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758章 脱身

第758章 脱身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17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乔昭站在一株桂树旁,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对方的酒气中。  她往后退了退,蛾眉微蹙:“池大哥——”  “别这么叫我,我不敢当!”池灿说出这话的瞬间眼角更红,匆匆别开眼去。  “池大哥——”  池灿嗤笑一声,唇边带着讥诮:“是不是所有人一旦进了这个圈子,原本的珍珠也变成鱼眼珠?”  乔昭唇角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冲池灿略略屈膝,转身便走。  如果池灿这么认为,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希望他心中再没有她一丝一毫的影子,将来娶一位好姑娘,热热闹闹过日子。  一股大力传来,手腕被人死死拽住。  乔昭只得停下来,抬眸看着醉得不轻的男人。  果然不能和酒鬼打交道。  “黎三,不许你去——”醉酒下,池灿早忘了眼前的人已经成亲了,带着几分委屈与恼怒,“太后让你给人落胎你就来了,那以后让你杀人,你是不是也去?”  他认识的黎三才不是这样子的。  从小到大,已经有太多人变得面无全非。他亲手捡回来的水灵灵的白菜长到别人园子里去也就罢了,可是变成菜花他就不能忍了。  “落胎也是杀人。”乔昭淡淡道。  池灿笑意更冷:“可你还是来了!”  “是啊,太后让我来的呀。”乔昭面色平静回答。  池灿怔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脑子有些混乱,眼前的人所说的话明明听清楚了,又仿佛什么都听不明白。  “来喜公公还等着,我先走了。”乔昭转身而去。  池灿眼睁睁看着乔昭走远了,拔腿追上去,却被挡在长公主院门外。  “池公子,您还是去醒醒酒吧。”来喜劝了一声,赶紧走了进去。  池灿伸手抵住院门。  女官冬瑜低声劝道:“公子,您总要替长公主想一下,不能闹得人尽皆知。”  “她不是要生下来吗,既然这样,早晚不都会人尽皆知?”池灿虽醉了,对长容长公主这句话却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殿下说气话呢。”  “气话?”池灿琢磨着这两个字,不怒反笑,“太后容不得这个孩子,我母亲也没打算要,而黎三则是成人之美,这么说就我里外不是人了?”  这话冬瑜就没法接了。  池灿冷笑一声:“桃生,扶我回屋。”  “嗳。”桃生忙应了一声。  可算能回屋了,公子这一喝醉了他一直心惊肉跳。  “公子,您小心脚下——”随着池灿一个趔趄,桃生忙扶住他。  看着主仆二人走远了,冬瑜这才放心进去。  “没想到母后把你派来了。”长容长公主横卧在美人榻上,明明是滴水成冰的日子,在温暖如春的屋中却只披了一件水红色罗衣,尽显丰满妖娆的身姿。  一名面容俊美的男子跪坐在长容长公主身边替她按捏着小腿。  “太后让我来给殿下看看。”  “看吧。”长容长公主懒懒伸出手来,皓腕凝霜,全然不似这个年纪的妇人,看向乔昭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讥讽。  乔昭看在眼里,不由感到好笑。  父母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哪怕池灿对长容长公主诸多怨言,母子二人某个瞬间的神情却如出一辙。  乔昭伸手替长容长公主把脉,约莫半盏茶的工夫收回手去。  “如何?”长容长公主的语气越发轻佻。  乔昭视线落在跪坐的男子身上。  长容长公主轻呵一声:“他不敢说出去的。”  敢让她不顺心的人早就弄死了。  男子把头垂得更低。  “妇人过了三十五岁受孕本就危险,殿下早年损了根本,此胎更是凶险,若是强行落胎,恐有性命之忧——”  长容长公主轻笑:“你说的与太医所说没有什么区别。”  乔昭笑笑:“是,因为这就是长公主殿下的脉象,谁来看诊都是如此。所以我与太医一样,不敢胡乱开药。”  太后让她来看诊,她当然不会推辞,然而没人规定无论什么病症她必须能治好啊。  非不愿,而是不能,纵然权高位重如当朝太后,又有什么话说?  她现在毕竟不是卑微如蝼蚁的小小修撰之女,而是冠军侯的妻子,只要明面上给足太后面子,她无能为力太后还能逼死她不成?  “既然这样,那你回去吧,我乏了。”  乔昭深深看了长容长公主一眼,起身告辞,走在回去的路上心中却忍不住琢磨起来。  她对长容长公主说无能为力,竟然感觉到长公主瞬间的放松,这么说来,长公主其实是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的?  这么一想,乔昭不知为何觉得心情松快许多。  “侯爷——”来喜突然出声打断了乔昭的思索。  “你怎么在这里?”见到邵明渊,乔昭不由展眉。  当着来喜的面,邵明渊面不改色抓过乔昭的手:“接你回家。”  “我还要向太后复命。”  邵明渊微微一笑,睃了来喜一眼:“那我等你回家。”  来喜:“……”堂堂冠军侯这么闲吗?正月里不出去应酬跑到宫门口接媳妇来。  到了慈宁宫,来喜先一步把情况说了,杨太后再看向乔昭的神情就带了几分郑重。  冠军侯对他的小妻子比她想象的要看重。  听了乔昭对长容长公主的诊断,杨太后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失落与不甘,盯着乔昭道:“黎夫人可是神医的弟子——”  乔昭谦恭一笑:“虽侥幸得了李神医一些指点,臣妇与他老人家比起来就如萤虫之光比之皓月。”  认清楚了,她只是神医的“弟子”,又不是神医。  说话滴水不漏,态度不卑不亢又不失恭敬,外头还有个名震天下的冠军侯等着,太后显然也很无奈,纵有满心不甘亦只得放乔昭离去了。  见乔昭出了宫门,邵明渊迎上来,二人相视一笑,携手上了马车。  “我与拾曦喝完酒回来就听说太后传你进宫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邵明渊显然没顾得换衣裳,整个车厢中充斥着淡淡酒气。  “放心吧,言语上别人为难不了我,至于别的方面,大概也不会来为难我了。”  池灿此时酒醒了大半,听到桃生打探来的消息好久没有反应。  黎三说无能为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