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捡宝王>目录>

668.狼哥的过去(2/5)

668.狼哥的过去(2/5)

小说:捡宝王作者:全金属弹壳字数:2090更新时间:2018-01-04 07:13:31
   李杜选择换一个行业,这让捡宝人们非常惊奇。  除了惊奇,捡宝人们还有遗憾,图里斯失望道:“李,你在仓储拍卖市场不是做的很好吗?为什么要离开?”  “是啊,你离开了谁来带领我们?”  “旗杆市捡宝人可是唯你马首是瞻,或者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旧货交易市场?”  黑牙罗比等旧货交易捡宝人顿时急眼了:“别,伙计们,咱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确定要和我们抢饭吃?”  市场就那么大,多进来一个人就少一口饭,一旦仓储拍卖捡宝人全部进入,那旧货交易捡宝人可能就没饭吃了。  李杜摆摆手道:“嗨、嗨,伙计们安静点,听我说两句。”  捡宝人们不再吵吵,托着酒杯看向他。  他说道:“我很喜欢仓储拍卖这份工作,我不会离开这个市场,不过冬季是仓储拍卖的淡季,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旧货交易是一份很有意思的工作,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所以如果我加入其中,你们不必惊奇,我喜欢尝试新东西。”  旧货捡宝人大凯恩说道:“仅仅是尝试,是吧?不是来打劫我们?”  李杜道:“别听福老大乱说,我们从没接触过这生意,去了只是感受一下氛围,怎么可能抢走你们生意?”  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句话不光适用于国与国之间,也适用于人与人之间。  李杜怎么说也是个华裔,美国被认为是白人和黑人的地盘,黄种人在这里工作,不管是哪个行业、哪个环境,都很艰难。  营地成立已经有大半年,平时捡宝人们都喜欢过来,你好我好大家好,可是涉及到利益之争,平时的友谊就得靠边站了。  不过相对于刚进入仓储拍卖行业的时候,李杜这次加入旧货交易行业,遭遇的敌视和抵制要少得多。  下午他们喝着啤酒吃着肉干聊着天,大多数捡宝人对他们态度还是比较友好的,他咨询的一些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傍晚,捡宝人们逐渐离开,李杜对维多利亚喊道:“嘿,小姑娘,该回家了。”  维多利亚磨磨蹭蹭的走过来,小声说道:“李哥哥,伊凡娜一个人住在这里,她晚上很孤独也很害怕。”  “她爸爸在陪着她。”  “但她爸爸不能和她待在一个床上呀。”小姑娘争辩道,“还有,伊凡娜没有上学,她想学画画,想学数学,我可以教她,正好假期,我住在这里能教她很多东西。”  李杜笑道:“是的,这是假期,你可以白天过来,好不好?”  被他两次拒绝,维多利亚就没有勇气继续坚持下去了,只是低声嘟囔道:“她晚上很孤单,很害怕,她跟我说的。”  李杜想带她上车送她回家,这时候一直沉默待在旁边的狼哥问道:“维多利亚,你见过伊凡娜的样子,是吗?”  “是呀。”小姑娘点点头。  “那你不害怕吗?”狼哥继续问。  维多利亚瞪大眼睛道:“她不抢我的食物,不撕我的漫画书,不会推倒我,我为什么害怕?”  狼哥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没有见到她全身,如果你们晚上一起睡,你会见到,你也会害怕。”  “晚上一起睡,她去打我抢我的东西吗?”维多利亚问道。  狼哥被她的天真逗笑了,道:“当然不会,伊凡娜是个善良的女孩,和你一样,都是小天使。”  维多利亚说道:“那么,我怎么会害怕呢?她的皮肤不好,但这不是成为坏人的原因。”  听到这里,李杜就知道了伊凡娜为什么一直戴面纱。  显然,她有严重皮肤病,为了保护她的尊严,或者是出于身体需要,狼哥一直给她戴面纱。  维多利亚说完,狼哥看向李杜,说道:“老板,能不能想办法留下维多利亚?让她和伊凡娜做个伴,我会告诉你原因。”  小孩子是群居动物,她们长时间独处,即使有父母陪同,也会造成性格缺失。  李杜看向维多利亚,小姑娘兴奋的脸蛋通红,用无比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他叹了口气,道:“我得想办法和梅萨老妈进行交涉,这可不容易,这很难。”  梅萨老妈不可能放任孩子在外面长时间待着,这是一种责任,谁知道外面的人对这些孤儿会做什么?  李杜跟她交流,果然对方不接受。  和他想的一样,梅萨老妈是很信任他们,可这不是无底线的。所以维多利亚白天去找他们没问题,偶尔住在这里也行,但长期留宿绝不可能。  李杜没辙,索性将问题抛给了汉斯,让汉斯去搞定。  汉斯气的翻白眼:“好事没有找我的时候!”  狼哥让维多利亚先去找伊凡娜,小姑娘兴奋坏了,跟出笼的小鸟一样扑楞着跑去,小短腿跑的飞快。  周围没人,狼哥突然说道:“伊凡娜不是皮肤病,是弹药烧伤。”  李杜:“啊?”  狼哥看向西方天际的落日,说道:“其实在德国我算是个名人,我遭遇过一桩恐怖袭击。”  李杜知道他要说出自己的经历了,这肯定有很多话,就没吱声,安静的听他说。  “我以前在部队和警察部门服役的时候,抓捕过很多穷凶极恶的罪犯,不是一般罪犯,多是一些大佬、头目之类。”  “我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身份没有泄露出去。但我做的太久了,有些被我抓捕的罪犯花钱贿赂了系统内部的人,最终得到了我的信息。”  “于是,恐怖袭击,我的家人全部……”他笑着摊开手,笑容凄凉,“我的父母,妻子,儿子,轰,都没了!”  李杜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重的说道:“我大概知道了。”  狼哥道:“就是这样,上帝对我还算开恩,留下了伊凡娜,不过全身重度灼伤、内脏震裂出血。”  “我必须救她,可笑的是,踏马的,我给国家出生入死,国家却不愿意花钱救我女儿。”  “我的所有存款,我战友的存款,合起来还是不够。”狼哥摇头,“然后我干了一票,搞到了一笔钱,救活了伊凡娜,但代价就是我在国内待不下去了,只能来美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