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492章 遇故人

第492章 遇故人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26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42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很快天就将黑了,三人凑在一起用了晚饭,晨光忙找了个借口走了。  室内点着一盏油灯,光线昏暗,虽然已是深秋,这个地方依然让人感到闷热。  “昭昭,咱们出去走走吧。”邵明渊提议道。  乔昭站了起来:“好。”  二人从现在一直对坐到入睡,委实有些尴尬。  一走进院子里视线立刻开阔起来,入目是南方特有的园林景观,哪怕是这样寻常的客栈依然透着特有的婉约,只可惜乌云低沉,层层叠叠好似要压到地面上来,让人瞧了心生憋闷。  “要下雨了。”邵明渊仰望着黑沉的天空喃喃道。  乔昭忽然抿唇笑了:“大哥,你的老寒腿好了?”  邵明渊颇有些哭笑不得:“二弟,你就别拿我取笑了。”  什么老寒腿?他又不是老头子。  等等,莫非昭昭嫌弃他年纪大?  低头看着花骨朵般的少女,邵明渊忽然感到了那么一丝危机。  昭昭眼下还不到十四岁,再过两年把她娶进门,他都二十三了。  二十三啊,要是放到别人家,孩子都六七岁了——  邵明渊越想越不妙。  要不等回到京城后他多加努力,争取明年就把昭昭娶进门吧,明年他好歹才二十二。  将军大人默默下了决心。  发现某人突然陷入了沉思,乔昭不由多看了几眼,见他依然没有回神,干脆把目光投向远方。  她本是随意看看,可这一看眼神猛然一缩,忙拉了邵明渊一把,压低声音道:“大哥,你看那边廊檐下站着的人,是我眼花吗?”  邵明渊回神,顺着乔昭的目光看过去,同样一怔,面上惊讶一闪而逝。  不远处的廊檐下立着一道玄色身影,廊檐下垂挂的灯笼散发着朦胧的光,模糊了那人的样貌。  可无论是乔昭还是邵明渊都一眼认了出来,那人正是锦鳞卫的十三爷江远朝!  江远朝似有所感,忽然调转视线,往这边看了一眼。  邵明渊沉稳收回视线,低头对乔昭道:“回屋吧。”  “嗯。”乔昭不动声色点头。  江远朝那个人城府颇深,无论出现在这里多么让人吃惊,面上都不能有丝毫显露,不然一旦被他察觉,谁知又会惹出什么纰漏来。  二人打定主意回房,不料江远朝却忽然动了,迈着大长腿向二人走过来。  为了不引起怀疑,二人只得停下脚步。  江远朝很快走到二人面前,含笑冲邵明渊拱手:“兄台是新入住的么?”  乔昭垂眸站在邵明渊身侧,心中不由替他捏了一把汗。  无论是她还是邵明渊都与江远朝打过不少交道,她可不认为锦鳞卫中仅次于江堂的二号人物会听不出邵明渊的声音来。  “是的。”邵明渊回道。  听他一开口,乔昭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还不知道这人居然有变声的本事,此刻若不是亲眼所见,只凭声音,她都分辨不出来这个低沉中带着憨厚的声音是邵明渊的。  想到这里,乔昭心中一紧。  糟了,声音能暴露人的身份,气味同样可以,而她手腕上一直戴着的那串沉香手珠很可能让她被江远朝认出来!  乔昭低着头往邵明渊身后躲了躲。  江远朝目光微垂,从乔昭身上一掠而过。  邵明渊身形微动,遮挡住江远朝的视线,笑着解释道:“舍弟生性胆小,有些怕见生人,还望兄台勿怪。”  “怎么会?”江远朝牵唇笑起来,忽然看了邵明渊一眼,意味深长问道,“兄台是从北方来的吧?”  邵明渊挑眉:“兄台为何这么问?”  江远朝唇畔挂着淡淡的笑:“听兄台口音不似这边的人,而且这边人鲜少有兄台的身高。”  邵明渊跟着笑起来:“呵呵,兄台好眼力,我与舍弟确实不是当地人。”  “哦,那兄台带着幼弟来此作甚呢?”  听着江远朝的盘问,乔昭暗暗皱眉。  果然是锦鳞卫出身,走到哪里都改不了刨根问底的习性。  面对寻常人的问题他们自是可以置之不理,然而面对江远朝的疑问,他们却不好不答,否则若是激起他的兴趣,到时候派人来盯着他们,那才是令人烦不胜烦。  邵明渊显然与乔昭想到一处去,听江远朝这么问,未加思索便道:“家父年初的时候来福东谈一笔生意,不料离家后再也没有音信。家中派人来南边寻过,结果派出来的人也不见回了。家母不放心,于是命我前来寻父。”  “哦,原来是这样。”江远朝笑意淡淡,“兄台既然是出远门,怎么还带着幼弟?”  乔昭暗中叹气。  江远朝此人果然是不好糊弄的,不但不好糊弄,还讨厌至极,面对陌生人问东问西,也不想想关他何事!  邵明渊并没有被江远朝问住,含笑解释道:“我二弟只是个子矮,实际上已经十五岁了,年纪不小了。他性子太腼腆,平时只爱埋头读书,我想着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带他出门开阔一下眼界说不定能让他改改这女孩儿般的性子,便说服家母带他一起来了,正好兄弟二人做个伴。”  此时乔昭躲在邵明渊身后,身形被他遮掩了大半。  江远朝视线落在她的头顶上,不由笑了:“要是看令弟,倒有些这边人的意思了。”  乔姑娘心中大怒。  她个头矮怎么了?犯了哪条王法吗?江远朝语气里的调侃意味未免太明显了!  这时雷声突然从天际滚滚而来,打破了夜的宁静。  邵明渊抬头看看天色,自然而然道:“要落雨了,我带舍弟回屋了,再会。”  江远朝举止优雅拱手:“再会。”  邵明渊不动声色拉起乔昭的手:“二弟,走吧。”  直到二人背影消失在门口,江远朝依然立在原地,神情若有所思。  外面的雨依然没有落下来,屋内昏暗憋闷,可乔昭已经开始为刚才出去透气而懊恼了,走到窗边快速关上了窗子。  她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掀起了衣袖,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皓腕来。  邵明渊瞧得心头一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