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254章 恨事

第254章 恨事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14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邵明渊在邵惜渊面前倒下,给了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很大震撼。  他一直是讨厌这个哥哥的,因为母亲只要提起二哥就会很不高兴,有时甚至还会气哭了。  最让他讨厌的是,二哥杀了二嫂。  二嫂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女子,聪慧漂亮,仿佛没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就连他教她射箭,都能学得很好。  二嫂不只射箭学得好,还温柔和善,在他练武受伤时,会细心给他包扎,送他很管用的跌打药。  就是这样好的二嫂,他觉得不会再有任何女子能比得上的二嫂,却被二哥亲手杀死了。  他没办法原谅这样的兄长!  可是,二哥那些英雄事迹,尽管在府上很少听人提及,在外面却听了无数遍。  许多同龄人都因为他是邵明渊的弟弟,而对他另眼相看。  这样能耐的二哥,居然会吐血,会昏倒?  邵惜渊吃惊极了,直到杨厚承等人把邵明渊扶进屋子里,依旧没有回神。  “三弟——”邵景渊艰难喊道。  邵惜渊这才回神,看着鼻青脸肿的大哥大吃一惊:“大哥,你的脸怎么了?撞墙上了吗?”  邵景渊:“……”脸撞墙上能这样?  “回……回府……”  “可是二哥昏倒了。”邵惜渊扶着邵景渊,有些犹豫。  邵景渊翻了个白眼,艰难道:“再不回府,我也要昏倒了……”  邵惜渊忙扶着邵景渊,扬声喊道:“快来人扶一下我大哥。”  院中的亲卫们往这边看一眼,目光杀气腾腾,没有任何人吭声。  十四岁的少年身材单薄,感觉到压在肩膀上的重量,有些急了:“谁帮忙去喊一下车夫也行啊。”  依然没有人理会他。  到这个时候,少年才发现,靖安侯府三公子的身份真的什么都不是。  他委屈得眼圈发红,使出全身力气拖着邵景渊往外走,心中不由茫然。  无论如何,二哥搬入御赐府邸不是件该高兴的事吗,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邵景渊兄弟二人乘着马车回到靖安侯府,沈氏一见邵景渊的样子,险些昏过去,一边喊人请大夫,一边埋怨靖安侯道:“我就说派个管事过去就得了,侯爷非要让他们兄弟过去。这下好了,景渊竟然被那个畜生打成这个样子,这不是要我的命嘛!来人,就说我吩咐的,让二公子回府!”  她料定了邵明渊见到匣子里的东西后会难受,却没想到那个畜生竟敢对明渊下这样的重手。  邵惜渊忍不住道:“母亲,大哥不是二哥打的。”  “不是那个逆子打的,那还会是谁?”  邵惜渊被问住了。  二哥先是吐血,而后又昏倒,他太吃惊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二哥与二嫂的事,竟没印象大哥究竟是被谁打的了。  “怎么,你个傻子还包庇那个畜生不成?”  “我没包庇二哥——”  沈氏冷笑,对靖安侯道:“侯爷,我一直忍着没说,几个月前老二就打过老三,老三却替他遮掩。”  邵惜渊瞪大了眼:“母亲,您怎么知道?”  沈氏瞪他一眼:“我是这内宅的主母,你被人打了,能不知道?”  许是觉得幼子年纪还小,沈氏没有在意太多,邵惜渊却心中一凉。  母亲居然派人监视他?  这个年纪的少年最烦这个,心里立刻来了火气,梗着脖子道:“反正大哥不是二哥打的。父亲,您不知道,二哥看完母亲送的东西就吐血了,还昏倒了呢。”  邵景渊一见母亲与三弟因为这个闹起来,艰难插了一句:“是长公主府的池公子打得我……”  靖安侯却完全顾不得长子说什么了,脸色一变抓住邵惜渊的手腕:“你二哥吐血了?”  “是啊,二哥脸色可难看了,雪白雪白的。”  靖安侯松开幼子的手,目光沉沉看向沈氏:“你到底给老二送了什么?”  沈氏扬眉:“为了一个逆子,侯爷这样与我说话?”  吐血昏倒了?  呵呵,这可真是太好了!  她就说,那个孽障看了那些信,真能冷心冷肺毫不在意?她就是要他难受,生不如死!  “我问你,你到底给老二送了什么?”靖安侯上前一步,箍住了沈氏肩膀。  邵景渊与邵惜渊愣住。  父亲回京养病这么多年,对母亲从没高声说过话。哪怕母亲对父亲最偏爱的次子冷漠苛刻,父亲也没像现在这样对母亲声色俱厉。  “是信……”邵惜渊不大明白二哥见到那些信为何会那样,怕父母更僵持,忙开口道。  “信?什么信?”靖安侯声音冰冷,落在沈氏肩膀上的手不停颤抖,可以看出压抑的怒火。  这么些年靖安侯从未对沈氏发过火,沈氏心里是不惧的,当着儿子们还有长媳的面被落了面子,不快道:“那个逆子写给乔氏的信我拦下了。怎么,侯爷要为了这个休了我吗?”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又如何?是老二写给乔氏的信,我现在给他送去,不行吗?谁知道你那顶天立地的儿子这么脆弱,一看就吐血了。”  啪的一声脆响,靖安侯扬手狠狠打了沈氏一个耳光。  沈氏一个趔趄栽倒在椅子上。  “母亲!”  “你打我?”沈氏捂着脸,恨恨问道。  靖安侯浑身都在抖:“沈氏,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也曾重兵在握,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北征将军,哪怕因为常年在北地熬垮了身体,回到京城养病,也不是那些没种的男人。  他对妻子处处忍让包容,是为了什么?不过是因为愧疚,不忍让她伤心难过罢了。  所求的,只是希望她对明渊多几分怜惜。  如今看来,是他大错特错了。  靖安侯眼中的失望与愤怒狠狠刺痛了沈氏,那些在她看来夫妻间心知肚明却这辈子没打算让儿子们知道的话脱口而出:“我让侯爷失望了?那侯爷呢?侯爷早就让我失望过了。当年说什么举案齐眉,情深义重,结果不过是笑话罢了。我的二儿子早就死了,早就死了!”  不理会邵景渊与邵惜渊的震惊,沈氏恨声道:“侯爷告诉我,现在的邵明渊,究竟是你从哪里抱回来的野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