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560章 作死

第560章 作死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50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老夫人,姑爷把咱们姑奶奶打了。”门外听到动静的丫鬟忙去禀告泰宁侯老夫人。  泰宁侯老夫人面沉如水走了进来。  朱氏捂着脸颊,看到母亲进来,羞愤欲绝。  她是低嫁到固昌伯府的,这些年来在内宅中说一不二,日子过得很舒坦,与夫人太太们的聚会也是听惯了婚姻顺遂的奉承,可如今在娘家却被夫君狠狠落了面子,简直令她无地自容。  “你打我?你竟然为了这么点事打我?”朱氏伸手向固昌伯打去。  固昌伯脸上还有先前朱氏抓出来的血道子,此刻见泰宁侯夫人进来了,不好还手,狼狈躲避着朱氏的凶残攻击。  “够了!”泰宁侯夫人重重一拍桌子。  朱氏手上动作一顿。  固昌伯趁机远远躲开,站到了泰宁侯夫人身后。  “阿宁,你像个山野妇人一般撒泼,这像话吗?”  朱氏气愤难平,嘴唇翕动想说什么,泰宁侯夫人冷喝道:“你给我住口!”  她这才抿唇不语,狠狠盯着固昌伯。  泰宁侯老夫人见了气得眼前发黑。  盯着自己的夫君像盯着仇人一样,这不是蠢是什么?  泰宁侯老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固昌伯:“姑爷,阿宁纵是有什么不是,她毕竟是儿女都要成亲的人了,你在侯府就这样打她,是不是有些过了?”  在泰宁侯老夫人面前,固昌伯竭力收敛了火气,讷讷道:“是小婿失态了。”  泰宁侯老夫人坐了下来,沉着脸道:“虽说阿宁在寺院里一时冲动了,可毕竟是姑爷你有错在先。阿宁是当家主母,哪有外室有了身孕还把她蒙在鼓里的道理?阿宁情绪激动了些,姑爷理应体谅些,为何还要在侯府与她起争执呢?”  女儿脾气再不好,也是她当掌上明珠娇养大的,当时把女儿下嫁就是因为知道女儿受不得气,不然侯府金尊玉贵的唯一姑娘,干嘛嫁到伯府去呢?  谁想到原本看着老实疼人的女婿,在侯府都敢打她闺女了。  泰宁侯老夫人语气淡漠,固昌伯却听出了几分咄咄逼人。  “老夫人,小婿并不是因为那个才与她起了争执。”  “那是因为什么?”泰宁侯老夫人语气不耐。  泰宁侯府根深叶茂,与不少显贵门第都关系密切,平时固昌伯到了这里总觉得气短,可这一次却忍不住了,毫无隐瞒把朱氏干的事全都抖落了出来。  “阿宁,姑爷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为了给飞雪出气,指使人去给黎家大门泼秽物,还被冠军侯给查到了?”  “我——”朱氏欲言又止。  泰宁侯老夫人见了心凉了一半,厉声道:“请大太太过来!”  不多时泰宁侯夫人赶了过来。  “老夫人——”  泰宁侯老夫人打断泰宁侯夫人的话:“固昌伯府的事情,你听说了没?”  泰宁侯夫人一怔,眼带冷光扫了朱氏一眼,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儿媳怕您知道了气坏身子。”  泰宁侯老夫人猛地看向朱氏:“说,那事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朱氏后退一步,讷讷道:“我明明叮嘱了管事不得亲自出面,连两个街头混混都是随便挑选的,怎么会被查出来呢?”  “你可真是糊涂啊!”泰宁侯老夫人一口气没上来,眼前阵阵眩晕。  “母亲(老夫人)——”  见大嫂扶住了母亲,朱氏猛然看向固昌伯:“把我母亲气坏了,这下你满意了?”  固昌伯气得表情扭曲:“到这个时候你还觉得是别人的错!好,既然这样,你就留在娘家过年吧,回不回去随你!”  见固昌伯拂袖转身,朱氏追上去拽住了他衣袖,骂道:“杜子腾,现在不是你连世子之位都保不住的时候了,也不是你刚当上伯爷连一大家子开支都靠我嫁妆撑着的时候了,所以你就这样糟践我是不是?你的良心呢?都被狗吃了吗——”  “够了!”固昌伯一把甩开朱氏。  扶着老夫人的泰宁侯夫人惊诧隐含鄙夷的眼神犹如利剑在他脸上狠狠划过,让他满脸通红,冷冷道:“既然我如此不堪,实在配不上你这出身高贵的侯门贵女,稍后我会把休书奉上,不敢再糟践你了!”  固昌伯说完拂袖而去,气得发昏的泰宁侯老夫人缓过神来,喊道:“还不快拦住姑爷!”  朱氏气得发抖,犹在逞强:“随他去!”  没过多久,固昌伯果然派人送了一纸休书过来。  “岂有此理!”泰宁侯老夫人不料这个向来老实的女婿是来真的,气得脸色铁青,只觉里子面子丢了个干干净净。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京城中传得最快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家的私密事,固昌伯府送来这一纸休书就算是一时之气,泰宁侯府也要被人笑话好几年。  “温氏,随我去固昌伯府走一遭!”  泰宁侯夫人温氏无法拒绝,心中却把朱氏恨了个半死。  小姑子这么一闹腾可是把侯府脸面丢尽了,她出去见人面上无光也就罢了,可怜她的颜儿快要议亲,偏偏摊上这么一档子事,简直是无妄之灾!  “照顾好了你们夫人。”泰宁侯老夫人临走前叮嘱朱氏的贴身婢女。  泰宁侯老夫人带着儿媳妇杀到固昌伯府找固昌伯老夫人理论。  固昌伯老夫人当然也不想与泰宁侯府反目成仇,毕竟儿媳妇再不像样好歹养育了一双嫡子嫡女,又出身高贵,真的休妻将来儿子再娶个像样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伯府放印子钱才亏空一大笔,休了嫁妆丰厚的儿媳妇,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啊。  固昌伯冷静下来,看着跪在面前哭诉的一双儿女,心中自是回转了。  休妻说来简单,牵扯却多,哪是那么容易的事,他主要还是吓吓那个悍妇罢了。  两家长辈刚要谈拢,泰宁侯府的人却面如土色来报信:“老夫人,夫人,不好了,姑奶奶上吊自尽了!”  伏在朱氏尸身上痛哭的婢女险些哭断了气。  夫人说是吓唬伯爷的,可没想到夫人那么沉,她手一滑没救下来,反而往下拽了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