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736章 婚前

第736章 婚前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13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赐婚圣旨传下这日,黎光文正与上峰下棋,还围着三五个观棋的同僚。  听到府上小厮报信,黎光文黑着脸问:“七日后就成亲?不会听错了吧?”  小厮脸都吓白了。  大老爷说话真不讲究,这可是赐婚,谁敢多嘴啊,竟然说听错了。  “没有啊,大老爷您赶紧回府吧,老夫人还等着您回去商议呢。”  “好,我这就回去!”黎光文把桌子一掀,拔腿就跑。  一枚棋子弹起来,打到上峰脑门上。  上峰揉了揉额头,脸瞬间黑成锅底,几名同僚面面相觑,想笑又不敢笑,只得低头强忍着。  上峰放开手,暗暗吸了口气。  他不和那个走了狗屎运的棒槌计较。  要不是撞上冠军侯那样的女婿,他非要让那棒槌知道什么叫上峰的威严!  “都散了吧。”  众人一哄而散。  翰林院本就是闲得发慌的地方,有了这么个八卦立刻传扬开来。  乔墨回到衙门时正好听到这些议论,不由脚步一顿。  皇上赐婚大妹与冠军侯并命他们七日后完婚,这是怎么回事?  显而易见,邵明渊对乔墨没有吐露半点婚期会提前的事。  一见乔墨过来,议论声一停,众人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微妙。  作为冠军侯的大舅子,现在妹夫要娶新人了,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  乔墨刚进翰林院数月,本来与同僚们关系颇好,却随着内阁次辅许明达叫他去内阁当差而改变了。  三年一批的新科进士们各自分配后,或是进翰林院当庶吉士,或是去六部等处观政,这些观政进士练习政务数月,这个时候已经陆续分配到全国各处上任了,唯有入选翰林院的庶吉士要混满三年才会授官。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有些忙碌的衙门需要听话懂事的新人做些打杂琐事,观政进士们一走,长官就把目光放到了新鲜出炉的庶吉士们身上。  没办法,一直升不上去而留在翰林院的那些老家伙们都学油了,用起来不顺手,所以这些新出炉的庶吉士时而就会被某个衙门借去帮忙。  乔墨是状元,直接授了翰林修撰的官职,一般的衙门不好差遣,没想到竟得了次辅青眼,叫他去内阁做事了。  能去内阁打杂,这可是大好的差事,长见识不说,若是趁机赢得阁老们好感,平步青云指日可待,说不准用不了二十年就能入阁封相了。  这个乔墨真是好运,还是出身好,谁让人家是大儒乔拙的孙子呢,当今次辅许明达与乔拙可是同科。  不管众人如何暗暗劝慰自己,心里却颇不是滋味,再看乔墨就没那么亲热了。  乔墨经历一场家中巨变,早就由原先那个不理俗事的清贵公子变成了心思缜密之人,哪里不明白这些变化。  他对此只是一笑,照旧笑意对人。  同科情谊固然不一般,可随着祖父过世,那些情谊还能剩几分?  若是举手之劳任谁都乐得相帮,但冒着得罪兰首辅的风险叫他去内阁长见识,这就绝对不一般了。  乔墨思及此处,心情有些复杂。  许阁老提携他,原因再明显不过,他应下了与许家的亲事。  他现在还在孝期,议亲自然不能提上日程,但这种事一旦应下了,便成双方心照不宣之事,将来自是没有反悔的道理。  乔墨现在心思全被妹妹突然被赐婚一事给填满了,忙去找上峰告假。  翰林院任谁都知道这位新科状元郎前途无量,上峰自然没有为难,痛快准了假。  乔墨匆匆赶回冠军侯府。  赐婚圣旨有两道,一道去黎府宣读,一道去冠军侯府宣读。  乔墨赶回去时,宣旨太监已经走了,整个侯府喜气洋洋,下人们撸着袖子开始扫洒,甚至一些亲卫都加入了。  “公子小心脚下。”见乔墨走得飞快,扫地仆人提醒道。  乔墨直奔邵明渊住处,一眼见到邵明渊面带喜色站在院中赏雪,直接问道:“庭泉,赐婚是怎么回事?”  邵明渊笑意一收,一脸无辜:“嗯?”  “我刚刚回翰林院,听翰林院的同僚们在议论皇上给你们赐婚的事。”  “是啊,我刚刚接到赐婚圣旨都懵了,现在还觉得在做梦。”  “这么说你事先也没听到风声了?”  邵明渊诚恳点头。  反正打死都不能承认,让舅兄知道他没坚持到昭昭及笄就要把人娶回家,挨白眼是肯定了。  乔墨眉头一皱:“那位这是何意?”  “或许是觉得我领兵打仗辛苦了,特赐婚以示皇恩吧。”  乔墨想了想,似乎也没有更合理的理由了,只得接受。  “只要那位别动别的心思就好。”  邵明渊嘴角轻扬,淡淡一笑。  当然不会动别的心思,等他与昭昭大婚那日,皇上就闭关去了,再清净不过。  说起来,七日真的好长,皇上居然不是定在三日后,还真出乎他意料呢。  黎光文脚底生风回到黎府,却发现找不到邓老夫人与何氏,只得抓了个婆子问道:“老夫人她们呢?”  婆子笑道:“主子们都忙着安排三姑娘婚事去了,老奴给大老爷道喜了。”  黎光文白眼一翻,拂袖而去。  喜屁啊,他水灵灵的闺女马上就要是别人家的了!  锦鳞卫衙门中,得到消息的江远朝在书房中枯坐许久没有说话。  外面滴水成冰,屋中却暖如春日,他穿了一件青色夹薄棉的修身袍子,衬得人清如玉,却比去年春日消瘦多了。  江鹤转了转眼珠,没敢吭声。  天要下雪,心上人要嫁人,谁都拦不住,反正总要伤心的,还是赶早不赶晚吧。  许久后,江远朝站起来,抬脚往外走去。  “大人,衣裳——”江鹤拿起搭在屏风上的大氅追出去。  一出门口,刺骨寒风就迎面吹来,薄薄棉袍自然挡不住,江远朝打了个寒颤,却没接江鹤递来的大氅,大步走到院中树下眺目远望。  “大人,您赶紧穿上大衣裳吧,不然要冻坏的。”  “一年比一年的冬天要冷了。”江远朝轻叹着说了一句,披上大氅,心底那股寒意却久久不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