先,这些纸是专门供应给日军中的贵族将领使用的种纸。”  “其次,它们功能不仅是擦手擦嘴,还能用来记述文件信息,因为这些纸的质量非常好,且具有定的防水、防火功能。”  说着,汉斯打开了其中卷,时隔半个多世纪,这些纸依然韧性十足。  撕下来卷,他拿出手机点燃,果然,火焰在上面转了圈,并没有将这张纸点燃。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些纸还有个好听的品牌,叫做雪绒花。这是种生长在rb北海道山区的植物,也是二战时rb十分流行的乡村音乐歌曲。”他补充道。  李杜竖起大拇指道:“厉害,伙计,这段解释可够专业的,不过它们值钱吗?”  汉斯点头道:“得看看卖给谁,我有办法处理它们,每卷能卖出四百块,这里的纸我数数,嗯,共十五卷,那就是六千块。”  “卷手纸能卖出四百块?”李杜骇然。  汉斯道:“如果卖给普通人,它们当然不值钱,可如果你卖给对的人,那四百块是保守价格。”  将这箱子手纸搬开,下面还有个箱子,李杜将盖子掀开,个黑黝黝的铁疙瘩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个铁疙瘩由好几个部分的零件组成,有三脚架、有粗粗的铁管子、有子弹板,这些合起来那就是座重机枪!  重机枪的部件保存的很好,上面涂抹着机油,盖子掀开后不久,浓重的机油味就弥漫开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