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捡宝王>目录>

1145.电话(4/5)

1145.电话(4/5)

小说:捡宝王作者:全金属弹壳字数:2059更新时间:2018-01-04 07:14:30
   李杜痛快的给了元首二十万美元,但元首并不开心,拿到钱后一个劲长吁短叹。  汉斯不满的斜睨着他道:“怎么着,伙计,不愿意要这些钱?不愿意要给我们留着。”  元首苦笑道:“我现在谁都得罪了,是吧?你们,还有乔治-安东尼,我把你们都得罪了。”  李杜拍拍他的肩膀道:“没有,没得罪我。我们两清了,以后我们没问题了,你得罪我们的已经赔偿了。”  元首又苦笑一声:“谢谢。”  他现在意识到,和安东尼父子做敌人,可比跟李杜做敌人要好。  现在他就是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搞清情况,非得得罪李杜,跟李杜闹成现在的处境。  如果他一开始就和李杜是朋友,那跟着李杜指不定能赚多少钱呢。  即使没成为朋友,但只要别做敌人就行,李杜对待敌人实在太冷酷了,对待敌人的手段也太多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不管怎么弄,元现李杜这边总是不吃亏,他每次打击敌人,还要自己顺便赚一把。  这次坑康拉德就是如此,拍卖仓库所得五十万,要给合作的镇政府一方十万块,另外四十万他们双方平分。  元首心里不甘,但却无可奈何。  李杜就出了个主意,一切几乎都是他这边在筹备,仓库公司是他找的,人是他安排的,东西是他装进去的。  最终,得罪人的也是他,可李杜却跟他拿一样的钱。  李杜当时得知是安东尼父子在背后对付他之后,就要求元首一起合作坑康拉德一把,他知道乔治这人谨慎又多疑,就打算再拿康拉德开刀。  他看人很准,康拉德这人志大才疏、猖狂愚蠢。  利用康拉德对元首的信任,让元首去找一个仓库,他们往里放入假货,欺骗康拉德说里面有值钱货,让康拉德出高价来买这仓库。  子弹镇的镇政府公共仓库管理员确实是元首的表弟,这个仓库确实存放过国家天文台的光学望远镜,镇子也确实决定拍卖六个仓库。  只是国家天文台已经将仓库里的光学望远镜主体运走,仅仅留下一些没什么用的配件。  他们以配件为饵,制作出了这个陷阱。  这件事能成功,主要在于康拉德没想到元首会联合李杜坑自己,他无论如何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他看来,元首就是个对自己低三下四的跟班而已!  另外他们的计划制定的也很完善,康拉德查了镇政府公共仓库拍卖计划,这没问题;他查了仓库管理员的身份,也没问题;还仔细辨认了照片中和在仓库中亲眼看到的望远镜配件,依然没问题。  可惜,这一切联合起来就有问题了。  李杜记住了教训,这次坑他更彻底,比当初在洛杉矶坑他和汉斯前任搭档还要彻底,一直等到他缴纳五十万美元的拍卖款后,他都没有出面,防止安东尼父子耍无赖。  在洛杉矶那一次,他也坑了康拉德,可是乔治-安东尼动用各种手段,最后他们没付出多少钱。  李杜等人离开,元首叹了口气。  他现在处于一种极度矛盾状态,他为了二十万得罪了安东尼父子,这似乎很不值得。可是因此又解决了和李杜的矛盾,这似乎又很值得……  “狗屎,让这一切见鬼去吧。”他将手机卡卸了下来扔掉,准备换新的手机卡,以后老老实实待在图森不出去了。  外面世界太可怕了,我要回图森。  路上,李杜接到了乔治-安东尼的电话。  看到来电,他露出玩味的笑容,接通电话问道:“嗨,乔治老兄,你找我什么事吗?接到你的电话让我很惊喜呀。”  这次乔治不装笑面虎了,他厉声道:“李,你太过分了!这次是你和元首那婊子养的联手坑了我儿子,是吧?你们太过分了!”  李杜揉了揉鼻子说道:“没有,我们没坑他,你说什么我不懂。”  乔治快气疯了:“上次你坑了我们一次,没想到竟然还敢来第二次!该死的该死的,你这狗娘养的,我会让你后悔!”  李杜说道:“你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好像现在很抓狂?待会等你冷静了再打电话给我吧。”  说完,他痛快的挂掉了电话。  汉斯笑道:“他反应够快。”  李杜哼道:“他又不蠢,你出现在子弹镇了,他能猜不到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他会搞元首,没想到他这么快先找了我们。”  李杜说道:“元首?元首下半辈子不会再接他电话也不会再去见他了。”  他们两人正聊着天,手机很快又响了起来。  汉斯笑道:“乔治-安东尼气坏了,看来他今天不会放过你了。”  李杜看了看手机,纳闷道:“不,不是他,是另一个大人物。”  他接通电话,问道:“雷莫宁将军?您怎么换了电话?”  给他打来电话的是雷莫宁,莫三比给的部落军阀老大,这让他很诧异。  之所以对方换了新号码他还知道,是因为他的手机来电显示会显示地区,而他在莫三比给只能联系上雷莫宁。  果然,雷莫宁的大笑声响起:“啊哈哈哈,李,你这聪明的混蛋,你一下子就猜出是我来了!”  一连串的笑声响起,震得李杜耳膜疼。  不过李杜心里安定很多,雷莫宁这边处境肯定不错,他笑的这叫一个意气风发,肯定碰到好事了。  他把猜测说了出来:“你碰到了什么好事了?瞧把你开心的,这次来是跟我分享喜悦的吗?”  “狗屎!”雷莫宁骂了一句,“咳咳,不,我不能说脏话,现在我不能说脏话了,但是我太吃惊了,李,跟你们聪明人打交道真是太危险了。”  “我不是聪明人,是你把情绪外露的太厉害,简单推理就能推出这样的结果。”李杜道,他也了解雷莫宁这话的意思。  雷莫宁忧伤的说道:“我不想跟你说了,跟你聊天让我感觉我是光着身子,完全没有**。”  李杜失笑:“好吧好吧,我不显摆了,怎么样,你现在获得什么职位了?是跟我说这个的,对吧?”  “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