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27章 白袍

第27章 白袍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107更新时间:2018-01-05 07:19:36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邵明渊保持着下跪的姿势,亲生母亲苛刻的言语并没有令他改变神色,半低着头道:“是儿子不好。”  沈氏最见不得他这副模样,把茶杯往一侧高几上重重一放,冷声道:“还不快去换了衣裳再来见我!”  “是。”邵明渊起身,平静离去。  靖安侯面色微沉,当着长子夫妇的面不愿落沈氏面子,可又心疼次子被如此对待,重重咳嗽一声,问长媳王氏:“饭菜都准备好了?”  王氏忙道:“公爹放心,儿媳早已经吩咐下去了,是按着年节的例儿。”  沈氏冷哼一声:“非年非节,按什么年节的例儿?他再怎么能耐,也只是府上二公子,还能翻天不成?”  这话王氏没法接,只得默默不语。  靖安侯终于忍不住出声:“沈氏,你够了,二郎好不容易回来,非要这样说话?”  沈氏声音立刻高了起来:“哪样说话?侯爷说说我哪样说话了?怎么,二郎如今封了侯,这靖安侯府容不下他了,我连话都不能说了?”  靖安侯想发怒,可不知道想到什么,又把火气压了下去,瞪靖安侯世子邵景渊一眼:“还不快去看看你三弟跑哪去了,不知道他二哥回来了吗!”  邵景渊垂眸:“儿子这就去。”  王氏见此,心疼又不悦。  公爹总是这样,明明是婆母不喜二郎,公爹拿婆母没法子,就把火气撒到大郎身上去。  一时之间,室内一片安静。  邵明渊的回归明明是件大喜事,可屋子内靖安侯府的主子们却各有心思,气氛微妙。  脚步声响起,换上家常衣衫的邵明渊走进来。  他穿了一件白袍,除了腰间系着一块墨玉别无装饰,衬得眉眼越发冷凝。  沈氏大怒,一只茶杯砸在邵明渊脚边,摔得粉碎。  “逆子,你穿成这个样子,是盼着我早死吗?”  邵明渊望着发火的母亲,心中叹了一声,解释道:“母亲忘了,儿子在守妻孝。”  此话一出,室内就是一静。  在大梁建国初,虽有妻子过世丈夫守孝一年的规矩,可这么多年下来这条规矩早已名存实亡,真正做到为妻守孝的男子寥寥无几。相反,升官发财死老婆成了不少男人心照不宣的金科玉律。  忽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从门口冲进来一位少年。  少年十四五岁的模样,唇红齿白,此时却怒容满面,一眼看到立在中间的邵明渊就冲了上去,对准他就是一拳,口中骂道:“混蛋,你杀了二嫂,你还好意思回来——”  原来冲进来的少年正是邵明渊的幼弟,邵惜渊。  邵惜渊的攻击在邵明渊看来如幼儿学步,毫无威胁。  他伸手抓住邵惜渊手腕,黑湛湛的眸子让人看不出情绪,淡淡道:“我是不是混蛋,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他使了一点力气把邵惜渊推开,邵惜渊一个踉跄扶住立柱,沈氏立刻变了颜色:“邵明渊,你敢对你弟弟动手?”  她忙起身扶住邵惜渊,上上下下打量过,满眼关切:“没磕碰着吧?”  “没有!”邵惜渊依然瞪着邵明渊,一脸倔强。  邵明渊没有看他,对靖安侯说道:“父亲,儿子今天面圣,已经向皇上请了一年长假。”  “一年长假?”靖安侯有些意外。  靖安侯世子邵景渊更是不可思议望向邵明渊。  谁不知道二弟如今炙手可热,趁着大胜的热度在皇上面前多晃几次,定然会更上一层。  他居然请一年长假,就为了替妻子守孝?  邵景渊看着邵明渊,只觉越发难以理解他了。  “这样也好。”靖安侯反而很快接受了这个消息。  “乔氏……”邵明渊开口,平静的神情头一次有了变化,“乔氏的棺椁随战亡将士的棺椁一起,再过几日便会入京,儿子明日出城去接她……等她出殡下葬,我想去嘉丰一趟,向岳丈岳母请罪。”  “人都死了,请罪还有什么用?他们还敢杀了你不成?”邵惜渊反唇相讥,声势却弱了下去。  二嫂那样好的人,二哥居然忍心杀了她,实在是不可原谅!  对,他不能动摇,坚决不原谅!  邵明渊淡淡看了邵惜渊一眼,声音沉沉:“若他们想要,我绝不吝惜。”  他说完,向靖安侯与沈氏请罪:“父亲、母亲,我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邵明渊出了门,等候在外的两个亲卫迎上来:“将军——”  “邵知,明日去问一下,冠军侯府什么时候可以入住。”邵明渊对其中一人道。  邵知一愣,立刻道:“是。”  “邵良,那叛逆的情况尽快查明回禀。”  邵良肃容:“遵命!”  面对出生入死的属下,邵明渊神情柔和许多,微微颔首道:“你们下去喝酒吧,不用跟着我。”  他转了身,大步离去。  邵知与邵良一直注视着邵明渊背影消失在花木间,才并肩往外走。  他们两个是自小陪着邵明渊长大的,征战这么多年,行走在外也能被人称一声将军了,皆是五品武将。  二人往外走了一段距离,邵良忍不住道:“你说侯夫人怎么就如此不待见咱们将军呢?我记得小时候明明是世子调皮犯了错,侯夫人却把将军的后背都打青了,还是我娘给将军涂的药。”  “谁知道呢。”邵知摇摇头,叹口气道,“十个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般齐呢,父母偏心也很正常,侯爷不是对将军最好吗?”  “反正我是想不通,咱们将军无论各方面都是最出众的,侯夫人那般对他,他从没流露出一点怨言。”邵良忽然压低了声音,“咳咳,侯夫人该不会是眼瞎吧?”  邵知捶他一拳:“乱说什么,被人听见让将军难做。”  “是呢,不过还好,等冠军侯府修葺好咱们就能搬过去,将军就不必这般受气了。”  二人相携着走远。  邵明渊回到自己住处,推门而入,站在院子里环顾,一切都很陌生。  他以往住在前院,后来常年征战,连侯府都鲜少回来,这院子还是为了大婚收拾出来的,算起来,这是第二次踏入。  院中整洁依旧,显然一直有人打理着,只是因为少了主人,没有半点人气。  邵明渊抬脚走到墙角,看到了一丛绿油油的薄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