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520章 回家

第520章 回家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45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天气渐冷,两岸风景萧瑟,回程途中乔昭的心情因贞娘姐妹多了一丝压抑。  她是第一次不知该如何解决这样的事。  邢御史是贞娘姐妹的父亲,任她舌灿莲花,邢御史态度摆在这里,她就不可能劝得了贞娘姐妹。  江面辽阔,是京城那边看不到的波澜壮阔,乔昭靠着船栏出神。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乔昭回头,就见阿珠匆匆走来:“姑娘,邢大姑娘和邢二姑娘要跳江,冰绿一手拉着一个,快要支撑不住了……”  乔昭提着裙摆急急赶了过去。  “你放开我们——”邢大姑娘喊。  冰绿急得满头汗:“两位姑娘,你们能不能别为难婢子啊?好好活着不好么,为什么非要死呢?我一个天生伺候人的小丫鬟还没想死呢!”  冰绿力气虽大,到底年龄还小,拽不住两个拼尽全力要寻死的人,左手拉着的贞娘用力一挣,挣脱了她的手,探身往船栏外扎去。  乔昭手疾眼快拉住贞娘:“贞娘姐姐,你冷静点!”  见是乔昭,贞娘更是羞愧,用力往回抽手:“黎姑娘,你不必再劝,就让我们姐妹干干净净的去吧,我们不是一时冲动,早就想明白的……”  她用力太大,乔昭又是个弱不禁风的身板,这么一来顿时失去控制,整个人往船外栽去。  “姑娘——”阿珠脸色大变。  乔昭只觉手腕一紧,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事了。”邵明渊拍拍乔昭的背,柔声道。  乔昭惊魂普定,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安了心。  跟在邵明渊一旁的池灿怒容满面,大步走到贞娘面前,厉声道:“邢大姑娘,你想死可以,能不能别害了别人?”  贞娘怔怔看着池灿。  池灿一指乔昭:“要不是我们过来,黎姑娘就掉江里去了,你要害死她是不是?”  “我,我不是有意的……”贞娘喃喃道。  因为盛怒,面前男人如火一般耀眼,说出的话却充满了冰冷的嘲讽:“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去死,明知道黎姑娘派了两个丫鬟昼夜不分盯着你们,就不能安分一点吗?你看看黎姑娘两个丫鬟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贞娘不由看向冰绿与阿珠。  阿珠肤色白皙,眼下青影就越发明显,显然是许久没有睡好觉了。  冰绿年纪不大,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脸颊没了以往的丰润,因为刚才用力拉着贞娘姐妹,汗水打湿了头发,一缕缕贴在脸颊上,显得狼狈又可怜。  贞娘轻轻咬了咬唇,想到这几日两个丫鬟黑白守着她们姐妹,有一点动静就赶忙睁开眼,眼底闪过一抹惭愧。  池灿冷笑一声,说出的话不留丝毫情面:“你们想死可以,能不能等到了京城在你们父亲面前寻死觅活去,别折腾别人?”  杨厚承悄悄拉了拉池灿,低声道:“拾曦,过了啊。”  池灿甩开杨厚承的手,冷笑:“有些人理直气壮拿别人的好心糟蹋,不说明白了就装糊涂!”  “我没有……”贞娘喃喃说着,掩面而泣。  活着难,为什么连死都这么难呢?她和妹妹究竟做错了什么?  贞娘抬头,泪眼朦胧中看到了邢御史面无表情的脸,她收回视线,看向乔昭:“黎姑娘,你放心吧,我和妹妹不会再折腾了。”  乔昭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安慰。  自那一日起,贞娘姐妹果然安静下来,众人心知肚明这样的风平浪静只是暂时的,面对这样无解的难题却毫无办法,只能暗中留意着姐妹二人的动静。  越往北天气就越冷,众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就脱下了夹衣换上棉服,当看到第一场雪时,京城终于到了。  “总算是回来了。”池灿遥望着越靠越近的京郊码头,呼出一口白气。  杨厚承站在他身边,没有说话。  “有心事?”池灿扬眉看他。  杨厚承伸手一指:“拾曦,你看,京郊码头多么繁华,这样冷的天气,靠岸的船只络绎不绝,那些行人车夫比南边小镇子上的人还多。”  池灿睇他一眼:“你究竟想说什么?”  杨二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杨厚承穿了一身藏青色的棉袍,衬得人挺拔高大,双手搭着船栏,喃喃道:“不知怎么,去了一趟南边,再看到这样的繁华场面,心里反而不舒坦。”  池灿笑了笑:“这样就不舒坦了?你问问庭泉,在北地呆了那么多年,回到京城是什么感受?”  邵明渊不料会被问到,笑笑道:“无论在哪里,但求心安。”  杨厚承一拍栏杆:“说得好,但求心安!庭泉,拾曦,我想好了,我要去南边打倭寇去!邢舞阳这次被庭泉抓回京城,皇上定然会选派新的将领去南边,到时候我就想法子谋个差事,跟着去。”  他说完,眨了眨眼,忍不住问两个好友:“你们怎么不劝我?”  池灿白他一眼:“你不是都想好了嘛,还劝什么?”  杨厚承又去看邵明渊。  邵明渊穿了一件黑色棉袍,丝毫不显臃肿,反而挺拔如一株苍松,见好友看他便笑了笑:“只要想清楚了就行。”  “以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杨厚承依然有些不适应。  “以前你是无知者无畏,我们自然不放心你一时脑热跑到战场上去。现在你亲自走了一遭,看到了南边是什么样子,也知道了倭寇的厉害,有自己的选择我们自然不会拦着。”邵明渊平静道。  杨厚承激动一拍邵明渊的手臂:“你们支持就好。说不准皇上让你顶替邢舞阳的位置,我还在你手下做事呢。”  “你想多了。”池灿淡淡道,却没解释什么,摸了摸腰间代表金吾卫身份的佩刀,“我大概也不会留在金吾卫了。”  “拾曦你准备去哪儿?”杨厚承来了兴趣。  “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到时候就知道了。”  “你们看,岸边那个穿青衣的是不是子哲?”  船靠了岸,众人陆续下船,朱彦迎上来,依次与好友拥抱。  “总算盼着你们回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