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43章 恩怨分明

第43章 恩怨分明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52更新时间:2018-01-05 07:19:38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冰绿被问得一脸迷糊:“没装错啊,姑娘写好后婢子就直接装起来了。”  邓老夫人听冰绿这么一说,再看手中经文一眼,忍不住抬手揉揉眼。  莫非是她年事已高,老眼昏花?  邓老夫人虽养出来两个金榜题名的儿子,可她并不是什么才女,且守寡这么多年独自拉扯儿子们长大,更是缺了吟诗作对的那根弦,对于书画一道并不精通。可乔先生的字她还是认得的,谁让那位老先生太有名了呢?  “这么说,这就是你们姑娘写的?”  冰绿点头如小鸡啄米:“是的,是的。”只是老夫人语气怎么有些不对劲儿?说好的表扬呢?  小丫鬟正寻思着,邓老夫人已经起身:“去雅和苑!”  冰绿愣了愣。  青筠瞥了她一眼,面带讥笑。  三姑娘为了讨好老夫人真是豁出去了,可也别把人当傻子哄啊,就连她一个丫鬟都能看出来这字漂亮得过分了,老夫人能看不出来?  这样明目张胆的弄虚作假,老夫人不恼才怪!  冰绿稀里糊涂随着邓老夫人回了雅和苑西跨院。  连日阴雨,今日好不容易见晴,乔昭抄完佛经了却一事,于是走出房门在院子里随意溜达。  她走至墙根处,忽然蹲了下来,伸手触摸石榴树下的一株小小野植。  跟在身后的阿珠见那野植小巧肉厚,颇为好奇,不过她生性寡言,自然不会如冰绿一般开口问。  乔昭抬了头,对阿珠笑道:“阿珠,去取花铲来,我给它挪个地方。”  “嗳。”阿珠没有多问,应了一声扭身进了屋子。  邓老夫人走进院子时,正见到小孙女手握花铲蹲在石榴树下挖草。  老太太顿时忘了来意,走过去问乔昭:“三丫头,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倒是觉得这举动没什么,要是被东府那位乡君知道,该声嘶力竭批判这丫头举止粗俗了。  乔昭仰起脸,笑着解释:“我给它挪个地方,它被石榴树挡着长不好。”  邓老夫人不由乐了:“一株野草挪什么地方,生在石榴树下还委屈了它不成?”  乔昭已经把野植完整挖了出来,认真解释道:“石榴好吃,它也很有用处。”  “那你说说,它有什么用处?”  “这是血山草,能止血镇痛的。祖母您说,用处大不大?”  邓老夫人颇为惊奇看了乔昭手中不起眼的野植一眼,更惊奇的是小孙女的见识,不由问道:“你如何知道这个能止血镇痛?”  “来京城的路上,李爷爷教我的。”乔昭平静回答。  她从来没打算伪装成另外一个人。伪装一时易,伪装一生难,如果不能痛快做自己,那么重新活过的意义何在呢?  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实在的原因:要伪装的人太蠢,这对乔姑娘来说难度略大。  很多事情如果往好的方向发展时,只要有个合适的理由便很容易被人接受。在大梁,懂得医术的人受人尊敬,远的不说,就是富贵人家府上养的粗通医理的婆子,地位都不是寻常奴仆可比。邓老夫人心中惊奇,却没多想,感叹道:“那位李神医居然还教了你这些。”  乔昭寻了向阳处重新把血山草种下,交代阿珠几句,净过手冲邓老夫人重新见礼:“祖母,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呃——”邓老夫人想起来意,一时有些尴尬。  祖孙二人刚刚还就一株野植愉快沟通过,现在就翻脸是不是不大好?  “咳咳。”邓老夫人清了清喉咙,伸手从青筠那里拿过乔昭抄写的经书,问她,“三丫头啊,你真爱和祖母开玩笑,怎么把乔先生的字帖送过去了?”  乔昭眨眨眼。  看来是小姑娘黎昭的认识出现了偏差,这位老夫人于书画一道并不精通。  乔昭自然不会因为这个看轻了邓老夫人,从她最开始学这些时祖父就教导过她,琴棋书画不过是怡情养性而已,世间学问不可拘泥此道,若是为之走火入魔便落了下乘。  “祖母,乔先生不曾抄过佛经。”乔昭委婉道。  “所以?”这次换邓老夫人眨眼。  “所以,这是孙女抄写的啊,您不是送来祖父留下的端砚,鼓励孙女努力练字嘛。”乔昭理所当然道。  邓老夫人脸色顿时精彩绝伦。  别闹,要是送一方砚台就能写出这样的字来,那京城笔墨铺子里的好砚台早就被一抢而空了。  “祖母您闻,墨香犹在呢。”  邓老夫人真的低头嗅了嗅,淡淡的墨香令她不得不信小孙女的话,看向乔昭的眼神格外震惊:“三丫头,你什么时候练出如此好字来?”  再敢说是因为她送砚台,她可就急了。  乔昭觉得还是要给邓老夫人一个更合理的解释,一脸无辜道:“母亲多年前就买来许多乔先生的字帖让我临摹。”  邓老夫人嘴角抽了抽。  这个她当然知道,可这丫头的字一直不怎么样啊,不然那年为何因为这个遭了东府耻笑?  难道三丫头一直深藏不露?  “三丫头,你既然能写这样一手好字,以前为何没有显露出来?”邓老夫人试探问道。  “呃,不是怕二姐生气嘛,就和大姐一样。”乔昭笑眯眯道。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她从来是恩怨分明的脾气,既然大姑娘、二姑娘冤枉起人来驾轻就熟,乔姑娘自然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这话邓老夫人立时信了大半。  多年来东府一直强势,邓老夫人虽不是绵软脾气,可碍于两个儿子的前程,加之唯一的孙子年纪尚小,自然不会与姜老夫人针尖对麦芒。  两府姑娘中二丫头是独一份,被所有人捧着哄着,大丫头琴棋书画分明比二丫头高明,可只要是露脸的时候定然比二丫头稍逊一筹。  邓老夫人这些年瞧在心里,对自幼丧母的大姑娘更是多了几分怜惜。  真没想到啊,原来三丫头也是如此!  老太太伸手拍了拍乔昭肩膀:“以后不必如此了,祖母愿意看着你们都长能耐!”  反正她的大儿子要蹲在翰林院编史书到老了,爱咋地咋地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