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345章 见太后

第345章 见太后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25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乔昭见过礼,何氏挡在乔昭前面道:“公公,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和女儿说说话?”  感受着手臂上小包袱的重量,来喜点点头:“抓紧了。”  何氏直接把乔昭拉到了里间去。  来喜眉毛挑了挑,没吭声。  邓老夫人暗暗叹气:她这个棒槌儿媳妇,有时候管大用啊!  “昭昭,太后好端端为什么传你进宫啊?娘有点担心。”  太后为何传她进宫,从接到消息后乔昭就一直在琢磨了,思来想去只想到一种可能:与李神医有关。  “也许是太后得知了李爷爷仙去的消息,又听闻我是李爷爷的干孙女,所以才想见见我吧。”乔昭说这话既是能想到的最可能的原因,又是为了让家中长辈们安心。  “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昭昭,你去吧,太后说什么你就乖乖听着,咱不求入太后的眼,平安回来最重要。”  乔昭轻轻握了握何氏的手:“娘,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何氏连连点头:“对,我的昭昭懂事了,比娘有本事多了。快去吧,早去早回。”  母女二人返回花厅,来喜抬抬下巴:“黎三姑娘,请吧。”  “有劳公公。”乔昭福了福。  一顶低调却不失精致的宫轿就停在门外,乔昭弯腰上轿之际,来喜压低声音说了句:“三姑娘是不是给过江大姑娘什么药?”  乔昭微怔,看向来喜。  来喜却已经站直了身子,一副目不斜视的模样。  尽管心中已经寻思起来,乔昭面上却不动声色,冲来喜轻轻颔首以示谢意,低头进了轿子。  来喜拍了拍小包袱,心道:他说这一句,也算是对得住这包袱银子了。  轿子被抬起来,乔昭坐在轿中,抬手揉了揉眉心。  传旨公公这话是在暗示太后传她进宫与江姑娘有关?而听这意思,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江诗冉只找她要过一瓶李爷爷制的祛疤良药,难道是这药出了什么问题?  那也不对,要是江诗冉用了祛疤药后出了问题,怎么会闹到太后那里去?江堂再得圣宠,江诗冉只是臣子之女,无论如何太后也不该出这个头……  思及此处,乔昭灵光一闪,蓦地想到一个人。  难道那药是江诗冉为真真公主要的?  乔昭越想越觉得大有可能。  在山中与邵明渊闲谈时,她曾问起外面救援的情况,才知道真真公主并没有死,而是被救了出去。不过京城里并没有关于真真公主的传言,想来她遇到山崩的事被宫中压下来了。  或许是真真公主在山崩时受了外伤落了疤,江诗冉才来找她讨要李神医的祛疤药。  但乔昭还有一点想不通:如果是为了祛疤,就算一瓶祛疤药没有使疤痕全部消除,那也不会兴师问罪吧?罢了,不想了,见到太后便能知道了。  有了这番猜测,乔昭心中安定下来。  在她看来,遇到麻烦不怕,完全的未知才让人忐忑。  轿子停下来,乔昭从轿子中走出来,面上已是一派平静。  “黎三姑娘跟紧了咱家。”  “知道了,多谢公公提点。”  来喜领着乔昭往慈宁宫而去,冷眼旁观,见她一路走来目不斜视,规规矩矩又不见丝毫局促,心中多了几分激赏。  若不是确定没有领错人,他真以为这位黎三姑娘是一等一的贵女呢。  “太后,黎三姑娘到了。”  “太后万福。”乔昭屈膝行礼。  杨太后一双厉眼上上下下把面前的少女打量一番,见她梳着少女常见的双环髻,穿戴、礼仪丝毫挑不出错处,凌厉的目光缓了缓,沉声道:“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乔昭闻言抬头,坦然由着杨太后打量,眼帘微垂以示恭敬,依然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倒是生了一副好样貌,再过两年,不比九公主差了。”  “太后谬赞,臣女不敢与公主殿下相比。”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刚才还面色淡淡的杨太后陡然翻脸。  殿中伺候的宫人全都垂下头去,大气也不敢出,作为众人焦点的少女却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纹丝未动,甚至连面上表情都没有多少变化,只是把姿态摆得更恭顺,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太后息怒,若是臣女有哪里做的不妥请太后明示,臣女定会努力改正。”  杨太后深沉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心知一直保持着见礼的姿势很累,却偏偏不准备叫她起来,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缓缓道:“黎姑娘,你可知道,九公主用过你的祛疤药后成了什么模样?”  “臣女不知。”  “不知,你为什么不知?”杨天后把茶盏重重放到茶几上,清脆的撞击声让众人心弦一颤。  殿中少女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老老实实道:“因为臣女从没给过公主殿下祛疤药。”  “伶牙俐齿!”杨天后扫了江诗冉一眼,沉声道,“你没给过九公主祛疤药,总给过江姑娘吧?”  “给过。”乔昭言简意赅回道。  一直保持着屈膝的姿势,她的腿开始酸麻,面上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就算你不知道江姑娘会把那药送给九公主用,难道就能胡乱拿药充作李神医的药来祸害人么?哀家唤你来,不单是为了受害的九公主,而是觉得痛心,痛心李神医那样的神仙人物却有一个打着他的名头肆意妄为的孙女!”  听了这话,乔昭心中冷笑。  皇家的人说话做事总要扯一块遮羞布,说来说去其实还是给九公主出气嘛,而且是在知道李爷爷不在了之后。她敢肯定,若是李爷爷还在,太后定不会一上来就这般发难的。  酸麻的感觉从双腿传来,一丝委屈爬上心头,乔昭抿了抿唇,悄悄把这丝委屈挥走。  她早就明白一件事,当一个人只剩下自己可以依靠时,是没有资格委屈的,她要做的是迎上去,替自己争回尊严与公道。  “回禀太后,臣女给江姑娘的药确实是李爷爷给我的药。”  “你撒谎,若那是李神医的药,真真用过后为什么会更严重?”坐在太后身边的江诗冉质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