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160章 花木深处

第160章 花木深处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50更新时间:2018-01-05 07:19:58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新入馥山社的成员需要抽签这种细节,乔昭是不知道的,但见四周之人皆无异样,便知道杜飞雪虽然明显针对她,这条规矩是有的。  姑娘家的游戏,无非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乔姑娘在这方面从来属于那种“别人家的姑娘”,自是没有什么可惧的。  她大大方方伸手,从五彩签筒中抽出一支签来。  “我看看黎三姑娘抽的什么签。”杜飞雪手一挥,捧着五彩签筒的侍女退下去,从乔昭手中接过那支签扫一眼,笑着冲江诗冉道,“江姑娘,今天考教新人的题目,由你来出呢。”  怕乔昭不明白,杜飞雪指着签上所刻的一个“江”字,解释道:“咱们馥山社有五位副社长,每次新人入社,就会抽签选出一位副社长来给新人出题。黎三姑娘抽的这个‘江’字,就是代表江姑娘了。”  乔昭颔首示意听懂了,神情平静看向江诗冉:“明白了,那请江姑娘出题吧。”  江诗冉伸手从杜飞雪手中拿过花签轻轻瞥了一眼,盯着乔昭看了片刻,露出笑意来:“馥山社许久没有新人加入了,又隔了好一段日子才开社,这次的题目容我好好想一想,大家先继续玩吧。”  虽是打着馥山社的噱头,其实也就是给贵女们一个相聚的由头而已,只不过是档次高了些。  作为主人的杜飞雪组织大家以“荷花”为题斗诗,有兴趣的便可展露一下才华,若是没有兴趣的,大可以下棋赏花,甚至就凑在一起闲聊。  乔昭当然没打算写出什么惊才绝艳的诗句争风头,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舅家大表妹寇梓墨身上。  今日寇梓墨穿了一件丁香色的花草纹褙子,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品茗,给人的感觉,好似笼着一层轻愁。  乔昭想了想,抬脚要过去,却被苏洛衣拉住了。  “黎三妹妹,咱们手谈一局如何?”  “哦,好。”对于引她入社的苏洛衣,乔昭自然不好拒绝这样的小要求。  园子里的长亭顶上爬满了藤萝,开着小小的花,风吹来,一摇一晃,比之室内还要凉爽。  乔昭与苏洛衣在早摆好棋盘的石桌旁相对而坐,开始对弈。她心思全放在寇梓墨那里,忽见寇梓墨起身随着一位姑娘往外走去,顿时有些心急,不由加快了攻势。  苏洛衣被逼得一退再退,没用多久额头沁出汗来,败局已定。  看着惨败的局面,苏洛衣捏着棋子眨眨眼,哭了。  乔姑娘:“……”她不是故意的!  不知何时走到一旁观战的泰宁侯府七姑娘朱颜轻笑出声:“洛衣,原来你下棋输了会哭鼻子的,可惜我下不过你,竟一直没机会得见。”  被好友取笑,苏洛衣大为尴尬,忙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对乔昭解释道:“让黎三妹妹见笑了,其实我不是哭,是沙子眯了眼睛而已。”  乔昭:“……”表示相信显得太虚伪,揭穿了又怕苏姑娘再哭,哦,忽然觉得还是黎皎那样的姑娘好相处。  毕竟一旦惹到她了,直接还回去就行了嘛,一来一往多随意。  苏洛衣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找的这个借口很烂,干脆坦言道:“论棋艺,我一直觉得在京城贵女中没有对手,是我井底之蛙了。刚刚我其实是激动的,想着以后有黎三妹妹指点棋艺能更进一步,就忍不住喜极而泣。”  朱颜在一旁轻笑:“洛衣,你吓着黎三姑娘了。”接着对乔昭笑道:“黎三姑娘,你别见怪,她就是个痴人。”  苏洛衣与朱颜显然是极熟悉的,闻言起身把朱颜往石凳上一拉,嗔道:“有本事你来。”  朱颜忙摆手:“我就不必献丑了,我的棋艺还及不上你呢。”  苏洛衣这才气顺了些,轻哼道:“我琢磨着,以黎三妹妹的棋艺,就是你兄长来,也撑不了多久。”  在朱颜心里,自家哥哥那是什么都好的,不过刚刚看了苏洛衣与乔昭的对弈,她说不出违心话来,还击道:“提我哥哥作甚?我哥哥比不比得过黎三姑娘我不知道,不过胜你是没问题的。”  “没有对弈过,我可不承认。”  朱颜看了一眼远处,轻笑道:“其实我哥哥今天也来了,可惜不方便让你们见。”  提到这个,她把目光投向乔昭。  黎三姑娘可能认识她哥哥,虽然哥哥没有明言,却瞒不过她的。  哥哥和黎三姑娘是如何认识的呢?  朱颜不是八卦的人,可事关兄长,自是不同。  只可惜交浅言深太过失礼,这话她是问不出口的,于是把疑惑压在心里,转而提醒道:“江姑娘擅投壶、骑射,等会儿她给黎三姑娘出题,很可能与其所长相关,黎三姑娘心里要有个数。”  “多谢朱姑娘提点。”眼角余光早已不见了寇梓墨身影,乔昭虽对朱颜、苏洛衣二人观感不错,却无心多谈,起身歉然道,“我去一下净房,二位姐姐要一起吗?”  苏洛衣扑哧一笑:“又不是小姑娘了,去净房还结伴啊?黎三妹妹你去吧,我要和朱颜下一局缓缓心情,刚刚被你虐得太狠了。”  乔昭请一位侍女领她去了净房,出来后便对侍女道:“你自去忙吧,我看那边有丛蔷薇花开得甚好,过去看看。”  今天杜飞雪在园子里招待众女,自是安排好了不让乱七八糟的人闯进来,方便姑娘们随意活动。  侍女闻言屈膝一礼:“姑娘请自便,若有什么吩咐就叫婢子。”  总算没了旁人,乔昭抬脚向寇梓墨消失的方向走去。  她渐渐走到花木深处,隔着繁茂花木听到女孩子柔细的声音传来:“微雨,你别难过了,回头我向祖父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伯父的消息。”  乔昭听出来,这是寇梓墨的声音。  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些冷:“不用了,我父亲被锦鳞卫抓了去,梓墨姐去问寇尚书,定然会让他为难的,说不定还要训斥你。梓墨姐,咱们好了这么久,我今天就是向你道别的,以后我恐怕不会再参加馥山社的聚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