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132章

第132章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082更新时间:2018-01-04 07:17:28
    自己无法查探到的修为?那是什么修为?  要知道,如今以吴越神识的逆天,就算是金光真人,他也能查探得出的才对。  如果说这是一名凡人女子的话,打死吴越他也不会相信。  那唯一一种可能就是,此女的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修真的第四段——练虚合道之境。  但是吴越从此女那缥缈的身影之中可以断定,此女的修为,至少在合欢宗那名四返真人之上。  看起来自己是她抓来的,可是她并没有杀了自己,更没有把自己的功力封印起来。  这个女人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呢?难道他也是五派中人?  正在吴越犹豫不定之时,便听到那个女子开口说道:“小子,既然醒了,就不要装死了,起来回话吧!”  从女子的声音里听不也她的年纪来,可是那声音却十分的悦耳动听,给人一种心境平和的感觉,更让人生出一种亲切感。  听了女子的话后,吴越再也装不下去了,只得站起身来,尴尬地搔了搔脑袋,然后开口说道:“小子无仙,见过……见过……”  似乎感觉到了吴越的尴尬之情,那名女子轻启朱唇,然后开口说道:  “小朋友,不必客气,我是合欢宗的宗主陈鱼。”女子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对方是合欢宗的宗主沉鱼,吴越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身体猛然一颤。  接着数月来所受到的委屈,竟然一时涌上心头,鼻子不由一酸,险些流下泪来……  吴越之所以有这样的反映,就是因为听到陈鱼的名字之后,他马上想起花儿师姐,吴越不觉恭敬地开口说道:  “小子无仙见过合欢宗宗主陈鱼前辈!”  吴越说罢,撩衣袍便想大礼参拜,不为别的,他这一跪,只为花儿师姐。  “好了,吴仙小友,你不必多礼,我有话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合欢宗的宗主陈鱼并没有转过身来,依然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是,前辈,有话您尽管问,小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吴越再次躬身,然后真挚地开口说道。  “嗯,虽然我听过关于你的种种传言,但是我信得过你,你就从认识我那弟子修花说起吧!”陈鱼依然淡然地说道。  “好,前辈既然你信得过我吴仙,那我就从头说起……”  吴越对陈鱼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好感,并生出了一种亲切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修花的原故吧,谁知道呢?  接下来,吴越便敞开心扉,除了自己的身份与那片古墓的秘密之外,并没有做任何的隐瞒。  他把自己出山后遇到郁达与修花儿,以及后期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和陈鱼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吴越本来就学究天人,对事情的叙述也是恰到好处,使人听了十分的信服。  尤其吴越说到了郁达时,把他贪生怕死与剑仙门勾结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  其中,吴越也把修花对自己说过的,一些合欢宗门派中的事情一一道了出来,最后吴越流着泪说道:  “后来我被黑衣武圣差一点没有打死,被人救走,藏于一个秘密的所在,等我醒来之后,花儿师姐的尸体便不知所踪了!”  听吴越把事情说完之后,陈鱼这才问道:“吴仙,你是说花儿她已经死了?”  “是的,陈前辈,花儿是我亲眼所见,被黑袍一掌毙命的,当是她是为救我而死。”  吴越说到这里之后,情绪十分的不稳定,双眼之中,竟然再次升起血红之色。  “哎……算了,吴仙,你还是冷静一些吧,不用太激动,你实话告诉我,如果花儿不死,你会娶了她吗?”陈鱼开口问道。  “陈前辈,我知道花儿师姐对无仙的心思,更了解她对我的情意。  可是我无仙此生却无福消受,因为我已经有了未婚妻了。”吴越神情有些落寞地开口说道。  “吴仙,男人三妻四妾是常有的事情,尤其我们修仙之人,都是顺其自然,依本心而行。  即使你有了末婚妻那又如何呢?难道是她不同意不成吗?”陈鱼开口问道。  “不不不,陈前辈,这与我的末婚妻同不同意没有半点关系,而是我自己不会辜负了她。  再有就是,我的末婚妻在她八岁之时便失踪了,我也正是出来寻找于她,才进入江湖之中的。”吴越开口说道。  “什么?你末婚妻八岁就走失了?那你还?”陈鱼开口问道。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君子一言九鼎,岂可食言?  再说我家与我的岳丈家是通家之好,我二人从小也是青梅竹马,此生就算我不能找到她,我也不再续娶她人!”此时吴越的神情十分的坚定。  “哎!好一个‘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好一个‘一言九鼎,青梅竹马!’。  吴仙,我相信了你的话,不过,我那不肖弟子李诗你又怎么说呢?”  在陈鱼发了一顿感慨之后,突然语气冰冷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  “陈前辈,此事之前我也跟您老说过了。  当时,是你合欢宗的那名叫做齐明的青光真人,对我下了一种叫做‘沾衣银荡散’的毒,所我与您的弟子李诗,都中了这种毒药。  我们之间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  不过好汉做事好汉当,此事是因我之过,我自会认下。  只是我还是不能娶了你的弟子李诗,原因我已经说过了。”吴越开口说道。  陈鱼听了吴越的话后,一时久久无语起来,过了好久之后,陈鱼这才突然开口叫道:“吴越?”  “是,李前……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越突然感觉到自己今天的警惕性实在太差了,在陈鱼的面前,自己总是有一种依赖般的感觉,想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如今竟然……  “哎!果然如此!  你不用否认了,我早就已经猜到你可能就是被当今朝廷捉拿的吴越了,大唐盛世神童,八岁连帝师李儒都不敢收入门墙,只以朋友相待……  哎……花儿还真有眼光,这也不能怨她错用了情。  这样千百年不遇的奇才,任哪个青春少女能不动情呢?不过你的容貌是怎么回来?”陈鱼开口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