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武器大师>目录>

第975章 冤家聚首

第975章 冤家聚首

小说:武器大师作者:独悠字数:2022更新时间:2018-01-05 07:15:26
    第975章 冤家聚首  “什么不好?”  唐欢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李香君,继而一个异常沉冷的熟悉声音就钻入耳中,“你就是唐欢?”  “正是!”  唐欢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抬眼望去,便见原本还笑容满面的夏稷已是脸色铁青,眼中怒意汹涌。  “好!好!好!”  夏稷竟是连道了三个“好”字,眼神阴沉如水,语调令人不寒而栗,“唐欢,我多日前便已遣人去东荒城打探你的下落,没想到你竟来到了这里,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说罢,夏稷掌中已是显露出了一柄长剑,金光灿灿,锋芒之意竟似直冲苍穹。  看到这番变故,不但是罗铭和屠磊等人目瞪口呆,解飞舟和郁轻歌也是面面相觑。这夏稷出现后,他们还以为此次要干掉唐欢并不容易,却没想到,才这么一转眼的功夫,状况陡然大变。  原本似有意维护唐欢的夏稷,居然也想要干掉唐欢?  只看夏稷神色,便知他怕是已对唐欢恨之入骨!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事,竟把夏稷得罪得这么惨?  惊奇之余,郁轻歌唇角微翘,勾起一丝冷笑。  如此也好,杀害同门的名声总归不那么好听,而且,这消息日后若是传回“纯阳剑宗”也会有一番麻烦,如今有夏稷代劳,倒也省事许多。  “慢着!”  真是见鬼了!唐欢暗骂一声,心头疑窦横生,皱眉道,“夏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似乎还是头次见面吧?无仇无怨地你遣人去东荒城找我,我是该赞你好兴致,还是该骂你脑子有病?”  “无仇无怨?”  夏稷怒极而笑,“唐欢,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自己心里清楚,废话少说,今日既然撞上了,那就给我受死!”夏稷手中长达一米有余的金剑绽放出亿万道璀璨的光芒,令人难以逼视,一股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意顺着凝若实质的金芒爆散开来,仿佛能将周围虚空都刺得千穿百孔。  霎时,除了解飞舟和郁轻歌这两名三劫之境的修士外,屠磊和罗铭等数十人竟是被这几乎无坚不摧的剑意逼得连连倒退。  “嗡!”  唐欢眼中也是怒意隐现,冷哼一声,“绝阳赤鳞剑”便已在掌中闪现,激越的颤鸣声中,绚烂的火红莹光伴随着炽烈的热意疯狂爆散开来,一股无比可怖的气息瞬间便已充塞于这片虚空。  “住手!”  正当双方一触即发之时,清冷的娇喝之声陡然响起,紫影一闪,却是李诗君出现在唐欢和夏稷之间。  “李诗君,让开!”夏稷见状,恼怒至极。  “夏稷,这么多天,你还没闹够?”李诗君那张清丽绝伦的娇靥之上已是阴霾密布,美眸深处,寒意闪烁。  “你说什么?”  夏稷怒不可遏。  看到李诗君和夏稷这般针锋相对,李香君那小姑娘满脸焦灼,有些手足无措,求助的眼神投向唐欢。  唐欢此刻却是完全没有留意到小姑娘的目光,他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点什么。  周围众人却更是面面相觑,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先是解飞舟要杀唐欢,结果夏稷有意维护,紧接着夏稷要杀唐欢,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叫“李诗君”的女子似乎又要维护唐欢。  唐欢,夏稷,李诗君……瞧他们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莫非现在上演的是两男争一女的戏码?  “诗君姑娘,能否请教,你和这家伙是什么关系?”唐欢忍不住插口道。  “他是我曾经的未婚夫!”缄默片刻,李诗君便是冷声道。  “曾经?好一个曾经!”  夏稷怒极而笑,不但面庞胀得通红,竟连五官都有些扭曲起来,目光掠过李诗君时,眼中的怒意却又变成了嫉恨交加的杀意。  “原来如此!”  唐欢闻言,恍然大悟。  他总算明白这夏稷为何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态度大变,看来是东荒城那边的消息流传了过来,让这家伙以为自己给他戴了顶绿帽,的确,那样的机会就在眼前,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过,他和李诗君清清白白,东荒城的那些修士却不见得会这么看。  消息口口相传,被夏稷听入耳中时,想必已被传得极为不堪。身为李诗君的未婚夫,对这种事情肯定不能忍,不过,他处理此事的方式或许有些不对,看李诗君刚才的回答,两人似已闹掰。  人言可畏!  转念间,唐欢暗叹了口气,他原本不想搭理这种夏稷和李诗君之间这种的破事,可捕捉到李香君可怜巴巴的眼神,却还是忍不住解释道:“夏兄,我想你误会了,我和诗君姑娘什么事都没有。告诉我啄伤香君姑娘的那只凶兽的栖息之地,便是我给香君姑娘疗伤的报酬,夏兄切勿听信谣言。”  “对呀!对呀!”  小姑娘连连点头,道,“夏稷大哥,我和姐姐离开东荒城的时候,唐欢哥哥就去找那只凶兽了呢。”  “闭嘴!”  夏稷已气得七窍生烟,闻言反而更加羞怒,扭头怒斥一声,目光再次望向唐欢,近乎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唐欢,你当我夏稷是三岁小儿么?告诉那只凶兽的栖息之地做报酬,你觉得我会信?”  小姑娘显然被人这般喝斥过,小嘴扁了扁,眼眶已是泪花闪现。  唐欢见状,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原本他还有颇有点歉疚,可现在那点歉疚已是荡然无存。  夏稷这种方正的面相,第一眼的确很容易给人好感。  可这么片刻功夫下来,唐欢却发现这家伙表面看似大气,实则心胸狭隘到了极点。这和李诗君正好相反,唐欢对她的第一感觉很差,可后来却觉得这女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却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的性情。  当即,唐欢忍不住讥诮的笑道:“夏稷,我突然觉得诗君姑娘的‘曾经’两字用得非常好,就你这种小肚鸡肠的货色,也配得上诗君姑娘?诗君姑娘把你一脚踹走,实在是再明智不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