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642章 再起风波

第642章 再起风波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00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是西姜人!”一名官差惊呼一声。  “不错,之前两位王爷举办宴会招待西姜使节,我远远看了一眼,这人当时就跟在西姜恭王身后。”  死的人是西姜人,这事情就难办了。  众官差飞快把情况上报。  顺天府尹多年来一直由刑部右侍郎杨运之兼任,得到消息后头发花白的杨运之险些昏过去。  他一个快要致仕的人了,为什么会遇到这档子棘手事啊?让他当一个安静的刑部侍郎不行吗?  杨运之没有犹豫,摸黑给刑部尚书府送了信。  刑部尚书寇行则顶着一对黑眼圈爬起来,昏暗中踩到自己的脚险些绊倒。  “老爷,您慢点儿。多大的事呀,天又塌不下来。”薛老夫人数落一句。  寇行则跺足:“天是塌不下来,可这事糟心啊。行了,不和你说了,你好好睡吧,我要赶到衙门去。”  寇行则带着一身寒气进了刑部衙门,刑部衙门里灯火通明,刑部侍郎杨运之等人已经等候多时。  “大人——”  寇行则沉着脸进了屋子:“到底怎么回事?”  “西姜勇士死在了大街上,半夜被打更人发现的,当时把四邻八舍都惊动了了,所以事情已经传开了。”  “怎么死的?”  “初步查看是死于割喉,现在仵作正在做进一步检查。”  寇行则在太师椅上坐下来,闭上眼睛。  “大人?”  寇行则摆摆手:“该忙的就去忙,天亮再说吧。”  他连夜赶到衙门里,姿态已经摆足了,剩下的他也没办法啊,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呗。  晨曦初露,寇行则睁开眼吩咐属下:“去把都察院和大理寺的长官请来。”  皇上不上朝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们也不用上朝了,只要没事睡到日上三竿也没人管。  没过多久张寺卿与左都御史就赶了过来,一见寇行则的面就叹气连连。  “别叹气了,咱们商量一下吧。”寇行则睡饱了,倒是显得精神十足。  “还商量什么呀,这事瞒不住,早点告诉鸿胪寺卿吧,让他先跟西姜使节通通气。这深更半夜杀的人,凶手哪是那么好找出来的。”  寇行则眼神一闪:“刘大人说得对,这凶手不好查,说不定西姜使节那边有线索呢。”  杀千刀的西姜人三更半夜不好好在屋子里呆着非要穿一身夜行衣跑出来,要说西姜恭王什么都不知道才有鬼呢。  鸿胪寺卿得到消息后差点哭了,硬着头皮去通知了西姜恭王。  “你是说华胜死了?”西姜恭王听了消息后脸色发青。  这几日他一直派华胜盯着黎府,可迟迟等不到那小丫头出门,无奈之下只得命华胜夜里潜入黎府探探情况。  华胜这一去迟迟不回,他心里早就生了不妙的预感,没想到华胜竟然死了!  “他的尸身在何处?本王要去看看。”  “王爷请随我来。”  二人走到门口,西姜公主迎面走过来:“王兄,怎么了?”  “华胜出事了,我去看看。”  眼见西姜恭王错身而过,西姜公主喊了一声:“王兄,我也去。”  西姜恭王脚步一顿,点点头。  华胜的尸身就安置在刑部衙门的停尸房里。  这个时节,停尸房中冰冷阴森,人一走进去手臂上就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一股陈腐的气味直往鼻孔里钻。  哪怕一群人涌进了停尸房,鸿胪寺卿还是觉得不适,趁人不注意悄悄退了数步,意外发现西姜公主面上一派平静。  鸿胪寺卿颇觉诧异。  这位看起来娇滴滴的西姜公主居然如此胆大,倒是稀奇了。  他压下心头诧异,开始听西姜恭王劈头盖脸的质问:“是谁发现了华胜的尸体?张大人,我们前来大梁朝贡,敬的是大梁乃礼仪之邦,可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们这些使节的?华胜居然是被人割喉而死,以华胜的身手这绝不是寻常人所为。张大人,你今天务必给小王一个交代!”  鸿胪寺卿心中暗暗骂娘。  他就是个招待外宾的,又不是查案的,他能给什么交代啊?  “王爷不要着急,我们三法司的大人们从昨夜案发后就彻夜未眠,正努力追查凶手呢。”  “三法司?”西姜恭王目光落在寇行则三人身上。  鸿胪寺卿忙介绍道:“这位是刑部尚书寇大人,这位是左都御史刘大人,这位是大理寺卿张大人……”  西姜恭王看向寇行则:“寇尚书,不知贵部可查到凶手了?”  寇行则淡淡道:“王爷若是查看完了,咱们可否出去说话?”  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在这种地方呆久了可受不住。  众人回到衙门的会客厅。  “你们三法司的长官既然在这里,今天定要给小王一个交代!”  “王爷放心,我们定会彻查的。不过有个问题希望王爷能给我解惑,贵国勇士为何那样一副打扮死在街头呢?”  西姜恭王一滞,与西姜公主对视一眼。  这个问题还真难以回答,他总不能说是他派人过去夜探冠军侯的未婚妻吧。  “是我有事吩咐他去办。”西姜公主咬唇道。  西姜公主这一开口,便把众人目光吸引过去。  “王妹——”西姜恭王压下心中诧异喊了一声。  “如果我猜得不错,华胜是在西大街上被发现的吧?”  “不错。”寇行则疑惑看着西姜公主。  要说那个西姜勇士是西姜恭王派出去的还不奇怪,可这位公主怎么站了出来?  “我之前打听过了,西大街那里有条杏子胡同,冠军侯的未婚妻家就住在那里,是不是?”  得到肯定答复,西姜公主忽然对西姜恭王行了一礼:“王兄,对不起,是我惹祸了。”  “王妹,你怎么这么说?”  西姜公主面带赧然:“前几日的宴会上黎姑娘赢了我,我心中不服气,又存了好奇心,想知道黎姑娘明明比我年纪还小为何能这样厉害,便派了华胜去打探一二,谁知——”  听了西姜公主的话,寇行则几人顿时头大如斗。  这怎么又和冠军侯联系起来了?  “公主的意思,贵国勇士的死与黎家有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