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476章

第476章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112更新时间:2018-01-04 07:18:17
    当时看了这首诗之后,没有人明白其中的意思。  直到后来安禄山反叛,玄宗幸蜀,六军哗变,贵妃缢死,方才有了应验。  当日看过这首诗的人,心中才有了明了之意:  “燕市人皆去”是说禄山尽起燕蓟之人为兵。  “函关马不归”是说大将哥舒潼关大败,匹马不还,全军覆没。  “若逢山下鬼”中“山下鬼”是“嵬”字。  蜀中有“马嵬驿”这个地名。  “环上系罗衣”,贵妃乳名玉环,马嵬驿时,高力士用罗巾缢死杨贵妃,道家能前知如此。  玄宗其实并非凡人。  他乃是当年蓬莱鼎盛时期时,孔升真人转世。  那时的蓬莱与方丈的地位远在仙界之上,是属于仙界与人间超然世外的存在,法度森严。  而玄宗也就是孔升真人,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大人物。所以玄宗一心好道,也是自然之事了。  玄宗登临大宝之后,但凡有道术的,如张果、叶法善、罗公远诸仙众异人皆来聚会。住在大内,各显神通,不一而足。  那李遐周李仙人区区算术倒也算不得什么了,自不在话下。  且说张果,是帝尧时一个侍中。得了胎息修真之道,可以累日不食,不知多少年岁,得以飞升成仙,后来神界神门关闭,修神无忘,这才反下人间。  直到唐玄宗朝,张果一直隐于恒州中条山中。出入山中常骑一头白色小毛驴,日行数千里不在话下。  到了要去的地方,便把这头白色小毛驴像折纸一般折叠起来,其厚也如同一张纸一般,放在巾箱里面。  若要骑时,把水一噀,即便成了这头白色小毛驴。如今我们常听人说八仙有张果老骑驴,起因正在于此。  开元二十三年,玄宗派到天下寻找奇人异士的大内高手回报此事,玄宗闻报大喜,马上派出一个能言善辨的舍人裴晤赶往恒州中条山来请张果入宫。  那裴晤到得中条山中,看见张果齿落发白,只不过是一个快要死的糟老头子,心里便开始起了轻视之心。  裴晤平日里伴在玄宗左右,什么样的高人没有见过,因此对着张果便十分的傲慢起来。  张果身为古仙,早已经看出了裴晤的轻慢之意,所以,在与裴晤行礼之后,忽然一交跌倒,便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已经气绝身亡了。  裴晤一见,心中大呼晦气,自己跑了这么远,竟然只是一个糟老头子,不觉开口骂道:  “你这老杀才,如今你就这样死了,你让我可如何回去跟陛下交旨呢?”  裴晤毕竟是一个才思敏捷之辈,他就这样呆呆地想了好久之后,这才忽又想道:  “闻道神仙专门喜欢试探人的心诚与否,或者他不是真死也不见得……”  裴晤想到这里之后,便焚起一炉香来,对着死尸跪拜了下去,诚心祷告起来,把天子特差自己寻访有道之人之意,宣读了一遍。  而就在裴晤刚刚诚心祷告完毕,只见张果渐渐醒转来,那裴晤大吃一惊,知道张果果然神仙一流。  裴晤诚心相请张果不去后,裴晤也不敢相逼,星夜赶回宫中,把此事奏过天子。  玄宗愈加奇异,只怪裴晤不识事体得罪了高人,于是玄宗再命中书舍人徐峤赍了玺书,安车奉迎。  那徐峤小心谨慎,张果便随徐峤来到宫中,徐峤把张果先请到了集贤院中,为张果单独寻了一处清幽之处,这才用轿抬了张果入宫来见玄宗。  玄宗见是个老者,便问道:“先生既已得道,何故齿发哀朽如此?”  张果听后,马上开口说道:“衰朽之年,学道未得,故见此形相。可羞!可羞!今陛下见问,莫若把齿头发尽去了的好。”  张果说罢,就在御前把须发一顿捋拔得干净。又捏了拳头,在口里乱敲,将几个半残不全的零星牙齿,逐个敲落,刹那间便见张果满口血流不止。  玄宗大惊道:“先生何故如此?且请回去歇息一会。”  张果离去后,玄宗沉吟不决了好一会,心中想到:“这老儿行止之间好生古怪,莫不如……”  玄宗想到这里之后,马上再次传命召来张果。  不一会宫人带着张果摇摇摆摆走了进来,此时只见张果面貌虽然没有改变什么,却是一头乌黑头发,须髯如漆,雪白一口好牙齿,比少年的还好看些。  玄宗见到张果的变化之后,立时大喜,传令张果就留在内殿赐酒。  张果也不客气,一连饮了数杯之后,张果这才开口说道:“陛下,老臣量浅,饮不过二升。我有一弟子,可吃得一斗。”  玄宗一听大惊,马上命张果将弟子召来。张果领命之后便见他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小道士在殿檐上飞了下来,这名小道士年约十五六的年纪,且是生得标致。  小道士来到内殿上前给玄宗叩头之后,便走到张果面前打个稽首,言词清爽,礼貌周备。玄宗大喜,马上命人赐坐。  张果道:“陛下不可,万万不可,他身为弟子,这里哪有他坐处,站着就好。”  小道士遵师言,鞠躬旁站。玄宗愈看心里愈是喜欢,便命斟酒赐与小道士。  宫内侍众一杯杯斟满,小道士便一盏盏饮尽并不推辞,当小道士饮够一斗之时,小道士依然并不推辞。  张果一见,忙起身替他辞道:“陛下不可再赐了,他再也饮不得了。若过了量,弟子必有失,定会惹得龙颜笑话。”  玄宗道:“张仙人,只不过是一小弟子罢了,便大醉何妨?朕恕他无罪便是了。”  玄宗说罢,竟然立起身来,手持一玉觥,满斟了,然后走下玉座将酒送到送到小道士口边说道:  “哈哈哈哈,小道士酒量果然不浅,好,朕就亲自为你把盏。”  小道士一见无奈,只得张口饮了,可酒刚入口,只见酒水刹那间便从小道士的头顶涌出,把一个小道士冠儿涌得歪在头上,跌了下来。  小道士慌忙去拾时,脚步跟跄,连身子也跌倒了,玄宗还有在一旁伺候着的嫔御,一齐大笑起来。  玄宗等笑罢多时,再看小道士之时,小道士已经踪影不见,止有一个金榼在地,满盛着酒。细验这榼,却是集贤院中之物,一榼止盛一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