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武器大师>目录>

第887章 灵封冰牢

第887章 灵封冰牢

小说:武器大师作者:独悠字数:2014更新时间:2018-01-05 07:15:15
    第887章 灵封冰牢  “脑子抽风?”  听到唐欢这般冷嘲热讽,左亦尘也不动怒,只是笑道,“唐欢,我修为虽强于你,可我不在地榜之上,而却是地榜第一百名,按照‘纯阳剑宗’的规矩,我的挑战,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按照剑宗规矩,好像还真是这样。”  “哈哈,这下唐欢可要傻眼了。”  “左亦尘师兄据说已是凝元巅峰的高手,可不是卢旭东那个家伙可比,两人若是上了地字弈剑台,唐欢必败无疑。”  “……”  周围院墙之上,低呼之声四起,众人看向唐欢时,眼神或是怜悯、或是同情,或是戏谑,或是幸灾乐祸。  然而,下一刻,不管是左亦尘,还是周围众人,全都怔住了。  “有病!”  只是口中轻轻吐出这两个字,唐欢却连看都不看,就捏住战书,三两下便已撕碎,而后甩在了左亦尘身前。  “唐欢,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撕掉我的战书!”  左亦尘回过神来,冷笑出声,面色已是颇为阴沉,“公然撕毁战书,拒绝规则之内的挑战,这已是违背‘纯阳剑宗’的规矩。诸位,你们说说,‘纯阳剑宗’向来是如何处置这样的弟子的?”  “关入‘灵封冰牢’半年!”远处一个年轻男子大笑道。  “唐欢,你可听到了?”  左亦尘盯着唐欢,眼眸之内满是嘲弄之意。  灵封冰牢,那可是一处能令“纯阳剑宗”所有修士都闻之色变的一个地方,它就位于藏剑山腹地之内。  在那冰牢之内,体内所有力量会被彻底禁锢,而每日子时,冰牢中都会迸发出一股恐怖的寒意。每一丝寒意都如一枚冰针,寒意侵袭入体,让人感觉遍体都似被针扎一般,痛苦至极。  这种痛苦,每天都会持续整整一个时辰,难以忍受。  犯错严重的修士,都会关入“灵封冰牢”,以示惩罚,短则数日,重则数年、甚至数十年。  “听到了!那又如何?”  唐欢淡然一笑,道,“‘灵封冰牢’的滋味似乎还不错,若有机会尝上一尝,倒也是种不错的体验。”  “你、你……”  左亦尘闻言,顿时为之气结。  周围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怔愣无语。  这个唐欢,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因撕毁战书、拒绝挑战而被关入“灵封冰牢”,也未免太不值了。那“灵封冰牢”,别人避之唯恐不及,可他倒好,居然还想主动去体验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若是没有,我就告辞了!”唐欢慢条斯理的笑道。  “……”  左亦尘哑口无言。  唐欢宁愿违背宗派规矩、入“灵封冰牢”体验半年,也要撕掉战书、拒绝他的挑战,他还有和话可说。  眼中闪过一丝讥嘲,唐欢斜睨了左亦尘一眼,便已迈步向前。  “左师兄!左师兄……”  就在这时,呼喝之声远远传来,前方道路拐角处,一个身穿青色衣袍的年轻男子突然冲了出来。  片刻功夫,那青衣男子就如旋风般冲至唐欢和左亦尘身畔。  “何事?”左亦尘沉着脸道。  “左师兄,师姐让我来告诉你,先别送战……”  话没说完,青衣男子的声音就嘎然而止,他已是瞥见了左亦尘身前那满地的纸屑,脸色登时变得极为古怪。  “为何?”  左亦尘脸色更是阴沉如水。  青衣男子猛地回过神来,瞥了瞥旁侧的唐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见左亦尘的眼神越来越冰冷,这才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嗫嚅着道:“就在刚才,有新人冲上地榜,把唐欢挤下去了。”  “什么?”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周围众人顿时为之傻眼,而左亦尘更是险些把牙齿咬碎,面色由白而红、由红而青,宛如变色龙一般。  他之所以来这向唐欢下战书,向唐欢挑战,便是因为唐欢在地榜之上。若唐欢已不在地榜,他这次挑战立刻就成了一个笑话。他刚才的这番举动,日后少不了会成为其余剑宗弟子的谈资。  唐欢显然早就通过剑牌,知晓自己已跌出地榜,可他始终没有明言,显然就是想要看他的笑话。他刚才以那“灵封冰牢”威胁唐欢之时,这家伙装得一本正经,可那肚皮恐怕都快要笑破了。  左亦尘念头急转,一时间,只觉脸上火辣辣的。  “唐欢,很好,我记住你了!”  过了好一会儿,左亦尘才暗吸口气,两道羞怒的目光扫过唐欢,又恶狠狠瞪了那青衣男子一眼,这才拂袖而去。  那青衣男子瑟缩着脖子,一脸苦逼地跟了上去。  唐欢唇角微挑,扬声而笑:“左师兄,别光是记住我,我还等着你送我去‘灵封冰牢’!”  “哼!”  一声冷哼传来,左亦尘和那青衣男子身影旋即便已消失。  唐欢眯眼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眸中寒意闪掠而过。剑牌与地榜相通,被人挤出地榜的刹那,唐欢心中立刻就有所感应。不过,他并未在意,他冲击地榜,为的就是那颗“白虹莲华丹”。  如今,丹药早已被炼化,就算跌出地榜,也无关紧要。  只要他想,再次冲入地榜,并非难事,而且,等太踏入凝元境后,估计能够一举冲入地榜前列。  当然,第二次进入地榜,就没有“白虹莲华丹”可领了。  若能进入地榜前十的话,倒是可以有另外的奖励,地榜前三名、尤其是地榜榜首的奖励,尤其丰厚。  名不入地榜,左亦尘的挑战本就违背了剑宗的规矩。  正因如此,唐欢才会有恃无恐地碎掉他的战书,倒不是唐欢真想去那人人闻之色变的“灵封冰牢”转转。  “师姐……应该就是向东来所说的金剑弟子齐莲!”  唐欢暗暗冷笑一声,随即便已留下愕然无语的周围众人,快步离去。没过多长时间,唐欢便已来到了藏剑山西北部的器道谷外,一片异常恢弘雄伟的殿宇耸峙在谷口,殿宇处,竟是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