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668章 风雨来

第668章 风雨来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04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黎皎巴巴等着睿王“再者说”的下文,结果睿王站了起来,抬抬屁股走了。  黎皎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想到乔昭恨意更上了一层。  西姜恭王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有起色,没过多久就恢复如常。  病过一遭,他更坚信大梁与他相克,恨不得插上翅膀返回西姜去,于是催问杀害西姜公主的凶手越发勤快了。  兰山借此在明康帝面前煽风点火,明康帝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  冠军侯是乱臣贼子之后,推出去砍了正合他心意,可是冠军侯这把刀太好使,一旦砍了,上哪去找这么好用的一把刀呢?  要是没了这把锋利的刀,北齐那边再出乱子怎么办?那他又要把精力放到对抗鞑子上面,太耽误他的长生大道了。  可是留着不杀,这把刀对准他怎么办?  杀还是不杀呢?  明康帝整日琢磨这个问题,连仙丹都顾不上吃了,这一日终于面色一沉下定了决心:“魏无邪——”  “奴婢在。”魏无邪恭敬应着,心中悄悄叹口气。  看来皇上对如何处置冠军侯已经有了决定了。  身为明康帝心腹,魏无邪自是把明康帝这些日子的纠结看在眼里。  “给朕拿一枚铜钱来。”  啥?  这个吩咐太出乎意料,魏无邪直接愣了。  “怎么?”明康帝淡淡扫他一眼。  魏无邪不敢再迟疑,忙取了一枚铜钱奉给明康帝。  明康帝往书案前一坐,心中默念道:若是年号朝上,就一刀砍了冠军侯;若是“招财进宝”朝上,就暂且留着冠军侯过年。  明康帝默念完,把铜钱高高一抛。  铜钱在空中转了好几番落下去,魏无邪眼睛都直了。  皇上这是干什么?  在明康帝略带紧张的心情下,铜钱落到桌案上,明康帝与魏无邪皆瞪大了眼睛。  既不是正面,也不是反面,铜钱居然是立着的!  立着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让朕为难嘛!  明康帝大怒,重重一拍桌子,铜钱被拍飞了,滚落到地上去。  抬脚欲走的明康帝脚步一顿,吩咐道:“魏无邪,看看落地的铜钱是正面朝上还是反面朝上。”  等了一会儿不见魏无邪吱声,明康帝语气更加不满:“魏无邪,你一声不吭在那里做什么?”  魏无邪暗暗叹口气,赶忙回道:“皇上,铜钱掉进台阶缝里去了。”  明康帝大步走过来,把撅着屁股找铜钱的魏无邪一脚踹开,见到金砖铺就的台阶相接处果然有一条缝,不由脸色铁青:“你们这些奴才都是干什么吃的,是不是等朕的大殿塌了才知道修?”  魏无邪知道明康帝这是借故发脾气,一声不吭跪在一旁。  明康帝盯着那条细小的缝犯了倔脾气:“魏无邪,叫人给朕把这里撬开,今天朕偏偏要看看铜钱到底哪面朝上!”  就是这么一条小缝隙,铜钱恰恰落了进去,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很快魏无邪就领着人来把金砖翘起来,心中默默念叨:铜钱啊,你就赶紧配合一点吧,是正是反给个痛快行吗?  金砖翘起的那一瞬间,包括明康帝在内的众人皆伸长脖子看过去,就见金砖下面的地上有一个拳头大的洞。  “这是——”明康帝疑惑不解。  众人皆战战兢兢不敢吭声。  “这到底是什么,立刻告诉朕!”明康帝发了火。  一个小太监受不了天威,脱口而出道:“老鼠洞!”  “什么?”明康帝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禀陛下,那就是个老鼠洞!”话已说出口,小太监干脆豁出去了。  “老鼠洞?”明康帝盯着黑黝黝的洞口一字一顿吐出这三个字,气得嘴唇发白。  他堂堂一国之君的御书房里居然有个老鼠洞,那枚该死的铜钱还掉进老鼠洞里去了。  “给朕挖地三尺,找到那枚铜钱!”  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好好的御书房已经和废墟无异,老鼠洞终于见了底,洞底有一些被老鼠咬烂的碎布与糕点渣。  明康帝脸色发青,杀气腾腾道:“给朕把那枚铜钱翻出来。”  “是!”众人齐齐扑上去,就听吱吱几声响,一只黑毛老鼠从众人缝隙里钻出来,风一般跑了。  明康帝眼睁睁看着那只老鼠叼着铜钱迅速消失在视线里,气个倒仰:“给朕追上那只老鼠!”  老鼠到底没有追回来,明康帝看着面无全非的御书房欲哭无泪,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那只老鼠莫不是有病吧,大难临头不叼走糕点渣子,叼走铜钱做什么?  众太监面上不敢流露丝毫异样,心中却想:皇上莫不是中邪了吧,就为了找一枚铜钱把御书房挖了?  魏无邪暗暗冷笑,心道:你们这些蠢货知道什么,皇上在意的哪里是铜钱,而是冠军侯的生死啊!  明康帝心血来潮的掷铜钱壮举最终没有得到答案,心情越发纠结了。  明康帝心情不佳就想闭关,可想到近几次闭关的后果默默把这个念头打消,于是心情越发不佳。  满朝文武都感觉到皇上的怒火,顿时人人自危,生出风雨欲来的预感。  而真正的风雨果然在不久后来了。  这场风雨没有从京城开始,而是起于山海关,风乍起便成惊涛骇浪之势。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北齐鞑子的铁蹄踏过山海关,绕过河渝县,直奔京城而来。  那一晚,京郊的老百姓睡得正香,外面的铁蹄声与犬吠声交织,把他们从睡梦中惊醒。  “爹,娘,外面怎么啦?”有幼童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当娘的一把搂住幼童,把孩子哄睡了,问身边的男人:“他爹,外面该不是闹匪患了吧?”  男人是个解甲归田的兵丁,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动静后披着衣服欲要起身:“听着不像,那铁蹄声太整齐了些,我出去看看——”  妇人死死拉住男人:“他爹,你别出去!”  “我不出门,我去把大门顶好了。”  妇人这才松手。  可惜一个人的力量在大祸临头时太过微薄,大门很快被踹开,拼命抵抗的男人眨眼间便死在乱刀之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