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712章

第712章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8-01-04 07:18:58
    当吴越与小兽飞行到第二天的时候,才算进入到了仙界的西部,也就是渐渐进入到了天庭与原四大仙门的势力范围。  仙界西部本就是仙界之中最不荒凉的地带,原来仙村就少,又被仙界五大势力残害得已经少有人烟。  因此,就算进入到了仙界四大势力范围之内,千里也难得遇到一名仙人存在。  不过即使如此,吴越还是加了万分的小心,毕竟得罪五大势力不轻,斩杀五大势力仙人无数,又用计灭了白虎门。  所以吴越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就算是途中有普通仙人经过,吴越也绕行而过。  如此,再飞行了半天左右的时间,一座大山便已经出现在了吴越的面前,这座大山并非是什么山脉的延伸,而是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一般。  四周本来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可是突然之间,一座方圆近四百里的大山便出现在了草原之上,显得十分的突兀。  这座大山高有二千米左右的样子,在仙界算不得什么高山,可是立于草原之上却是显然不低,显得气势雄浑,巍峨不凡起来。  大山虽然不高,但却喜在面积不小,虽然较之白虎门的仙山差了一些,便是远远的便能感觉得到浓郁的仙气,也是不可多得的仙山。  吴越再次把当年任逍遥送与自己的玉简地图拿了出来。  通过比对白虎门的位置,而后再根据老道士当年所指出罗公山的位置,完全可以确定,这便是叶公山无疑。  吴越神识小心地向着叶公山笼罩而去,只见山中仙气浓郁,仙境绝佳,果是一处福地。  而山中流泉飞瀑,仙禽异兽到处走动,优哉游哉,人来不惊的样子,同时数股强悍气息也被吴越探查出来。  这几股强悍的气息从罗公山东坡入山口的山下一直分布到罗公山的山顶,而在山顶的琼楼玉宇群中,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从一座大殿之中散发出来。  从这些气势上来看,由山下分布到山顶的这数道强悍气息都在仙王中段到仙王颠峰的修为。  而在山顶大殿中发出的恐怖气息的修为绝对已经超过了仙王级,但还没有到达仙帝之境。  这也就说明,山顶那道恐怖气息极有可能一只脚已经踏入到了仙帝之境中。  “没想到仙界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仅这一个罗公山便有数名仙王,还有一位半仙帝境的逆天高手存在,想来此人定是罗公远无疑了。”  吴越一边想着,已经一边与小兽灭仙绕过罗公山,在距离叶公山百里之处降下云头,而后步行向前而来。  吴越所降落之处依然是一片大草原,草原之上草花盈野,美不胜收,而吴越便如同一介凡人一般徐步向叶公山而来。  这叶公山从外表来看一片祥和,可是内里却暗藏杀机,四五名仙王把守着上山的道路。  而整个叶公山上都下有强力的禁制,这禁制之强,便是吴越想将其打破都不是易事,没有个三五天的时间别想攻破。  不过,吴越是为报血海深仇而来,这是他一直苦修的主要目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吴越表面上看去一片平静,可是他的内心之中却已经杀机再现。  强烈的恨意充斥在吴越的胸膛,吴越全身的血杀之气已经一压再压,可还是透过皮肤一点点透发出来,凡是稍稍沾染上杀气的仙草异花立时化成了齑粉。  吴越一步步向叶公山脚下行来,在他的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之色,母亲的头颅高高地飞上天空,一腔热血冲天而起。  母亲只是一介凡人,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他们都不肯放过。  一把仙剑在烈火的照耀之中刺人二目,在那白光闪动之间深深地穿透了父亲的身体。  父亲死战不退,而他看到自己时那种至今都说不清的眼神,口中发出的‘呵呵……’的声音如一把尖刀一般一刀刀地割着吴越的心,吴越有恨。  一百里的路程,吴越走得是那样的艰难,他就像在走完他这数百年走过的路一般。  往事一幕一幕在他的头脑中闪电,一次次身放绝境,一次次几死还生。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这名叫做罗公远的仙人和那名叫做叶法善的仙人所赐。  他们要死,只有他们的血,才能弥补自己百年难以愈合的伤痛,血,杀,吴越如今除了仇恨之外,眼中已经没有其它。  “年轻人,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马上退去吧,再向前一步,等待你的将是死亡。”  当吴越一脚抬起,刚刚就要踏入叶公山的山脚之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已经传音了过来。  吴越抬起的脚没有犹豫,依然坚定地落下,而就在吴越的脚刚刚落下的刹那间,一根枯草带着破空之声已经出现在了吴越的面前。  仅仅就是一根枯草,可是那飞驰而来的强悍威能却已经超越了神弓硬弩,没人会怀疑,这一根枯草有毁天灭地之能。  面对着面前的一切,吴越却似不觉一般迈步向前,而那根枯草威力虽强,可却像是施发者射错了方位一般,从吴越的身边呼啸着飞过,射向遥远的东方。  “咦?”  随着吴越清脆的脚步声一步步向山上走来,一声疑惑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年轻人,不得不说你是幸运的,看起来你也是一个福泽深厚之人。  本仙王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可是这次你却偏偏能躲过一劫,马上离开这里吧,不然等待你的只有死亡一途。”  那个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吴越却如同不闻一次拾阶上山,开凿出来的光滑的石台阶在吴越的脚下发出有节奏的‘踏踏’之声。  声音虽然不够响亮,可却与周围的环境和谐地融合在了一起,恰似金戈铁马一般,又似正在演奏着一曲危机四伏的《十面埋伏》的铿锵乐章。  “哼!良言难劝该死鬼,老夫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说这么多话了。  老夫也不知道一生之中什么时候发过如此善心,小子,死吧!”淡淡的声音说罢,破空之声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