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武器大师>目录>

第268章 死气

第268章 死气

小说:武器大师作者:独悠字数:2153更新时间:2018-01-05 07:13:46
    第268章 死气  不知不觉间,又是一夜过去。  果然如唐欢所料,时隔一个月,“九阳神炉”之内的那颗珠子再次显露出强横无匹的吸噬之力。吞噬了足足四十颗“玄阴魂煞珠”所蕴含的力量之后,那颗白色圆珠才再次蛰伏了下去。  这让唐欢有些头疼,再过一个月,昨夜的情景便将重现。  现在他只剩下两颗圣阶“魔元石”,二十多颗“玄阴魂煞珠”,它们加起来也还不够那白色圆珠的一次吸噬。  不过,如圣阶“魔元石”和“玄阴魂煞珠”这样的珍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着急也没用。唐欢干脆定下心思,不再去多想,晨曦初露,他便带着祭品出门往怒浪城的西北郊外而去。  这次出门,他不但背着小丫头,也背着小不点。两个小家伙在铁匠铺呆了十天,早就被憋坏了。唐欢只得把他们全都带上。  与唐欢一同出发的,还有唐雄等数百人。  城外十数里三面环山之处,有一片广阔的平地,一座座土丘凸耸而起,竟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便是怒浪城外最大的一处坟场。  有些坟丘已是杂草丛生、墓碑倾倒,一看就是多年不曾有人来祭拜过,而有些则被清理得颇为干净。  坟丘之间,道路纵横。  唐欢循着记忆,在里面左弯右绕。  约莫半刻钟后,停步在一座坟丘前的唐欢却是禁不住愣了一愣。  这坟墓虽没有近段时间被祭拜过的痕迹,但那坟丘表层却是只有稀稀疏疏的一些嫩草,像是前段时间被铲过一遍,不过铲得似乎太干净了,坟丘之上被雨水冲刷出了一道道明显的浅沟。  “难不成自己离开怒浪城的这段时间,老胖子来过?”唐欢有些讶异,却也没有多想,转念之间,两道目光便落在了墓碑之上。  故先妣姬氏如绵大人之墓!  儿,立!  墓碑之上,“儿”字后面没有留下唐欢的名字。这是因为,那时年纪小小的唐欢,想要让母亲重回唐家之后再将母亲风光大葬,办成这事之后,再堂堂正正地将自己的名字刻印上去。  年长后的唐欢,早已没了那样的心思,更何况,唐欢已经知道自己和唐天仁以及唐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至于“姬如绵”,则是唐欢母亲的名字。  对于地球上的唐欢来说,姬如绵只是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女人,可接收了少年的记忆之后,这个女人的音容笑貌,却是直接烙印在了唐欢的灵魂深处,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反而变得愈发清晰。  唐欢重生这个世界之前,已是三十岁的人了,而姬如绵去世之时,才二十多岁。  如果没有那份记忆,唐欢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姬如绵视作自己的母亲,可现在,这对他来说却已是顺理成章之事,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和那少年早已是一而二、二而一,融为了一体。  只不过脑中浮现出姬如绵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之时,唐欢前世的父母也是不自禁都在眼前闪现。  不知不觉间,唐欢眼眶已是变得湿润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唐欢才稍稍平复心绪,将龙凤枪往地上一插,然后放下小丫头,把祭品一一摆在了墓碑前并点燃了一把香,可就在唐欢神色凝肃,准备跪拜下去的时候,旁边的丫头突然咯咯地脆声一笑。  “你笑什么?”唐欢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里面人都没有,你对着一堆土拜什么?”小丫头撇撇嘴道。  “没人?什么意思?”唐欢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都听不明白,意思就是这是一座空墓?”小丫头皱着鼻子哼道。  “空墓,怎么可能?”  唐欢禁不住失声而笑,这怎么可能是空墓?  当年母亲亡故时,明明是他在老头子和老胖子的帮助下,亲手将母亲掩埋的。甚至连这座坟丘,也是他一点点堆起、夯实的。  当时情景,哪怕是过了十余年,仍是历历在目。  这样的一座坟墓,怎么会变成空墓?  “小丫头,别再胡说八道了,别以为你实力恢复了一点点,我就不会打你屁股了!”唐欢哼了一哼,压低声音叱道。唐雄等人都停在数十米外,倒是不虞担心被听到,但小心点总没错。  “真是好人难做!”  小丫头脸蛋微红,气鼓鼓的道,“唐欢,反正我已经提醒你了,你自己不信,可就怪不得我了。”  听她语气,看她神情,倒不似胡说八道,难道……  唐欢将信将疑地看着小丫头:“你为何会觉得这是一座空墓?”小丫头胸前,小不点悄悄地从布兜里把小脑袋探出些许,碧蓝的大眼珠子在唐欢和小丫头之间转来转去,似颇为疑惑。  “当然是感觉。”  小丫头脑袋一扬,见唐欢脸色有些发黑,连忙稚声稚气的解释道,“人死之后,都是有死气存在的,哪怕是连骸骨都已消失,化作了一抔黄土,死气依然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才散去。这周围其它的坟墓,都有死气的味道散溢出来,可你母亲的这座坟墓,却一点死气都没有。”  唐欢皱眉道:“死气?我怎么什么都闻不到?”  “你以为这死气谁都能闻得出来么?”小丫头没好气地冲着唐欢翻了一个白眼,“我和同为魔族八大魔王之一的‘玄冥鬼王’在一起住了很长时间,才从她那里学会怎么分辨死气的。”  “玄冥鬼王……”  唐欢轻轻念叨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起来,两道目光又落在了那坟丘之上,只是片刻过后,唐欢就禁不住面色骤变,“我母亲的这座坟墓被人挖开过,而且挖掘的时间就在半年之内!”  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这座坟丘为何只有稀疏的一点绿草,坟丘表层为何会有冲刷的痕迹,这一切都是因为坟墓近段时间被人挖出来过,泥土松动,自然一下雨就会出现大量这样的浅沟。  醒悟到这一点之后,唐欢的脸色霎时变得一片铁青,突然大步上前,双手十指如钩,快速地刨动起来。  尘土飞洒,坟丘越来越矮。  “唐欢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一个惊疑不定的声音骤然响起,却是唐雄在远处瞧见唐欢的异动之后,旋风般的冲了过来,粗犷的面庞上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愕和匪夷所思,本是来此祭拜母亲的唐欢居然把母亲的坟墓刨掉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