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119章 见兄长

第119章 见兄长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01-05 07:19:50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黎皎说着拉拉邓老夫人衣袖,笑意盈盈:“我们姐妹一起作伴,祖母也能放心,您说好不好?”  邓老夫人点点头,刚要说好,就听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不好。”  邓老夫人一愣。  黎皎完全想不到乔昭拒绝得这么干脆,瞳孔一缩,看着她。  当着祖母的面儿,黎三怎么敢这样拒绝?真以为得了无梅师太青眼就可以上天了?  黎皎看着乔昭,眼圈忽然就红了:“许是我哪里惹了三妹不高兴,三妹可否说个明白?”  她一别眼看向邓老夫人,泪盈于睫。  邓老夫人下意识拍拍黎皎的手,看着乔昭,语气依然温和:“昭昭啊,怎么不愿意与你大姐一同上街呢?你们两个一同去,还有个伴儿。”  乔昭依旧神色淡淡,仿佛黎皎的委屈落泪对她没有丝毫影响:“逛街买东西本是愉快的事儿,与大姐一起去,我却会忍不住心有余悸。”  “三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昭淡然抬眸,与黎皎对视:“数月前我与大姐一同出门,结果被人贩子拐了。”  她今天出门是为了去见兄长的,如此重要的事怎么能带上一个本就对她居心不良的人?  祖父说过,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学会拒绝远比人们想象的更重要。  今日她与其装出姐妹和睦的样子同意和黎皎一起上街,不如干脆拒绝,哪怕引来祖母不快,后果亦要比给她添麻烦好得多。  听了乔昭的话,黎皎心中一慌:黎三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想当着祖母的面说花朝节那天被拐是让她害的?  她有什么证据?  一想到证据,黎皎一颗心又落了回来。  是了,黎三不可能有证据,她怕什么?  “三妹,你这样说就太伤人了。祖母,您是看着皎儿长大的,我是这样蛇蝎心肠的人吗,会害自己的亲妹妹被人贩子拐走——”  在邓老夫人有反应之前,乔昭波澜不惊打断黎皎的话:“我没说是被大姐害的啊。我只是说,那天和大姐一起出门,结果被人贩子拐了。那件事是我一辈子的阴影,所以再和大姐一道出去,我就会忍不住想起来。我一想起来,当然会心有余悸,又如何能愉快?”  这位祖母虽然算是明事理的,可十指伸出尚有长短,人有偏心又何足为奇?  黎皎自幼失母,几乎是跟着邓老夫人长大的,邓老夫人难免偏疼她一些,黎皎说出那番话后一旦让邓老夫人先表了态,她再说出这番话就迟了。  大多数长辈在小辈面前表错了态,愿意承认者少,反而会为了证明他是对的,而让小辈遵从他的决定。  果然,因为乔昭先开了口,邓老夫人原本按住黎皎的手便抬起来,轻轻拍了拍乔昭肩头:“昭昭啊,过去的事就不要多想了,既然你觉得别扭,那就一个人去吧。”  乔昭扬起浅笑,小姑娘的娇憨甜美重回脸上:“那就多谢祖母啦。”  见小孙女的欢喜真真切切,邓老夫人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宽慰笑道:“去吧。”  眼睁睁看着乔昭欢欢喜喜离去,黎皎指甲险些掐进手心里去。  黎三到底是怎么了,为何突然间就开窍了似的,以往别人一坑她一个准,现在却是她一坑人一个准。让黎三这么一绕,她刚刚那些话反而显得心虚了!  邓老夫人看了黎皎一眼:“皎儿,你也不必多心,逛街本是件开心的事儿,强凑在一起确实不好,你要体谅你三妹的心结……”  向来温婉贤淑示人的黎大姑娘险些翻了个白眼。  合着黎三被拐一次还成水晶人了,摸不得碰不得,早知道把她拐走好了!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黎皎缓了缓情绪,抿唇道:“孙女确实是想去买些东西,既然三妹不愿意与我一起,那就自己去吧。”  “去吧,去吧,再过些日子就太热了,如今正是逛街的好时候。”  乔昭出了门,没坐黎府马车,而是命冰绿雇了一辆车子,先去笔墨铺子选好了一方上品净烟墨,随后赶往靖安侯府。  马车行到半途,就被人山人海堵得无法前行,乔昭干脆带着两个丫鬟弃车步行。  百姓最爱看红白喜事的热闹,何况是冠军侯夫人出殡,那前往的宾客不胜枚数,不是王孙公子,便是高官重臣,轿子马车从靖安侯府一路摆出去数里,引来百姓围观便不足为奇了。  乔昭往前走着,路过一个个高高搭起的彩棚,耳边是百姓们兴奋的议论声,又有许多小贩趁机兜售最适合看热闹的瓜子等物,仿佛这场葬礼是一场倾城而动的狂欢,而后定然会被京城的人们茶余饭后议论许久。  而她,居然是那个主角。  “来了,来了!”人群一阵骚动。  浩浩荡荡的出殡队伍由北而来,艳阳的天,好似突然间大雪纷飞,白茫茫一片。  不少人惊呼起来:“快看,竟然是冠军侯亲自抗幡!”  人们争先恐后踮起脚观望,乔昭顾不得其他,往最前面钻。  “姑娘,姑娘您小心啊!”冰绿不断把靠近了乔昭的人往旁边推,急得脸色发白。  姑娘这是怎么了啊,平时的淡定从容呢?为了见冠军侯也太拼了!  阿珠面上不露急切,却牢牢把乔昭护住,半点不敢分神。  而此刻的乔昭却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眼睁睁看着送殡的队伍由远及近,缓缓而来,那打幡的年轻将军,送殡亲友中的池灿、朱彦等人,还有相处不错的小叔子邵惜渊,无论是熟悉的或是陌生的一张张脸,皆无法入了乔姑娘的眼。  她的目光,由始至终只盯着一个人。  那人身姿挺拔,如松如竹,遥望时只觉风采无双,待走近了,便看到那张本该朗如明月的容颜被硬生生毁去一半。  乔昭所站的这一边,正好把乔墨毁容的半边脸瞧个清清楚楚。  被如豺狼般的鞑子掳去时乔姑娘没有哭;被空等了两载的夫君一箭夺去性命时乔姑娘没有哭;重新睁开眼,面对着各色人等的嘲笑与非难乔姑娘没有哭。  可是这一刻,乔昭忽然抬手遮住眼睛。  眼泪落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