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566章 风雪同行

第566章 风雪同行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61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51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长亭驿道,雪花漫天。  乔墨扬手替乔昭理了理雪狐裘斗篷上的可爱毛球,温声道:“此番家仇得报,多亏了妹妹四处奔波,大哥很惭愧。”  风雪中,乔昭笑意温柔:“大哥说哪里话,没有大哥拼死带出来的账册,我只能束手无策啦。再者说,咱们的仇只报了一半,还有一座大山尚未铲平。”  乔昭所指的大山便是当朝首辅兰山。  邢舞阳一案,兰山被明康帝痛斥一顿,实际上丝毫没有伤筋动骨,只是罚俸而已,这对兰山来说委实不算什么。  可是乔昭兄妹深知,兰山的罪名绝不止举荐邢舞阳失察这么简单,至少乔墨在外祖家身中奇毒就隐隐有兰山的影子。  往深处讲,兰山才是最大的幕后凶手,只有把他干掉,家仇才算彻底得报。  无论是乔昭还是乔墨皆深知此点,但同时也知道,想要铲平兰山这座大山非一日之功,只能徐徐图之。  “无论怎样,咱们暂时实现了小目标,是值得高兴的事。”皂纱遮蔽了乔墨的脸,让他的声音在风雪中听起来更加温柔。  “大哥说得对。”  “昭昭——”  “嗯?”  “以后穿得鲜亮些吧,大哥知道你是为父母守孝,但你现在已是黎家女,小小年纪穿得如此素净,会惹长辈不快。”  乔昭抿了抿唇。  乔墨再劝道:“父母在天之灵知道你的心意,别的只是个形式而已,你说大哥说得对不对?”  乔昭颔首:“我听大哥的。”  乔墨这才看向默默站在乔昭身侧替她擎伞的邵明渊。  “侯爷——”  一身白袍的年轻将军笑着打断乔墨的话:“舅兄叫我明渊就是。”  一般来说,长辈呼名,平辈唤字,邵明渊请乔墨喊他的名字,足见对其的敬重。  乔墨顿了一下,当然不会对堂堂一品侯直呼其名,心中却觉熨帖,含笑道:“庭泉,我妹妹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当着乔墨的面,邵明渊握了握乔昭的手,笑道:“舅兄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昭昭的,不会让她受委屈。”  视线落在二人双手交握处,乔墨忽然又有些不快了。  他是让这小子照顾妹妹,但没说这小子现在就可以动手动脚占他妹妹便宜呀!  作为大舅哥,乔墨很心塞,以拳抵唇轻咳一声,佯作漫不经心提醒道:“你们虽定了亲,但昭昭现在年纪毕竟还小,你们也不要太过频繁见面了,以免被人诟病。”  邵明渊讪讪松开乔昭的手,连连保证会当一个老实本分的未婚夫。  乔墨这才满意点头,话题一转道:“还有晚晚,那丫头性子跳脱,把她一个人留在侯府我也有些放心不下,庭泉替我多照顾她一下吧。”  邵明渊自是应了。  乔墨放下心来,目光在乔昭与邵明渊之间流转,温声道:“天寒地冻,你们不必再送,赶紧回去吧。”  “大哥,等你走了我们再回。”  “那好,我就先走一步。”乔墨深深看了乔昭一眼,冲邵明渊略一颔首,在邵明渊特派的几名亲卫的护送下,上了马车渐渐远去。  乔昭与邵明渊并肩而立,直到不见了马车的影子,邵明渊执起她的手,笑道:“昭昭,咱们也回吧。”  乔昭似笑非笑看他一眼:“刚刚是谁对我大哥保证会老实本分的?”  邵明渊拉着乔昭上了马车,笑眯眯道:“我很老实本分啊。”  看着少女冻得微微泛红的鼻尖和雪玉一样莹白的小脸,男人张开双臂:“过来,我给你暖暖。”  乔昭脱了斗篷挂在车厢门口处的挂钩上,白他一眼:“车内这么暖和,谁要你多此一举——”  话音未落,尾音便化作一声娇软的惊呼,整个人被拉进一个宽敞结实的胸膛里。  “邵明渊!”乔昭捶了他一下。  男人一把捉住少女的手,低笑道:“别捶了,当心硌手。”  “那你松手。”对方结实紧绷的胸膛紧紧贴着她,乔昭莫名有些心跳加速,以手抵着他的胸膛想要拉开距离,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松开手。  乔昭轻吁一口气,刚要坐直身子,上方阴影笼罩下来,男人清俊的脸在她眼前攸地放大。  对方的唇落在她唇上,滚烫撩人。  “邵明渊——”乔昭颇有些无措,想要义正言辞斥责,又怕被耳尖且格外八卦的晨光听见,最终在对方的舌攻入后,只得妥协,由着他攻城略地。  似乎是祛除了寒毒的缘故,对方的身子不再总是微凉,那般滚烫仿佛能把人燃烧起来。  乔昭只觉一道道热流在体内流窜,似是满足,又似是空虚,说不出的复杂感受让她的脑海空白一片,只有无数烟花在绽放,最终连指尖都轻轻颤抖起来。  轻轻的喘息声在温暖的车厢里回荡。  乔昭身体忽然腾空,再回神,已经被邵明渊抱着坐到了他身上。  这样的姿势令乔昭双颊羞红,忙挣扎起来:“邵明渊,你快把我放下来。”  吐出的声音娇娇软软,连乔昭自己听了都脸红心跳。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压抑的声音:“乖,别说话。”  男人拥着她,安安静静好一会儿,默默把她抱下来放到身侧,靠着车壁轻轻呼了一口气。  乔昭理了理微乱的鬓发,瞪了邵明渊一眼。  邵明渊露出个明朗的笑容,柔声问道:“还怕吗?”  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子很坚强,坚强到一定要亲眼看着杀害她父母的凶手们行刑。  她神情平静,看着一个个人头落地,腔子里的热血从无头的颈子飞出,溅起丈高。  围观的百姓们或是大声叫好,或是失声惊呼,还有年纪小的吓得大哭,现场嘈杂一片,唯有他的女孩安安静静从头看到尾,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可是他还知道,他的昭昭其实是极怕的。  他看到她的手死死握着,手背上青筋分明,一直在抖。  他不忍阻止她的坚持,却心疼她的承担。  迎上对方温柔明亮的眼,乔昭睫毛颤了颤,轻声道:“不怕了。”  大概是知道将来的风雪路总会有人同行,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