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武器大师>目录>

第889章 开个玩笑!

第889章 开个玩笑!

小说:武器大师作者:独悠字数:2216更新时间:2018-01-05 07:15:15
    第889章 开个玩笑!  “唐欢师弟说得没错,器道谷是‘纯阳剑宗’的器道谷,‘纯阳剑宗’的炼器师为何不能进去。”  “‘纯阳剑宗’的炼器师想要进器道谷,居然还要火部的凭证,真是太好笑了。”  “好狗不挡道,唐欢师兄,不用理他!”  “……”  附和之声倏地响起,初时还只是三三两两,可很快就变得越来越多,片刻过后,几乎殿中所有修士都在起哄。  器道谷中的这些人向来高高在上,而且被求惯了,行事极为倨傲,众多修士心中不爽已经许久。可想要武器,还是得求到这器道谷来,以前众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抱怨,以免被器道谷的炼器师记恨。  如今,总算有机会发泄一番,众人顿时就有些按捺不住。  更何况,唐欢此人虽然行事高调,却还真没干过什么恶事,而且这段时间的表现也是令无数人嫉妒羡慕恨,但和器道谷中那些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匠们相比,反倒是更让人觉得顺眼。  那两个壮汉见状,脸上更是变了颜色。  尤其是那个黑衣壮汉,眼神微微闪烁,显然有些心底发虚,可瞬息过后,他便狠一咬牙,有些色厉内荏的低吼道:“器道谷乃是宗派重地,没有火部颁发的凭证,任何炼器师都不得进入!”  “视宗规如无物,你们火部还真够胆大包天的!”  唐欢讥诮地笑了一笑,收起掌中火焰,“也罢,看来我得去找宗主他老人家聊聊,看看在这‘器道谷’,是火部的规矩更大,还是‘纯阳剑宗’的规矩更大。”说罢,唐欢便欲转身而去。  那黑衣壮汉一听,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惶之色。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他定会嗤之以鼻。  去找宗主他老人家聊聊?宗主何等人物,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可唐欢却不同,他前不久才刚蒙宗主和七部大长老同时召见,虽不知他们在天剑殿内说了些什么,但宗派高层对唐欢的看重,可见一斑。  若唐欢真去天剑殿求见,还真有可能让他见到宗主。  有关“器道谷”的那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与剑宗规矩相悖之时,肯定得以宗规为准。到那时,若是追究起来,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一个凝元巅峰的修士,若被关入“灵封冰牢”,照样痛苦不堪。  “慢着!”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陡然响起,一个相貌清癯、霜眉皓发的青袍老者从那拱门之内走了出来。  看到此人,那黑衣壮汉顿时如逢大赦,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原来是潘长老!”  唐欢眼中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嘲弄之意,来人正是曾经在弈剑山庄和唐欢有过一面之缘的火部长老潘恪。刚才他发现拱门之后藏匿着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微弱气息,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遇到过。  如今,潘恪按捺不住跑了出来,唐欢心中立刻明白,眼前这黑衣壮汉执意拦阻,定是潘恪在从中作梗。  这潘恪不但是火部长老,更是一名中阶天匠,在器道谷极有威望。  殿中不少修士显然也认出了他的身份,此起彼伏的嘈杂之声立刻就沉寂了下去,大殿霎时变得安静许多。  “潘长老可是想和我同去天剑殿走走?”话音微顿,唐欢又是一笑。  “说笑了,说笑了。”  潘恪打了个哈哈,“只要是‘纯阳剑宗’的炼器师,这‘器道谷’都可随意进出。唐欢,两个火部弟子不懂事,你可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说着笑容一敛,训斥道,“晁昶、耿炀,还不道歉认错。”  “是!是!”  两个壮汉面庞胀红,却是不敢分辨,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便要向唐欢道歉。  不过,还不等他们把话说出口来,唐欢便摆了摆手:“不必了!若是做错了事,道个歉就有用,那还要‘执法堂’干什么?就算要道歉认错,也该是去‘执法堂’,潘长老,你觉得呢?”  两道目光掠过晁昶和耿炀两人,唐欢望向潘恪,眼神中闪露着讥嘲之意。  “唐欢,你……”  晁昶和耿炀神色骤变,一脸地惊怒交加地盯着唐欢。  唐欢拒绝加入火部的当日,潘恪回来后便曾交代过,若唐欢想要进入“器道谷”,绝不可让他如愿。如今,潘恪已有退让之意,可他们没想到唐欢竟是如此心狠,竟还想让“执法堂”介入进来。  若真如此,他们两人怕是少不得要去那灵封冰牢走一遭了。  “长老……”下一刹那,两人求助般地转眼看向潘恪。  “闭嘴!”  可不等他们把话说完,潘恪便是一声喝斥,“唐欢说得对,违背了宗规就该受罚,谁都不可例外!”  “长老,我们……”  晁昶和耿炀闻言,顿时惊急无比。  可一触及到潘恪那冰冷的眼神,两人的声音便嘎然而止,面若死灰,眼神中满是难以言喻的苦涩。  “立刻去‘执法堂’领罚!”潘恪沉声喝道。  “是!”  两人脑袋低垂着应了一声,不让潘恪看到自己眼中的愤懑,旋即狠一咬牙,刚要离去,一个笑声便是响了起来:“潘长老,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必要如此认真吧?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互相开开玩笑,若是闹到去执法堂,那就没意思了。晁师兄,耿师兄,你们说对吗?”  这说话之人,正是唐欢!  “嗯?”  潘恪顿时愣住了。  晁昶和耿炀也是怔了一怔,唐欢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着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耿炀当先回过神来,连忙笑道:“唐欢师弟说得太对了,我们也不是真的想拦阻,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对,对,我们刚才就是在和唐欢师弟开玩笑。”晁昶也是如梦初醒,连连点头。  “唐欢,你……”  潘恪面色阴沉无比,眉宇间怒意勃然。  原本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周围众人,此刻已是隐隐明白过来,唐欢前后态度大变,显然是在戏耍潘恪。  先是以言语挤兑潘恪,逼得他不得不令晁昶和耿炀去“执法堂”领受惩罚,而后立刻话锋一转,为晁昶和耿炀开脱。  经此一事,潘恪在“纯阳剑宗”弟子、尤其是火部弟子眼中肯定会印象大变。毕竟,只要是明眼人就都能够猜得出来,晁昶和耿炀之所以会在这里刁难唐欢,九成就是受了潘恪的指使。  “潘长老,若没有其它什么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唐欢哈哈一笑,便从潘恪身前走过,大步流星地穿过拱门,进入了器道谷内。身后,潘恪眉宇间阴霾密布,眸中寒芒闪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