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421章 暴风雨前

第421章 暴风雨前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25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34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冠军侯竟然直接下杀手?”李知府面上阴云密布,在书房内来回踱步。  “大人稍安勿躁。”幕僚劝道。  李知府停下来:“韩先生,你说杨虎会不会落入了冠军侯手中?”  “等打探消息的人回来就知道了。冠军侯从嘉丰城回白云村的那条路虽然行人不多,但总有人看到的。冠军侯选在白天动手,杨虎要是真的落入了他手中,一个大活人总不能变没了。”  李知府勉强点点头,等得心烦意乱。  幕僚暗叹一声。  早知如此,何必把杨虎叫回来监视冠军侯呢?这些年来,大人太过依仗杨虎了。  李知府度日如年,出去打探消息的手下总算带回了消息:“大人,有几个小民看到一名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的年轻人光天化日之下抓了个人走。”  虽然早有预感,可一经证实,李知府一颗心还是坠了下去:“糟了,杨虎一定是落入冠军侯手里了。韩先生,这事你怎么看?”  幕僚摸着山羊胡子,神色凝重:“冠军侯如此毫无顾忌,说明他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李知府喃喃念着,陡然变色,“难道他又找到了什么证据?”  “从常理推断,有这种可能。”  “真是该死!”李知府一屁股坐下来,狠狠拍了一下书桌,“我就知道那些乔家故交总有坏事的,可恨又不能全杀光以除后患!”  “大人,现在重要的不是乔家故交,而是冠军侯啊!”  李知府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冠军侯,他既然往死路上寻,就别怪本官心狠手辣了。韩先生,那些人已经安排好了吗?”  “大人放心,已经安排妥当。”  李知府站起来,眼睛半眯:“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动手!”  锦鳞卫的落脚处,江五揉了揉太阳穴,喃喃道:“李知府为何派人跟踪冠军侯?他要打什么鬼主意?”  想起前两日李知府在城中最大的酒楼宴请他,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江五心情有些微妙,吩咐手下道:“给我盯紧了李知府和冠军侯,倘若有什么异常速速禀报!”  院中银杏美不胜收,江五目光投向窗外,思绪却飘到京城去了。  邵明渊把人带回了豆腐西施的宅子,池灿与杨厚承见了皆吃了一惊。  “这,这不是黎姑娘画上那人?”杨厚承把邵明渊拉到屋外,低声道。  “嗯。”邵明渊颔首。  一旁的池灿轻叹:“黎三画得真像。”  杨厚承连连附和:“像极了,我一眼就瞧出来了。庭泉,你们怎么找到的这人?”  邵明渊微微一笑:“自投罗网罢了。这人这几天一直跟踪我。”  “跟踪你?”杨厚承忍不住乐了,“这人找死啊?”  “不,这人身手极好,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他跟踪的要是别人,大概是不会落到这个下场的。  “黎三呢?她回来后怎么回了屋一直没出来?”再提起乔昭,池灿面上没有特别的表情,那一场少年的爱慕仿佛从不曾出现过。  杨厚承忽然睁大了眼睛,舔舔嘴唇道:“黎姑娘出来了。”  三人看过去,就见素衣少女拎着个烧火棍走了过来。  池灿与杨厚承面面相觑,显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邵明渊头皮一麻,傻笑道:“昭昭,烧火棍重不重啊?”  池灿与杨厚承齐齐翻了个白眼。  总觉得好友自从挑明了对黎姑娘的感觉,越来越傻了。  “不重。”乔昭抿了抿唇,问道,“那人在里面?我瞧瞧去。”  她说完,也不等三人有所反应,提着烧火棍就进去了。  “那人手筋断了,难道黎姑娘要给他包扎?”杨厚承不确定道,脑海中一直晃着少女手中那根粗粗的烧火棍。  池灿冷笑:“看黎三的表情,你觉得会么?”  邵明渊直接跟了进去。  其他二人一看立刻跟上。  杨虎被挑断了手筋,卸掉了下巴,此时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忽然一个素衣少女走进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乔昭问。  “昭昭,他被卸掉了下巴,无法说话。”  卸掉下巴,自然是为了防止对方自杀。  乔昭走到杨虎面前,从荷包里摸出一粒药丸塞进了他口中,转头道:“邵将军,把他下巴装好吧。”  邵明渊走过去,伸手一拧。  杨虎动了动嘴,发现可以活动了,嘴里却软绵绵没了力气。  这个小姑娘给他吃了什么?  “可以说话了?你的名字。”乔昭冷冷问。  杨虎冷笑不语。  乔昭抬了抬眉,很是委屈道:“他不说,那我只能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了。”  少女说完,扬起手中烧火棍,照着杨虎身上打去。  她是医者,最是清楚哪些地方是打不得的要害,避开了那几处,用力抡着烧火棍,在心中默数:一下,两下,三下……  杨厚承表情呆呆戳了戳身边的好友:“拾曦,为什么我总觉得黎姑娘就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揍他?”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池灿淡淡道。  看不顺眼的打几下怎么了?就是不知道手疼不疼……  乔昭完全不在意旁人看法,在心中默数到二十六下,又替他们兄妹三人各打一下,这才把烧火棍往旁边一扔,气息微喘停下来。  打到二十六下,她已经耗尽了浑身力气,可这个人害了乔家二十六条性命,却如此轻松。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把眼前人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只可惜,她要留着这人性命,指控真正的主使者。  “咱们出去吧,这样的人,没有审问的必要。”邵明渊开口道。  这种高手不是没有审问的必要,而是要用非常的手段,普通人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邵明渊再次把杨虎下巴卸下来,几人一起出去。  “重山,今天晚上叫你的人都别睡了。今晚,大概有一场恶战。”  杨厚承一听,不由咧嘴苦笑:“庭泉,你可别吓我啊。我那些手下吃喝玩乐吓唬人行,恶战可不行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