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463章 颠狗咬

第463章 颠狗咬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70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39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谢笙箫被乔昭问得一怔,陷入了思索:“受伤?我们被他们抓到船上,反抗时多多少少都会受伤的。”  “不,我的意思是,那位姑娘有没有被猫、狗、鼠等兽类咬伤过?”乔昭神色凝重解释道。  “被猫狗等兽类咬伤?”谢笙箫经乔昭提醒,猛然想了起来,“那个岛上养了不少恶狗,我们刚下船时,她好像被一只恶狗咬住了裤腿——”  “七娘被那只恶狗咬破了小腿,我,我看到七娘小腿上留下了恶狗牙印。”一名女子小声道。  乔昭听了,神情微变。  打量着乔昭严肃的模样,谢笙箫忍不住问道:“黎姑娘,七娘不是普通风寒吗?”  乔昭闭目想了想,耳边传来一阵阵的撞门与嘶吼声,表情越发严肃了。  她睁开眼睛,环视众人一眼,暗暗吸了一口气道:“那位姑娘刚开始的症状与风寒很相似,是以才被我当做了风寒,但现在看来,她患的很可能是颠狗咬。”  “颠狗咬?”众人皆是一愣。  对池灿等人来讲,这是个没听说过的稀罕病。  谢笙箫脸色却猛然变了:“颠狗咬?是不是让发疯的狗咬过后,人就跟着发疯了,发狂怕水,最后癫狂而死?”  “谢姑娘见过这样的病人?”  谢笙箫脸色发白,点了点头:“见过,我们镇子上有个屠夫,去年他养的狗突然发狂把他小儿子给咬了,他一怒之下把那只狗剥皮吃肉,谁知道过了个把月,他小儿子突然也发了疯,没过多久人就没了。屠夫的媳妇受了刺激神智失常,屠夫在一次砍猪骨时精神恍惚把自己胳膊砍了下来,好好一家人转眼间就家破人亡,人们都说是那只狗来报仇。”  “是张屠户家?”乔昭脱口问道。  白云镇上有位张屠户,算是镇子上过得滋润的人家之一,唯一不顺心的地方就是张屠户的媳妇一连生了七个丫头,为此不知道挨了多少打。  乔昭对张屠户家印象深刻就是有那么一年她来镇上找谢笙箫玩,无意间撞见了张屠户揪着他婆娘的头发在大街上暴打,街上人来人往,全站在不远处看热闹或视而不见。  她忍不住拦住了张屠户,结果招来张屠户的婆娘好一顿骂。  到现在她都清清楚楚记得张屠户婆娘的样子。  那个四十来岁的妇人一双粗糙的大手叉着腰,照着她狠狠啐了一口:“我呸,我们家的事情要你插什么手?小丫头是不是想勾引我男人啊?”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那样的糙话,忽然就明白为何住在一个小镇子上的街坊邻居都无动于衷了。  她及时抽身,还没走远就见张屠户一巴掌把妇人打翻在地,嘴上骂骂咧咧对着倒地的妇人连踢带打,丝毫不留情面。  刚才还对她破口大骂的妇人连爬起来都不敢,老老实实躺在地上哀求着:“当家的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谢笙箫笑她平白惹了一身骚,一脸感慨说:她有什么错呢,不过是连生了七个女孩罢了,就成了最大的错,在男人面前只能跪着,连怎么站起来都忘记了。  也是那一次,谢笙箫一脸认真对她道:我将来定不会嫁给一个一心只为了传宗接代的男人。我做不了男人,那就努力当一个像男人一样的女人,自己依靠自己。  哦,她出阁前与谢笙箫最后一次相聚,谢笙箫还提到了张屠户一家,说张屠户的媳妇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样说来,死于颠狗咬的就是那个小男孩了吧。  谢笙箫深深看了乔昭一眼,诧异问:“黎姑娘怎么知道我们镇子上的张屠户家?”  乔昭面不改色解释道:“邵将军带我去镇上吃过卤粉,偶尔听人们谈起的。”  卤粉?池灿挑了挑眉。  这是什么?为什么没带他去吃?  杨厚承同样有些不满意。  庭泉与黎姑娘什么时候去吃卤粉的?虽然他没吃过,但卤粉听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他们吃完了居然没告诉他与拾曦?  两个小伙伴皆忿忿不平看了邵明渊一眼,想到他看不见,这才心理平衡了些。  “原来如此。”谢笙箫听了乔昭的解释这才释然,忍不住扫了邵明渊一眼,心情有些不悦。  冠军侯带着黎姑娘去吃卤粉?  听黎姑娘的语气,她与冠军侯似乎很亲近呢。  可是阿初没了还不到一年……  谢笙箫紧抿唇角。  黎姑娘心地善良,定然是没错的,一定是冠军侯见色起意!  这么一想,谢大姑娘对冠军侯那点改观一下子又回到了最初,甚至更糟了。  因为看不见好几个人看他,邵明渊微垂着眼帘面无表情,心中却乐开了花。  昭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带她去吃卤粉,可见昭昭对他们二人的关系不在意被别人知道。  这种被承认的感觉真不错。  乔昭哪里知道她随口一句解释就引起几人这么多想法,望了房门一眼,蹙眉道:“我还是要再确认一下。”  颠狗咬可不是寻常疾病,不能等闲视之。  “黎姑娘,你还是别管了,那姑娘神智错乱,万一伤着你怎么办?”杨厚承忍不住劝道。  邵明渊忽然开口道:“颠狗咬,顾名思义,被疯狗咬伤会患此病,那发病的人若是咬了别人呢?”  乔昭面色凝重道:“那么被他咬伤的人也有可能会发病。”  “此病可有法子治疗?”谢笙箫问道。  “此症发作前有个潜伏期,短则一两日,长则数月甚至十数年。没发作时与常人无异,而一旦发作——”  “会如何?”几人齐声问道。  乔昭环视众人一眼,目光从那些战战兢兢的年轻女子面上扫过,叹道:“一旦发作,几乎药石无效。”  谢笙箫脸色一白:“她已经发作了?”  乔昭听着屋内传来的挠门声,沉声道:“如果那位姑娘确实患上了颠狗咬,那她不只发作了,而且进入了恐水、癫狂的阶段,如果能挺过这个阶段的话——”  “就会幸运活下来?”杨厚承抢问道。  乔昭看他一眼,摇头:“不,就会陷入昏迷,最终因喉部痉挛而窒息身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