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272章 乔墨的秘密

第272章 乔墨的秘密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16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乔昭捏着筷子的手一紧,指节隐隐发白。  邵明渊站了起来,沉声问:“怎么回事儿?”  “具体情形不知道。卑职守在宫门外,看到乔公子被锦鳞卫押了出来,然后上前打探了一下,那些人什么都没说。”  邵明渊点头,示意知道了。  乔昭看向池灿:“池大哥不是说皇上召见乔大哥,是安抚施恩吗?为何——”  池灿放下筷子:“有可能是乔公子做了什么惹怒皇上的事。”  “不应该。”乔昭否定,见邵明渊与池灿都看过来,解释道,“我看乔大哥沉稳内敛,不会因为冒失惹得龙颜大怒,除非——”  说到此处,乔昭心中一沉。  除非大哥有些话是明知不可说也要对当今天子讲的,甚至说不定大哥等的就是今天!  “拾曦,我记得今天应该是杨二在宫里当值吧?”邵明渊面上还算沉得住气,沉声问道。  杨厚承前不久进了金吾卫,负责的是宫中巡警之事。  “哦,对,今天是杨二那小子当值。”  “去请杨公子来,要快。”邵明渊吩咐亲卫。  “领命。”  亲卫飞奔而出,半路上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杨厚承。  亲卫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如大鹰展翅般向杨厚承扑去。  杨厚承正心急火燎往冠军侯赶,突然被偷袭立刻大怒:“哪来的不长眼的小畜生!”  结果一交手就傻了眼:小畜生手上功夫忒厉害!  “杨公子,我们将军大人有请!”亲卫急急解释清楚,趁杨厚承愣神的工夫,手上一个用力把他扔到了马背上,而后狠狠一踹马屁股。  健马长嘶一声,带着杨厚承疾驰而去。  这些经过调教的健马都是识路的,风驰电掣赶到冠军侯府门前,猛然一个急停,杨厚承直接被甩了下来。  杨厚承都快吐了,捂着胸口缓了缓,大骂一声:“卧槽!”  这是人干的事吗?那名亲卫还有这匹马都忒不是东西了!  然后,杨二公子沉默了一下,心里终于明白为何哪怕是抱着邵明渊大腿苦苦哀求,人家都不带他玩了。  原来他还打不过邵明渊的亲卫!  这个认知让杨厚承很是沮丧,若不是有事急于见邵明渊,大概就要直接哭晕在冠军侯府门口了。  杨厚承一进去,池灿便挑了挑眉:“这么快?”  他记得那名亲卫才离去不久吧。  杨厚承狠狠吐了口浊气:“别提了,我正往这里赶呢,就遇到了庭泉的亲卫,那小兔崽子直接把我——”  说到这里惊觉太丢人,杨二公子咳嗽一声道:“直接把他的马给我用了。”  “重山,今天是你当值吧。”邵明渊问。  “对,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一声,你舅兄今天在宫里惹祸了。”  “究竟是因为什么?”  “我是在外面巡视,详细的情况不大了解,就是隐隐听说乔公子好像拿出了什么账册呈给皇上看,皇上看完立刻大发雷霆,说他污蔑朝廷重臣,命人把乔公子打入天牢了。”  账册?  乔昭一颗心猛然往下坠下。  所以说,家里那场大火,当初大哥并没有对李爷爷和盘托出?  这是不是说明那场大火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如果是人为,那大哥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死死守着这个秘密,直到今天面圣……  乔昭没有办法埋怨兄长对她乃至李爷爷的不信任,兄长对李爷爷都只字不提,这足以说明他隐藏的秘密一定是惊人的。  乔昭向邵明渊看去。  这么说,大哥也没有对邵明渊透露只言片语了?  池灿问出了乔昭的疑问:“庭泉,你舅兄那里有什么账册?”  邵明渊浓眉紧锁:“我不清楚。”  他把舅兄从寇尚书府接出来,二人聊的大多是一些往事。他会忍不住问起妻子过往,舅兄讲了妻子未出阁时的许多趣事。  他才知道,原来十四岁那一年他为了与未婚妻偶遇悄悄跟着舅兄去了大福寺,目睹了舅兄被小娘子们追捧的场面,而那个时候,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同样是十四岁的乔昭也在偷偷看着这一切。  在那一年的那一天,他们其实看到了同样的场景,甚至曾有过无意识的对视。只是他不认得她,她也不认得他,他们终究算不上相遇,而是一场悄无声息的错过。  舅兄讲得越多,妻子的形象在他脑海里越丰满,然而对乔家那场大火舅兄却只字不提,当他问起时就会轻巧转移话题。  他便也识趣没再多问,现在才知道舅兄不愿多提,并不是因为伤痛不愿回忆,而是另有隐衷。  “你那个舅兄,还真是个有主意的,对你竟然也瞒得死死的。”池灿冷笑,“这下好了,现在究竟因为怎么回事被打入天牢都不知道,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乔昭面色微沉:“或许是有绝对不能透露的理由。”  她的兄长是光风霁月的人,他不说,便说明那个秘密是必须死死守住的,无论对邵明渊还是对外祖家都不会透露一个字。  乔昭不认为乔墨做错了。  就算什么都没说,让所有人都觉得乔家大公子成了废人,威胁不到任何人,兄长在自己外祖家还险些丢了命呢,若是透露出他手中有什么账册,恐怕连京城都到不了。  或许兄长料错的,只有皇上的反应。  果然就听池灿道:“你们不清楚,我那个皇帝舅舅最讨厌的就是朝中不安稳,耽误他的长生大道。乔墨呈给他的那本账册,定然是指控朝中某位重臣的证据,说不定因为这本账册朝中就要有大动荡。”  说到这里,池灿摸了摸鼻子,用奇异的语气道:“我那个皇帝舅舅觉得现在都挺好的,他讨厌乱起来。”  众人:“……”这样的皇帝,快来个乱臣贼子弄死吧。  “算了,我去打听一下。”池灿皱着眉道。  和邵明渊这家伙做朋友真是亏大了,还要替他舅兄擦屁股,以后他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池灿下意识看了乔昭一眼。  嗯,找邵明渊多要点银子,他好娶媳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