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359章 转道

第359章 转道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26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在乔昭的催促下,邵明渊接着道:“先确定乔家众人是死于大火中还是大火前就已经被杀害,这样后面的调查才能名正言顺。”  无论是邵明渊还是乔昭,他们都相信乔墨的判断,乔家众人在大火前就已经被杀害几乎是肯定的,但他们需要的是证据,把凶手绳之以法的证据。  乔昭默默听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茶水已经温凉,喝下去一点都不舒服,可她还是一口一口喝完了,轻声道:“邵将军,你说得对,总要开棺验尸才甘心。”  “是呀。”邵明渊轻叹一声。  乔昭看着他问:“邵将军担心什么?”  邵明渊目光投向窗外的江景:“世人都讲究入土为安,我虽征求过舅兄意见,却依然心有忐忑。”  如果妻子还在,可会怪他?  乔昭听他这么说,心中一动明白了他的心事,脱口而出道:“邵将军不必忐忑,让凶手得到惩罚,才是真正的入土为安,相信无论是大哥还是先夫人都是这么想的。”  邵明渊深深看着乔昭,最终点头:“多谢黎姑娘宽慰。”  乔昭起身:“我先回房了。”  邵明渊跟着站起来,把乔昭送到门口。  这一层的客房都在一条长廊两端,他亲眼看着乔昭进了屋,却没有回池灿他们那里,而是转身回屋,躺到了床榻上。  船行速度渐渐快了起来,风从窗口吹进来,伴着微腥的水气。  邵明渊伸手从怀中取出锦囊,修长如玉的手指从锦囊上缓缓滑过。  舅兄说如果有一天因为黎姑娘遇到了很为难或者很不解的事,就打开看看。  这锦囊里到底是什么呢?  手指滑到锦囊开口处,停留片刻又收起,目光却不曾移开过。  他有一种预感,一旦打开锦囊,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邵明渊最终还是把锦囊收了起来。  目前的状态,似乎没有改变的必要,留着以后再看吧。  船行了半个月左右,就在众人已经习惯江远朝每天跑来蹭茶水喝时,他却在船停靠在渝水码头时潇洒离去了。  池灿冷笑:“到底是锦鳞卫的,把‘无情无义’四个字诠释得彻底。”  杨厚承不以为意笑笑:“反正他走了,我觉得以后的路途轻松自在多了。”  “这倒也是。”池灿斜睨邵明渊一眼,见他立在船尾目不转睛望着渐渐远离的码头,拍了拍他,“想什么呢,莫非舍不得?”  邵明渊目光依然望着远方,喃喃道:“我在想,他从渝水改道,会去什么地方。”  他从少年到青年都是在冰天雪地的北地度过,对花红柳绿的南方并不熟悉。  “这个谁能知道啊,他们锦鳞卫口风紧着呢。”杨厚承道。  “我回房查一下舆图。”邵明渊转身往内走。  池灿等人跟过去。  邵明渊把一张舆图铺在桌子上,舆图足足占了半张桌面,是整个南方的粗略地图。  “你连这个都带着?”池灿意味深长问道。  邵明渊可真是把行兵打战的本能印在骨子里了,去一个地方还随身带舆图……  舆图很粗略,只标着各城镇的名字和重要河流山脉。  乔昭凑过来看,淡雅的沉香气味飘进邵明渊鼻端。  他恍若未觉,全神贯注盯着舆图看,修长手指从标志着“渝水”的地方在图上缓缓滑过,最后停顿在某处。  乔昭眼神一紧。  邵明渊手指停留的地方……是岭南。  邵明渊下意识向乔昭望来。  乔昭本来就在看着他,这一瞬间,二人视线交汇,俱都盛满了不可言说的深意。  二人视线胶着的时间有些长了,池灿眉心跳了跳,凉凉道:“你们看够了没?”  当他和杨二是死人啊?  邵明渊收回视线,用面无表情掩饰心中的尴尬:“我猜测,江远朝的目的地是这里。”  池灿看了一眼舆图,面色忽地一白:“岭南?”  他猛然看向邵明渊,不见了一贯的懒散随意,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紧张:“你确定?”  “我只是猜测。你们看,从京城出发,途经渝水转道,最有可能的目的地便是这里。”  “可他也许是去齐阳。”池灿忍不住反驳。  “若是去齐阳,从渝水之前的那个码头离开会更近一些。”邵明渊不紧不慢解释着,“当然也不排除别的情况,我只是从常理推断。”  池灿盯着舆图许久,语气低沉点头:“你说得对,长时间的江上旅途又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从常理来说,没有放弃近路绕远的道理。”  “拾曦,你好像有些紧张。”这个时候,迟钝如杨厚承亦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来。  池灿挑眉看杨厚承一眼,然后转头看向门口。  邵明渊开口道:“叶落和晨光都守在外面,不会有人靠近的。”  池灿点点头,问杨厚承:“杨二,你知道岭南是什么地方吗?”  “没去过,据说那边鸟不生蛋啊,穷的不行。”  池灿皱眉:“谁让你说那里是穷是富了。”  “也对,穷富都不关咱们的事。咦,那你们都是什么表情啊?”杨厚承越发困惑。  “二十年前,岭南曾经出过乱臣贼子。”池灿一字一顿道。  乔昭深深看了池灿一眼,心中暗暗纳罕:池灿还不到弱冠之年,又是清闲尊贵的贵公子,为何会注意到二十年前的岭南之乱?要知道那一段历史在后来的史册上都是一笔带过,极力被淡化的。  池灿盯着舆图上的“岭南”二字,像是盯着洪水猛兽。  “江远朝是锦鳞卫指挥使江堂的准女婿,这个时候突然前往岭南……”池灿看向邵明渊,“庭泉,你说会不会是肃王余孽又开始作乱了?”  肃王余孽……想到这些乱臣贼子,他就恨不得生噬其肉。  多年前,就是肃王余孽把他与母亲围困在凌台山,他最终靠着喝母亲的血才活了下来。  难道安生了这些年,那些畜生又不安分了吗?  “黎三,江远朝那天找你是因为什么事?”  “和这个没有什么关系,他交给我一样东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