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769章 状告兰松泉

第769章 状告兰松泉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19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兰松泉被兰山打蒙了。  兰山指着兰松泉鼻子大骂道:“你招惹的都是什么人,全是些不带脑子的混不吝!你更是糊涂,既然知道他们是提着脑袋做事的人,就痛快给了钱打发他们走人。你可倒好,居然赖账,这下好了,堂堂工部侍郎让土匪给告了,多光彩!”  “什么赖账,什么让土匪给告了?”兰松泉更糊涂了,问清楚后跳了起来,“父亲,这是有人算计我!”  他忙招来心腹问个究竟,弄明白后再找那三人,那三人却早已出京了。  兰松泉朝里朝外横行霸道多年,哪里吃过这样的哑巴亏,气得来回打转。  “这也没什么,一个土匪的话谁会当真,他们又没有证据!”稍微冷静下来,兰松泉捶了捶椅子扶手。  兰山却没有儿子这么乐观,叹道:“就怕别人借此生事啊。”  把持朝政这么多年,特别是早期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忠臣良将弹劾他们父子的不在少数,但他们父子一直安然无恙。  靠的是什么?当然是圣宠。  近些年敢对他们父子挑事的越来越少了,可是兰山心情有些沉重,他已经敏锐感觉到这一两年来皇上对他的圣宠大不如前。  对那位来说,对错往往不重要,得他欢心才重要。  接连几次的斥责与罚俸让兰山隐隐觉得不妙。  兰山的预感很快应验了,兰松泉被江湖中人告了只是个开始,虽然那人很快就被打入大牢等着问斩,可很快又有人把兰松泉弹劾了。  弹劾兰松泉的人正是长容长公主之子池灿。  池灿在工科给事中这个位子上可谓是如鱼得水,短短不足一年的时间就混成了有名的“刺头”,谁都不敢往他跟前凑。  没办法,面对一个三天一弹劾两天一告状的言官,他们压力也很大啊。  这次池灿弹劾兰松泉的罪名便是暗害前御史欧阳海,并把其女欧阳微雨卖入了青楼。  欧阳海原是都察院御史,两年前因弹劾兰山父子被贬黜到北定城,半年前却突然暴毙而亡,而后一家人便没了消息。  这些日子明康帝因为睿王的生死不明一直心情郁郁,没想到兰松泉与这件事居然扯上了关系。至于是不是真的他可不管,现在看兰松泉不顺眼是肯定了。  那些土匪怎么不攀扯别人偏偏攀扯兰松泉呢?  可以说池灿弹劾的时机太合适了,明康帝一听撩撩眼皮,大手一挥吩咐三法司彻查此事。  公堂上,欧阳海之女欧阳微雨一身素衣,声泪俱下控诉着兰松泉的罪状。  “欧阳姑娘,你说令尊是被兰侍郎所害,可有证据?”  欧阳微雨听了眼中闪过刻骨的仇恨。  确凿的证据她没有,想也知道,那些害死父亲的人如何会留下罪证来,但她确定父亲就是姓兰的畜生害死的。  欧阳微雨看向坐在一侧的兰松泉。  兰松泉对着欧阳微雨露出个不屑的笑容。  没错,欧阳海确实是他派人弄死的,他就是要让那些自诩骨头硬的人知道,招惹他们父子前可要想清楚代价,能承受得起家破人亡再来。  弄死欧阳海,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于他不过家常便饭,怎么会留下罪证呢。  他倒要看看这小贱人怎么指控他。  “那一日父亲从私塾回来明明还好好的,可到了夜里突然开始大口大口吐血,临去时留下一句话,一个叫崔佳的学生送他的发糕有问题……”  欧阳微雨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父亲只来得及说了那句话就去了,母亲当时就昏了过去,转日兄长去打听那名叫崔佳的学生,才知道那名学生来私塾只有数日,现在再寻那人却已经不见了。”  说到这里,欧阳微雨用力咬了咬唇,浑身微微颤抖:“崔佳自称家贫,跪在私塾外两个时辰勾起我父亲的怜惜才收了他,甚至免去他一切费用,连笔墨纸砚都是我父亲给他置办的,可怜我父亲却引狼入室……”  欧阳微雨含泪抬头,直视着主审官刑部侍郎杨运之:“大人,崔佳来得突然,消失得蹊跷,我父亲临去前还指明是他送的发糕有问题,这难道不能说明父亲是被人所害吗?”  听到这里,兰松泉嗤笑一声,淡淡扫刑部侍郎杨运之一眼。  杨运之对跪在地上的女孩子有些同情。  这么大的小姑娘,比他孙女年纪还要小些,却遭遇了这些事,境遇可谓是悲惨了,不过到底还是天真,无凭无据怎么能告倒兰松泉呢,最后恐怕还要因为诬告而治罪。  “欧阳姑娘,按着你说的,那名叫崔佳的学生或许有问题,但这与兰侍郎有何关系?”  欧阳微雨惨笑一声:“怎么会与他没关系?之后我与兄长一边料理父亲后事一边告官寻找崔佳,谁知有一天小女子被人打晕,再醒来后已经在北定城最大的青楼里了!”  公堂上的人看向欧阳微雨的眼神便带上了怜悯与异样。  曾经是御史的女儿,现在却沦落青楼,这境遇委实令人唏嘘。  欧阳微雨却仿佛丝毫不在意众人神色的微妙,挺直脊背死死盯着兰松泉:“小女子生不如死在青楼待了三日,终于接了第一个客人,那个人正是他,首辅兰山之子兰松泉!”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众人纷纷看向兰松泉。  兰松泉连眉梢都没动,凉凉道:“如果随口说说就能治人的罪,那大牢里不知关了多少冤屈之人。杨大人,你就任由一个小丫头在公堂上信口雌黄,污蔑朝廷重臣?”  他睡了欧阳海的女儿又怎样?他就是要弄死与他作对的人还要睡那人女儿,让与他过不去的人做鬼都后悔害怕,却偏偏不能拿他怎么样!  同时也让活着的人好好掂量掂量得罪他的下场。  “是啊,欧阳姑娘,你无凭无据说这些话,那是诬告朝廷命官,可要治罪的。”杨运之沉声道。  欧阳微雨浑身不停颤抖,盯着兰松泉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  在众人注视之下,她忽然笑了:“谁说我没证据?我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