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捡宝王>目录>

1195.节操(4/5)

1195.节操(4/5)

小说:捡宝王作者:全金属弹壳字数:2188更新时间:2018-01-04 07:14:39
   古朴的房间正中有个大洞,地板碎裂了,上面的桌椅几乎全部掉落在了楼下房间,楼上只剩下一张椅子挂在那里!  大背头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旁边的人直接叫道:“法克,怎么这样?”  拍卖师看了眼房间,发现这房子竟然地板都碎掉了,这样为了安全考虑,房子就得封闭起来,不能拍卖了。  他关上门,大背头看看门牌再看看里面,猛地上去推开门,叫道:“不可能啊,这房子怎么,怎么塌陷了?”  旁边的捡宝人耸耸肩道:“这种楼都是老式木楼,楼层隔层并不结实,以前你没看过隔层碎裂的新闻吗?”  费城是个老城市,里面老建筑很多,这些老建筑多是木材建成,楼层的隔层当然有钢筋混凝土,可时间久了,并不坚固。  在这种老城市,楼房出现问题不是新闻,美国政府也一直在想办法拆迁,规避这些风险。  大背头瞠目结舌,他直愣愣的看着那捡宝人,喃喃道:“不是,不应该这样,这怎么突然就塌陷了?这什么时候塌陷的?”  “刚才楼下那个房间的情况你没看到吗?一些东西砸落下来,显然就是楼上这破房子的问题。”又有捡宝人说道。  拍卖师招手道:“下一个下一个,进入下一个拍卖环节。”  大背头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李杜听他的腔调几乎都要哭了:“哈罗,萨奇博士,这个这个,咱们看过这个房间,该死的,它突然之间塌陷了……”  房间当然不是自动塌陷的,李杜用了小手段,处理这件事上他投机取巧了。  不过,他这么做只是反击,馆长萨奇一方才是首先作弊的人。  昨晚他绕道去了另一条街道后,依然放出了小飞虫,然后就看到萨奇和大背头等人后来又进入了博物馆。  进入博物馆后,他们直接上了二楼,然后萨奇指着这个屋子对大背头等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小飞虫没有听力,可它视力很好,李杜通过小飞虫的视野,清晰的看到了萨奇指着屋子时候,下意识所指向的地方。  一张实木桌子!  人的潜意识往往会透露出很多信息,比如这一刻,李杜就从萨奇的潜意识里意识到,这老家伙知道桌子里的猫腻。  这张实木桌里有东西,就像之前他在监狱仓库里看到的那样,桌子里面被人抠开了,往里面藏了一本硬板大书。  本来李杜还挺佩服萨奇馆长这种人,他认为老馆长是那种甘于清贫、醉心学术的学者,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李杜不傻,联系前后的事情,他迅速就推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博物馆有人将一本很值钱的书藏了起来,本来可能想运送出去,但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成功。  萨奇馆长知道这本书在哪里,他将书进行了报失,当博物馆要倒闭破产的时候,他决定将这本书占为己有。  可是这本书很显眼,他要是自己偷偷拿到手,那以后一旦东窗事发,肯定会吃上官司。  于是他换了个主意,他利用自己的权力,将政府和银行查收后的博物馆送上了拍卖台,然后借助捡宝人的手拍下这个房间,再想办法将书弄到手。  李杜不知道他后面会用什么方法洗白这本古董书,但对方肯定有主意,否则他不会想方设法来安排这场拍卖会。  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切都让李杜看在了眼里。  他一看萨奇馆长耍阴谋,便毫不客气的见招拆招。  萨奇馆长带这个大背头捡宝人去看了房间确认了位置,随即他们就离开了。  李杜为了确定自己的推理准确,让狼哥跟随大背头去调查了一下他的身份。  调查出的身份就是他想的那样,这是费城当地一个捡宝人,他明天肯定会参加拍卖会,并且对这间房子志在必得。  于是李杜便派出小飞虫吸收起地板上的时光能量,可了劲的吸收,玩了命的吸收,将地板和隔层的混凝土层一起给摧毁了。  这样,当木地板和混凝土层因为失去时光能量变得腐朽不堪的时候,它就无力再承担上面实木桌椅的重量。  在夜深人静、无人知晓的时候,随着轰隆声响,二楼的桌椅掉入了一楼。  今天的拍卖会发展,也如他猜想那样。  大背头根本不了解这个博物馆,否则看到楼下那房间的顶棚碎裂、桌椅掉落的时候,他就该联想到楼上的情况。  昨夜他只是跟随萨奇馆长来急匆匆的认了认路,知道自己要拍下哪个房间,但并不知道这房间周围和它楼下是什么样子。  拍卖会还在继续,萨奇馆长急匆匆赶来,他站在二楼大办公室的门外一看,和大背头一样,也是惊呆了。  “楼下,楼下的展览室被谁拍走了?”萨奇馆长慌张的问道。  大背头嗫嚅道:“我没注意,我帮你去查一下……”  “还查个屁!”萨奇馆长直接发飙了,他吼道,“拍卖会中止!拍卖停下,楼房出现建筑问题,拍卖会作废!”  拍卖师和捡宝人们不乐意了,他们花费了接近一天时间,还是在圣诞节刚结束的时候花费这么些宝贵时间,怎么能浪费?  面对发狂的萨奇馆长,众人毫不客气:  “这可不是中止拍卖会的理由,你现在没有权力管理里面的东西了。”  “嗨,馆长,我很尊敬你,我来过这里,参观过里面的动植物标本,但我得提醒你,按照法律,现在里面的东西已经易主了。”  “别担心,博士先生,这博物馆暂时不会倒塌。不过幸好它破产了,如果还在运营中出这样的事故,那真是麻烦了。”  萨奇馆长挥舞手臂喊道:“我不管,暂停拍卖,必须得暂停,里面的东西还是属于博物馆,你们以后再来参加拍卖会……”  李杜淡定的展示出发票,说道:“抱歉,我们已经交完钱了,根据法律规定,这场拍卖会是一场交易,而交易现在结束了。”  捡宝人们纷纷点头,萨奇馆长顿时表情绝望,喃喃道:“哦该死的,玛德怎么会这样!”  李杜好奇的问道:“博士先生,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你无法接受的事?怎么了?”  萨奇馆长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博物馆的房间塌陷,我在这里工作了四十多年,心里难受!”  李先生顿时肃然起敬:“您真是有着令人钦佩的节操!”  说完这句话,他找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吐了口唾沫,说这种违心话真恶心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