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葬神诛仙>目录>

第996章 交流

第996章 交流

小说:葬神诛仙作者:塞北三叔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8-01-04 07:19:32
    吴越与无盐等大门完全打开之后,这才牵着手迈步走入大殿之中,大殿里依如先前吴越经过的大殿般的空空荡荡,不过满殿的浩然正气还是突显了这座远古大殿的不凡之处。  为了表示对这里主人的尊重,吴越并没有再将神识放出,只是放眼望去,微微有些昏暗的大殿里并没有发现有人迹的存在。  而在大殿的左侧与右侧,各有一道大门,门是虚掩着的,吴越想也不想,拉着无盐的小手向左侧行去。  大殿十分的空旷,吴越与无盐的脚步声齐齐在大殿之中响起,回音不绝,在吴越与无盐行到大殿左侧门首之时,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淡淡传来:“客人请留步吧!”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吴越与无盐的脚步嘎然而止:“小子无仙见过儒道前辈。”吴越开口拱手说道。  “儒道?小家伙,你竟然知道世间存在儒道?莫非远古三界圣战有远古遗仙留下不成吗?”听了吴越的话后,门内老者传来惊讶之声。  “回前辈的话,仙界之中并没有留传下来远古三界圣战的任何消息,不过是小子深入地下多层空间之时路过几处所在,在这几处所在之中,得遇过远古诸神圣战时的遗仙。”吴越开口说道。  “哦?没想到除了儒道圣殿之外,还有远古人物留下,真是难道,小家伙,你可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些什么吗?”老者的声音再次开口问道。  “该知道的与不该知道的小子都知道了一点点。”吴越开口说道。  听了吴越的话后,门内老者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老者才又开口问道:“这么说来,远古六道圣殿的事情小友也听说了?远古三界圣战的起因小友也知道了?”  “正是!”吴越开口说道。  “果然如此,天下本就没什么秘密可言,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如此,小友可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东西?”老者开口问道。  “回前辈的话,小子得到了鬼道、魔道、仙道这三道中前辈所说的东西,不过,前辈所想似乎错了,小子并不是想得到,而是无意间得到。  同时,得到此物也非出于小子本意,而或者说,小子并不想得到这些东西,而是不得已罢了。”吴越开口说道。  听了吴越的话后,门内再次沉默了下来,良久后,老者的声音复又响起:“既然不想得到,为何又找到这里来?且又将镇殿之谷收了去?”  “嘿嘿!前辈,想来你是在怀疑小子所说的话了?小子将谷收走本不知儒道圣殿紫气阁就在山谷的下方,更未刻意寻找过。  只因为小子的妻子喜欢这谷的清幽与秀丽,因此小子才把此谷收进了小子妻子的空间之中,而后发现了地洞所在,出于好奇之心,这才与妻子一探地洞之秘。”吴越开口说道。  “嗯,你的话倒有几分道理,从你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浩然正气可以得知,你也是一位对儒道有所涉猎之人,凡心术不正者,想修练浩然之气的儒道千难万难!  既然来了,便是与儒道圣地有缘,我等已经快临大劫之人再死守着那东西也是无意,不过此物我等已经守了无尽岁月,也不能如此轻易就被你拿去,便就儒学一道考校你一翻。  以我等的年纪考校你也不算为过,我们只怕此物落到了目不识丁,空有一身修为的粗人手中毁了此物,你可敢接下否?”老者开口说道。  “得不得到此物小子并不放在心上,如果能得几位远古大儒一翻指点,那小子才不枉了此行,请前辈指点!”吴越本就是儒生的性子,一时开口说道。  “呵呵!好,很好,看起来小友也是一位有学识之人,那老夫先问你,你对儒道有何认识?”老者也不客气开口问道。  吴越听了老者的话后,一时心里一动,便想起神农问天说过的那首正气法诀来,于是想也不想开口吟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礡,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吴越吟罢,一时之间门内老者传来惊呼之声:“啊!小友,这!虽然你吟之法诀老夫尚有许多不明之处,可是其中正气浩然震撼天地人心,果然对儒道理解至深,一针见血!  好,好好好好,好一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好一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只这两句,便算过得关了。  且,‘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一句更突显出了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日月星三光之下的光明磊落。  本来你可以过关,不过,老夫见得儒人便是技痒起来,老夫斗胆,想再与小友交流一二,不知可否?”  听了门内老者的话后,一时之间吴越的文人之气也荡然而生:“好,既然前辈有此雅兴,那小子奉陪便是了。”  “啊哈哈哈哈!好好好,小友果然痛快,那老夫就献拙了,自古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老朽得诗歌一首,请小友鉴赏,而后请小友亦云诗歌一首如何?”老者开口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