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64章

第64章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012更新时间:2018-01-04 07:17:19
    通过这几日的相处,吴越已经深深地感到,修花绝对是一位好姑娘.  一个少女向自己敞开了心扉,可是自己却无法给她什么,不是她不够美丽善良,而是因为自己的心里,真的没有容下她的地方!  随着吴越这一路的奔行,体内的功力也开始消耗了起来,那个蓝衫老者虽然被甩得越来越远,可是此老的速度也不得不让吴越心惊起来。  蓝衫的速度虽然不如他,可是此老功力雄厚,他就这样跟自己拼功力的话,自己想要把他甩掉,都有些不现实,早晚会被拖垮。  这一追一逃间,两个时辰再次过去了,蓝衫老者早已经被吴越甩得没了踪影,而此时,吴越的功力也已经消耗掉了有一半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股灵力如同涓涓细流一般,流进了吴越的体内,接着,这股细流慢慢与自己体内的功力再次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灵力渐渐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循环,在吴越与修花的体内生生不息,越来越壮大起来。  吴越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把神识向修花笼罩而去。  修花睡得很香甜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正在做着一个很美很美的梦,睫毛上虽然还挂着哭过时的泪痕,可是脸上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看着这张绝世而倾国倾城的面容,吴越再次想起了自己的毕月,她现在在哪里呢?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是否也有一个人在对你救援呢?  吴越一想起自己走失多年的小妻子,心里便一下空落落的。  此时,他的功力不但不会消耗掉,反而越来越充实起来。  吴越心里也是苦叹,世间的功法也真是奇妙。  没想到背着一个大活人也能进行修练,如果把花儿师姐背在背上一辈子,那自己的功力会提升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呢?  吴越刚刚想到这里,马上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开始自责起来:  “我这是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如今毕月不知在哪里受罪,自己怎么还生出这种想法来,真是该死!”  天已经渐渐全部黑了下来,吴越通过神识探查,那名蓝衫老者还是没有踪影,于是吴越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变成了没有目的地在山林里向前行走。  再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前面出现了一棵高大的松树。  这棵松树有几人合抱的粗细,树下一片干爽,吴越来到树下,再次把修花抱在了怀中,然后倚着大树坐了下来,慢慢进入到了修练之中。  其实,像吴越与修花发生了这种奇怪的修练现像,如果在其它人身上,根本就不会发生,发生在修花与吴越的身上,那可谓是千百万年都不遇的事情。  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吴越本就是九玄极阴之体,而修花却是纯阴女体。  女子纯阴之体本就是百年不遇之体,而九玄极阴之体那是传说中的体质,千百年都难得现世一次。  但是即使是这样,两人身体靠在一起,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现像。  因为唯一能发生这种逆天自行修练现像的条件,必须是纯阴女体一定要修练合欢派的双修之法。  而九玄极阴之体的人,必须掌握阴阳战天诀才行。  就算是这些条件都具备了,但是这其中还要男女都是童子之身,女子必须比男子大,女子必须对男子是痴情一片,而男子却对女子不能动情。  所有这种条件加在一起,也就够成了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阴阳战天诀功法与合欢派的双修功法是后人创造出来的。  哪里有这么巧合就出来一男一女,具备这些条件的呢?所以说,像两个人都具备这种条件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吴越却碰上了,大家可不要忘记灭天剑说过的话,吴越的身边跟着一只天狗。  而且这只天狗是走在吴越前面的,吴越不小心的情况之下就会时常走起****运来的。  但是说归说,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在吴越遇到修花之后发生了。  此时的吴越在黑夜之中再次不知不觉间把修花抱得紧紧的,开始修练了起来。  经过了一夜的修练之后,吴越的功力更加精纯与壮大起来,而修花更是粉面透红,容颜变得更加倾国倾城。  这就是双修的好处,双修中的女子是越修练越美丽的,功力越高容颜常驻。  此时修花也早就已经醒来了,她体内功力变得十分的充盈,让她舒服得都快叫出声来。  吴越与修花是越来越喜欢这种身体接触式的修练了,两人都有了一种抽大烟的感觉,那就是有点要上瘾了。  可是吴越这种感觉越强烈,心里的自责也就越来越重,他时时刻刻都在告戒着自己,早点离开这个女人。  可是一但功力消耗的时候,吴越的心里却总是在想:“修练是大事,心里只要是清白的,也没有什么,只这一次,不次一定不这么做了。”  可如今这件条就在这里摆着呢,修花的功力不高,不用这种方法,就很难把消耗的功力恢复过来。  正在两人心里各怀心事的时候,那蓝衫老者已经借着黎明前的一丝黑暗,偷偷地向着吴越这里靠近了过来。  吴越的心里生出一丝无奈之感,看起来这个老东西是铁了心想和自己过不去了,吴越的心中火起,真想过去把这只苍蝇灭了算了,可是自己的功力还真就不如人家。  人家是一流高手的颠峰,而自己呢?自己只是一流高手的中段,还是刚刚晋级的。  自己似乎是打不过他,如果没有修花,吴越一定会冲上去跟对方拼一下,就算不敌,自己跑还是可以的。  无耐之下,吴越只得把头低了下来,看着修花装睡的样子,吴越也不好把事情说破,毕竟人家是个女孩子,这样会不好意思的。  但现在不跑就来不及了,于是吴越只得轻轻传音给修花:“花儿师姐,那只苍蝇又追上来了,我们得起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