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629章 悬殊

第629章 悬殊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37更新时间:2018-01-05 07:20:59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第一局是很规矩的玩法,双方各执八只矢,依次把矢投入分别正对二人的壶中,掷入壶中的矢多者则胜。  所不同的是,平时的投壶游戏,投壶者距离壶的距离是两矢半,这一场在西姜公主的提议下距离改成了三矢。  “二位可以开始了。”沐王妃发话道。  西姜公主笑道:“签既然是我抽的,这一局就由肖姑娘先来吧,第二局再轮换。”  肖婉玲抿了抿唇,对西姜郡主英娜行了个揖礼,暗暗调整了一下呼吸,手扬矢落,正中壶中。  “好!”贵女们低声叫好,各府夫人们亦含笑点头。  在对方开了个好头的情况下,西姜郡主面上没有丝毫波动,扬手把矢投出去落入壶中,动作轻松自如。  肖婉玲投出第二只矢,再次投中。  西姜郡主眼帘都未抬,扬手把矢甩了出去,又是准确落入壶中。  很快二人便投出了五只矢,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洛衣,你觉得谁会赢呢?”朱颜低声问苏洛衣。  苏洛衣轻轻摇头:“看对方的样子明显是有备而来,肖姑娘恐怕难以支撑。”  虽然进行到此刻双方都是五投皆中,但一方全神贯注,一方漫不经心,谁强谁弱一望便知。  “只希望咱们这一场输得不要太难看吧。”苏洛衣低声叹道。  朱颜一双美目紧盯着场内:“最后一只矢了。”  众人注意力高度集中,连大气都不敢出。  在众人注视下,肖婉玲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把第八只矢投了出去。  箭矢落入壶中的清脆撞击声传来,贵女席上响起一阵低呼。  肖婉玲长舒一口气,擦了擦手心上的汗水。  这样远的距离她还是第一次尝试,还好八投皆中,总算没给大梁丢人。  不错,在这一刻,无论是场上的肖婉玲,还是观看比试的贵女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能给大梁丢人。  这些女孩子有脾气相投的,也有素来不合的,但此刻无人想着这些芥蒂,恨不得把自己的运气分给肖婉玲一分。  西姜郡主笑笑,随手一扔,最后一只矢稳稳落入壶中。  “平局呢,王妃,那咱们双方就共同举杯吧。”西姜公主端起酒盏,笑盈盈道。  沐王妃自然不能堕了气势,端起酒杯:“公主请。”  在座双方皆举杯一饮而尽。  “那么就进行投壶第二局吧,咱们加大些难度,把骁箭、横耳、倚竿等名目写在纸条上,由英娜郡主与肖姑娘各抽一次,加上这第一局,总共三局,正好可以三局两胜。王妃看这样如何?”西姜公主问道。  沐王妃自然没有异议。  不多时侍女捧着装有纸条的大肚陶罐走到二人中间。  “你们谁先抽?”沐王妃问。  肖婉玲做了个请的姿势:“郡主是客,请郡主先来。”  西姜郡主点头致谢,伸手从陶罐中取出一个纸团交给婢女。  在沐王妃示意下,婢女把纸团打开,轻启朱唇念道:“横耳。”  肖婉玲听了,心中一阵紧张。  所谓横耳,顾名思义,投出的箭不是落入壶中,而是横在壶耳上。  这种投壶技艺她当然练习过,但就不像普通投壶那样容易投中了。  “可以开始了,这一次郡主先投。”沐王妃开口道。  西姜郡主随意拿起一只矢,看了一眼目标,把矢投了出去。  飞出的箭矢稳稳横在壶耳上。  “中了。”贵女们低低的惊叹声响起。  西姜郡主既然敢出来比试,投中并不奇怪,令她们惊讶的是对方轻描淡写的姿态,仿佛加大难度对她来说没有丝毫影响。  “咱们输定了。”苏洛衣轻叹道。  朱颜抿了抿唇:“干嘛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或许有奇迹发生呢。”  苏洛衣苦笑:“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也说了,要寄望于奇迹发生。可真正的比试,靠的永远是实力。”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聒噪,下一场咱们说不准谁就要上,若是输了就主动请辞副社长吧。”兰惜浓冷冷道。  早知道她就苦练投壶了,现在被西姜人压了一头实在不爽。  许惊鸿则一言不发,平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江诗冉死后,馥山社便剩下她们四位副社长,四人各有所长,正好占了琴棋书画,下一场四人中会有人上场已经是可以预见的。  朱颜听了兰惜浓的话,忽然就紧张起来。  四人中,她擅长书法,可是馥山社中她的书法不是最好的!  朱颜脑海中自然闪过一个人的影子。  黎家的三姑娘,一手书法是被疏影庵的师太盛赞过的。  等会儿若是抽到了“书”这一项,她该如何是好?  她不怕输,可是她怕输给西姜人,她不能让大梁贵女们都跟着没脸面。  “洛衣,我想——”朱颜轻轻握了握苏洛衣的手,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苏洛衣却好像猜到了朱颜的心思,轻声道:“再看看吧。”  论棋艺,她在馥山社何尝是最好的,那个不动声色间与她下成和棋的女孩子才是馥山社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中了,咱们中了!”几人说话间肖婉玲投出了一只矢,不少贵女忍不住欢呼出声。  肖婉玲呆呆看着横在壶耳上的矢,手心全是湿漉漉的汗水。  居然中了,她都不知道怎么投出去的!  “肖姑娘不错。”西姜郡主弯唇笑笑。  贵女们听了这话,心中很是窝火。  用这般居高临下的语气夸人,西姜郡主这是认为自己赢定了呢。  好吧,气也没用,投壶进行到这时候水平孰高孰低已经很明显了。  技不如人,真是气死人啊!  第二局很快进行到只剩下最后两只矢,肖婉玲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垂下来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苍白的面颊上,瞧着就有些狼狈。  叮当一声响,她投出去的矢落在了地上。  场内外一片死寂,所有人眼都不眨盯着西姜郡主的手,西姜郡主把最后一只矢扬手投了出去。  箭横在了壶耳上,又中了!  这样一来,肖婉玲最后一只矢都不用投,第二局大梁这边已经输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