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247章 她撒谎

第247章 她撒谎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71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13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刑部尚书府的大太太疯了?”江远朝扫过摆在书案上呈报的消息,若有所思。  离京数年,再回到熟悉又陌生的京城,京中局势让人越发看不透了。  他派去北定城查探消息的江霖,和另一股暗中查探青楼女子的势力已经数次交锋,至今依然谁也不后退一步,调查进展陷入了僵局。  长春伯府的幼子在碧春楼被人袭击一事,原本再容易调查不过,奇怪的是所有痕迹都消失得干干净净,让最擅长此道的锦鳞卫无从查起。  前不久传出冠军侯亡妻托梦说兄长被白毛老虎吃掉的流言,显然是有人在布局,结果这才几日,流言暗指的尚书府大太太毛氏就疯了。  也就是说,那位大太太真的对乔公子下过黑手。  乔家,冠军侯——  江远朝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书案上写着这几个字,来回摩挲。  他隐隐有一种预感,好像所有谜团,都是在这两者之间越滚越大的。  而这其中,关键的人物有谁?  江远朝轻轻点了点“冠军侯”三个字。  毫无疑问,北征将军邵明渊是关键人物之一,乔家幸存的公子乔墨同样是关键人物。  还有——  江远朝脑海中忽然闪过素衣少女泪流满面的样子。  那泪当然不是对他而流。  冠军侯夫人出殡那日的情景历历在目,素衣少女流着泪追着出殡队伍跑,她的眼中只有一个人——乔墨。  他是放弃了派人盯着那个女孩子,但像冠军侯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却是锦鳞卫紧盯的对象之一。  黎姑娘竟然与冠军侯有颇多交集。  她还曾经去刑部尚书府做客——  江远朝下意识在桌面上写了一个“黎”字,而后伸手覆住。  他可不可以认为,黎姑娘也是关键人物之一呢?  只不过,他暂时想不通把黎姑娘与这些人联系起来的最合理的一环。  江远朝仰靠着椅背,轻叹一声。  那个女孩子,究竟有什么特别,为什么每次想起,心底总有种说不出的惘然呢?  他摇摇头,把这莫名其妙的心情挥去。  他已经是要定亲的人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徒增烦恼罢了。  乔昭那里,翌日一早得到晨光的回复,露出淡淡的笑意。  晨光却有些心塞,鼓起勇气问乔昭:“三姑娘,尚书府那位大太太会怎么样?”  虽然他手上有不少人命,可那都是该死的鞑子,让人知道堂堂北征将军的亲卫装神弄鬼把一个妇道人家吓死了,这有点丢人啊。  “她大概会被吓疯吧。”乔昭一脸平静道。  从传出白毛老虎的流言开始,一步步走来,她等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人心可以很坚强,也可以很脆弱。作为一个医者,特别是从李爷爷那里得到了那本奇书的医者,她比谁都清楚,人得了心病,就会生暗鬼。  她不同情毛氏,也不后悔把毛氏逼疯,这是毛氏害兄长的代价。  而一个疯了的人,十有八九会把平时压在心底最不可告人的秘密说出来。  无论是她还是邵明渊,站在外人的角度想要进一步追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不如交给外祖父他们。  外祖父他们知道毛氏下毒害兄长,一定会彻查此事,那么,无论毛氏背后还有没有别的人,从内部查起就方便多了。  这是一箭双雕之计,逼疯毛氏作为惩戒,同时以毛氏的疯让外祖父他们出手。  “吓疯?”晨光脸色发苦,“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乔昭看了他一眼:“哪里不好?”  “我一个大男人,把一个妇道人家吓疯了——”  乔昭不以为然笑笑:“不是你吓疯的,是我。”  “啊?”  “你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所以不要有负担。”  晨光险些泪流满面。  三姑娘真会开解人,然而她就不会心里有负担吗?  晨光忍不住问了出来。  乔昭一脸诧异:“我有什么负担?我就是要吓疯她呀。”  晨光:“……”忽然觉得这辈子都不想娶媳妇了,怎么办?  “晨光,你跑一趟春风楼,问问你们将军,我想去看乔公子是否方便。”  “是!”被乔姑娘吓住的小车夫响亮回道,回完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军营。  完了,完了,黎姑娘这么可怕,比将军布置作战任务时给他的压力还要大。  将军大人,他要回家!  晨光片刻不敢耽误,跑去春风楼传话。  “黎姑娘要去看乔公子?”邵明渊下意识蹙眉。  不知为何,黎姑娘那一脚踢到他腿上,明明不痛不痒,却让他生出远远避开,不再与那个少女有更多交集的念头来。  他也说不清这样的心思是为什么,却隐隐预感到,这样的选择才是对的。  这是他无数次作战对危险养成的本能,让他死里逃生多次。  如今虽然不是在战场上,却同样适用。  晨光一看将军大人想拒绝的样子,忙道:“将军啊,您可千万别拒绝!”  “嗯?”邵明渊不明所以。  晨光这小子跟着他这么多年,这才给黎姑娘当了几天车夫,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将军,卑职是为您着想啊,您根本不知道三姑娘多可怕!”  邵明渊叹口气:“说吧,黎姑娘又做了什么事?”  晨光把乔昭交代他做的事娓娓道来,最后总结道:“三姑娘忒吓人了,将军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万一将军拒绝了,三姑娘一个不高兴,把将军大人也吓疯了怎么办?  “你是说,黎姑娘一开始就打着吓疯毛氏的念头?”  “对呀,就是不知道毛氏现在究竟如何了。”  “呃,已经疯了,尚书府对外的说法是养病,把她关了起来。”从别的渠道得到消息的邵明渊淡淡道。  晨光双眼含泪:“所以啊,三姑娘惹不得!”  邵明渊垂眸,盯着自己白皙中泛着青色的手指。  “晨光,你是说,昨夜黎姑娘给了你一副画,画中人与我夫人一模一样?”  “对,真的太像了,比您画得像多了!”他对当初站在城墙上的将军夫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她不应该见过我夫人。”  “三姑娘说见过的,毕竟都在京城嘛。”  邵明渊深深看了晨光一眼。  不,她撒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