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216章

第216章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030更新时间:2018-01-04 07:17:39
    “好好好,那你老休息吧,我也该忙我的去了。”  小二说罢转身出门,然后帮吴越把门带上。  此时吴越有点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三派会这么狠,竟然用这种丧尽天良的办法来对付自己一个小散修。  吴越是一个什么性子?那可是有恩必报,有怨必偿的性子,不然当年也不会在如此小的年纪便当着仙人的面放下狠话了。  三派的这种做为深深地激怒了吴越,如果说先仙吴越与五派的只是个人恩怨的话,那么现在,吴越已经把五派的做为上升到了与必除的仙人的高度。  五大修真门派为了点滴的个人恩怨竟然可以乱杀无辜,奸银掳掠的办法来激自己出来,让自己在天下没有立足之地,这五派全部该死。  吴越本想马上赶往碧洗城中大杀一翻,可是他心里清楚,以自己的修为,如果真的就这样去了碧洗城中,自己是有去无还。  这样一想,吴越这才压下心里的冲动,安安心心地在客栈之中住了一晚.  在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吴越便离开了客栈再次走上了通住白玉城的道路。  因为吴越起了一个大早,所以在路上也无所顾及,轻功展开,百十里的路程不过二个时辰的时间白玉城便远远在望了。  此时路上开始出现了行人,大多都是进城的村民,吴越不想造成什么震惊的事情,所以便把轻功收起,随着进城的人流缓步行来.  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吴越便随着人流进入到了白玉城的城门前。  此时三派的人马还没有撤离此地,进出城依然有三派的人马进行盘察.  不过因为大量的江湖人士与小的修仙门派涌入到了南隐三派的势力范围,所以三派在城门前的恶行有很大的收敛。  虽然他们对进出城的人群依然呦五呵六,但是却不敢太过份,吴越此时是一副相士的打扮,身上也没什么引起三派注意的地方,所以很容易便进入到了白玉城中。  吴越进了白玉城之中后,随便找了一家客栈身住了下来,当正当午时到来之时,吴越便行出客栈,来到了座还算不错的三层酒楼之中。  这座酒名叫‘好再来’。  吴越步上二楼,此时酒楼之中客人还不是很多,吴越便找了一个靠近窗子的位置坐了。  点手叫过小二,胡乱点了几个小菜和一壶好酒。便慢慢的自斟自饮了起来。  吴越来酒楼并不是为了吃饭饮酒,因为酒楼是江湖人喜欢聚集的场所,想了解一下现下的情况,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  吴越上来时间不长,酒楼之中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  不过半个多时辰之后,酒楼竟然已经爆满,而此时还有酒客不停地进来,见没有了位置也就下楼去了。  酒楼二层之中,江湖人士也着实不少,拿刀带剑不一而足,不过大多都是一些江湖人士罢了,修为连一流的武者都没有几个。  不过江湖人士的消息都是十分的灵通,吴越心里虽然十分的失望,但是还是把神识放开,一边吃菜饮酒,一边听着他们小声交谈着。  其中二男一女坐了一桌,仅这桌便有二名一流武者和一名二流武者。  中年文士打扮的人竟然一只脚已经踏入到了武圣境界,而那名大胡子看不出年纪,大约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竟然也到了一流武者的颠峰。  另外那名少女更加逆天,看年纪也就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修为就也到了二流武者的颠峰。  且三人的资质都十分的不错。他们距离吴越不是很远,这三人轻声的交谈之声渐渐引起了吴越的注意。  其中一名大胡子开口说道:“老大,听说最近那大魔头无仙再次现身碧洗城中了,不如吃完饭后我们赶往碧洗城如何?如今五派的人马正在向那里聚集之中。”  “哎,老二,就你事多,如今五大修真派和一些小的修真门派的真修都进入到江湖中来,我们一定处处小心才是。  今日不同往常,修真之士不出,我们兄妹三人哪里倒还去得,可是如今……”此时那名中年文士打扮的人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说大哥,你怕什么?我们此去只是看个热闹,即不跟五派为敌,也不是去针对大魔头无仙,我看二哥的意见不错。”那名青年女子也开口附和着大胡子的话说道。  听了这两人的话后,那名中年文士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  “二弟,云妹,我倒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只不过如今大魔头无仙把江湖扰得动荡不安,听说他善于改扮容貌,神出鬼没,出手狠辣,我怕一不小心被我们撞上,那不是……”  “嘿嘿……大哥,你还说不是怕事,那全天下的修真门派都出来擒拿那大魔头无仙不着,哪里就那么容易被我们碰到了?”此时被叫做老二的大胡子说道。  “是呀是呀,大哥,我看二哥说得在理,我们就去看看怕什么?”  看来这个青年女子也是一个好事之人,一时也开口说道。  而就在吴越刚刚听到这里,突然神识一动,不由抬头向二楼楼梯口看去,此时从二楼入口处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接着只见一行六七个人便步上楼来,这六七个人有男有女,服色各异,当他们上得楼来之后便停在了那里,放眼向四周看去。  见楼上已经客满,为首的那名青布道袍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走吧,这里也是客满,我们再找一家。”中年人说罢转身就想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连的一位身着红袍,一脸戾色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大师兄,我们已经走了三四家酒楼了,家家如此,我看如果这样找下去,这饭我们也不用再吃了。你看坐在靠窗口那张桌子只有一个相士,等我把他赶走就是了。”  那名年轻人说罢,也不等黑衣中年人同意,抬脚就向吴越走了过来,黑袍中年人伸了伸手,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任那名年青人过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