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667章 不解风情

第667章 不解风情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04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邵景渊对靖安侯的怨恨已经升到了极点。  他想不通,好好的安稳侯爷父亲不愿做,偏偏要冒着全家掉脑袋的风险养一个乱臣贼子的遗孤。  他更无法想通,明明他才是世子,继承靖安侯府之人,可当大难临头时,父亲保下的却是三弟。  既然父亲不在乎侯府传承,不在乎他这个嫡长子,那他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反正都要被砍头了。  靖安侯的咳嗽声一直没有停,在这阴暗潮冷的牢房中,有种令人心惊的感觉。  隔着铁栅栏,乔昭无法做什么,只得从荷包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过去:“侯爷,您吃一粒吧。”  远处站着的锦鳞卫想要阻止,犹豫一下没有作声。  靖安侯接过瓷瓶,忍下咳嗽道:“孩子,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乔昭屈膝一礼:“我来看您,本该早些来的。”  “明渊怎么样了?”靖安侯自是知道乔昭先去看过邵明渊了,迫不及待开口问道。  “他一切都好,您放心吧。”  靖安侯仔细打量着乔昭,见她笑意淡淡,神情平和,稍稍松了口气:“那就好,我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人折磨他……”  “庭泉也很担心您,所以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呵,担心有什么用?我们变成这样还不是他害的!”坐在角落里的邵景渊声音阴沉,带着满满不甘。  乔昭看向邵景渊的眼中闪过嘲弄与怜悯。  当了二十多年金尊玉贵的世子,一朝沦为阶下囚,心态失衡之下竟连半点气度都没了,这样的人即便继承了靖安侯府,注定走不长远。  靖安侯失望又痛心,却什么都没有说。  对这个儿子,他失望他的表现,但心中也是内疚的。  他确实不是一个好父亲。  乔昭对邵景渊自然无话可说,任他讽刺几句觉得无趣闭嘴后,柔声劝慰靖安侯:“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庭泉一定会没事的。您只要放宽心保住身体,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了……”  靖安侯连连点头:“你跟明渊说不要担心,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不会有事的。孩子,你快回去吧,这里太冷,不是你该久留之地。”  “那您保重。”乔昭福了福身子,叮嘱道,“瓷瓶中的药丸每天睡前服用一粒,可以抵御寒邪。”  待乔昭随着锦鳞卫离开,靖安侯这才走到邵景渊身边坐下来,叹口气道:“景渊,你是靖安侯府的世子,在旁人面前给我拿出点该有的骨气来!”  生于内宅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嫡长子变成如今的样子他身为父亲该负最大的责任。  这是他常年征战不得不承受的代价。  “父亲,到现在您还嫌我丢了您的脸?”邵景渊满脸怨气,“那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这么多年来我处处被邵明渊压着一头,明明我才是嫡长子,可是那些人当着我的面就不避讳地谈及他是如何如何优秀,谁在乎过我的心情?那时候我想,他是我亲兄弟,谁让我有个这么能耐的弟弟呢?可是忽然间他就成了您的外室子,那么我从小到大承受的那些压力算什么?”  邵景渊越说越激动:“结果更荒唐的事情还在后面,他居然是乱臣贼子之后,为了他,您把整个侯府都搭进去了。那么父亲,我想问问您,在您心中把我当什么?随便可以舍弃的玩意吗?”  靖安侯苦笑:“长幼有序,你从来都是侯府的世子。”  “那为何大难临头,您悄悄送走了三弟,对我却半个字都没吐露过?”一想到靖安侯偏心至此,邵景渊一颗心就凉透了。  靖安侯沉默看着邵景渊许久,才叹口气道:“就因为你是世子,从来荣耀有多大,责任便有多大。”  靖安侯说完掩口咳嗽起来。  邵景渊眼神闪了闪,陷入沉思。  睿王府黎皎院子里的那簇美人蕉抽出了新绿,睿王压下激动的心情快步走了进来。  黎皎正坐在外面的树下绣花。  “皎娘在绣什么?”  黎皎把绣绷拿给睿王看:“准备给您绣几条手帕。”  睿王瞧了一眼绣布上一丛挺拔翠竹,不由点头:“没想到皎娘还有一手好女红,不过仔细伤了眼睛,有针线房呢。”  黎皎抿了抿唇道:“毕竟是王爷贴身用的。”  睿王对这个话题没多大兴趣,随意笑笑,便隐含兴奋道:“刚刚恭王醒了。”  “呃,恭王爷如何?”黎皎暗暗憋气,顺着睿王话头问道。  男人便是如此吗,喜欢一个人,无论那人做什么都是好的;对一个人没心思,任那人做什么都不会感动。  她垂眸看着满是针眼的白嫩手指,险些吐血。  白白用针把手指戳成马蜂窝了,王爷竟然没有多看一眼!  睿王自是不知道黎皎此刻滴血的心情,自顾道:“恭王看起来精神强了许多,还主动让人端了饭菜。皎娘,这次多亏了你的引荐。”  他说着拉过黎皎的手轻轻握了一下。  黎皎忙把手心朝上,拢起手指笑道:“能为王爷解忧,是妾该做的。”  这下王爷该看到她伤痕累累的手指了吧?  睿王大笑起来,放开黎皎的手拍了拍她手臂:“皎娘确实是一朵解语花。我看三姑娘并没你说的那样对你有成见,这不你一请她就来了。”  黎皎:“……”要她把手指戳到王爷眼睛里吗?  “皎娘以后常请三姑娘来玩,毕竟是亲姐妹,疏远了不好。”  眼下看来,黎三姑娘医术是得了李神医真传的,如今李神医不在,倘若他的身体真有什么问题,说不定还要指望着黎三姑娘。  黎皎不知道睿王心思,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一紧。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上了黎三?  “如今冠军侯身陷囹圄,妾觉得常请三妹来府上不大妥当,恐给王爷惹麻烦……”  睿王笑笑:“你们是亲姐妹,走得近些有何不妥?冠军侯虽然进了诏狱,与她一个还没过门的女眷有何相干?再者说——”  再者说,冠军侯若真被定罪,罪不及未过门的弱女子,若是最终无事,定会觉得睿王府仁义。46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