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777章 睿王回京

第777章 睿王回京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21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薛老夫人直接被乔墨定亲的消息打蒙了,急急命人喊了寇行则回来质问。  “墨儿怎么会与许家定了亲?老爷难道就没听到过风声?”  寇行则同样觉得脸面无光,被薛老夫人这么一问心中恼火,语气便带了出来:“墨儿是外孙,不是孙子,他与谁家定亲莫非还要请示我不成?”  薛老夫人被噎得胸口发闷:”老爷,您这是什么话?墨儿虽然是外孙,可乔家一个长辈都无,婚姻大事与外祖家商量有何不妥?”  寇行则冷笑:“你也知道墨儿没有了长辈,当初墨儿在咱们府上住着时又如何呢?墨儿是乔拙的孙子,你真当他是愚钝的书呆子?你与毛氏当贼一样防着他,我原就说过没必要如此,他与梓墨的品性都是好的,可你一个字听不进去。这也就罢了,毛氏偏偏猪油蒙了心给墨儿下毒,难道墨儿心中没数?”  一番话问得薛老夫人哑口无言。  对于外孙她当然也是疼的,可是外孙当时家遭横祸又毁了容,想娶大家闺秀是没指望了,偏偏大孙女对外孙痴心一片,倘若外孙动了走捷径的心思,岂不是闹出天大的丑事来?  毛氏给墨儿下毒,她当然也是恨的。  到底是多年夫妻,寇行则发过火,语气便缓了下来:“罢了,这也是两个孩子有缘无份。只是有一样夫人要记住了,墨儿已经是与许阁老家定亲的人了,你就把那些不甘收起来吧。墨儿是个懂规矩的,咱们只要别做过了,他不能不认这门亲戚。”  薛老夫人一时沉默无言,可心里到底是存了火气却又无处可发,没出两日便生起病来。  上了年纪的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等薛老夫人身子好利落时,乔墨与许家姑娘连婚期都定了。  薛老夫人才好起来听到这个消息又郁闷病了,这一病足足卧床数月,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乔昭这些日子也不得闲。  乔墨与许惊鸿定了亲,便提出要搬出去住,乔昭虽百般不舍却不能拦。  之前乔家落难,冠军侯出于亲戚道义请他们在侯府住下,世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而现在乔墨仕途顺遂又定了亲,再住在侯府就有贪慕富贵之嫌了。  好在乔家在京城本就有宅子,乔昭安排人修葺打理了小半个月,乔府便焕然一新,连花木都生机勃勃起来。  这日便是乔墨带着乔晚搬家的日子。  说是搬家,乔府已经收拾好了,兄妹二人在侯府的东西也自有人搬过去妥当安置。  邵明渊与乔昭把乔墨二人送到乔府,在乔府花园的凉亭里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算是暖房。  “庭泉,这些日子多亏你了。”乔墨举杯敬邵明渊。  邵明渊执杯浅笑:“舅兄这样说便见外了。”  二人同时饮尽杯中酒。  乔昭笑道:“大哥闲暇时就带晚晚过来玩。”  乔墨低头看了乔晚一眼,笑道:“会时常过去的,不过晚晚不小了,我打算给她请几个教琴棋书画女红的先生,把这两年中断的课业再捡起来。”  晚晚也有十岁了,听起来小,议亲不过是三四年的事儿。  现在晚晚固然单纯无暇,可妹夫乃人中龙凤,随着晚晚年龄渐长,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未尝不会生出倾慕之心来。  当然,以晚晚受到的教养应不会做出出格的事,然而情之一字对女子来说是最苦的,与其到时候让幼妹为情所苦,不如现在早作安排。  更何况——  乔墨看了乔昭一眼。  更何况大妹玲珑心肝,将来晚晚若真生出别的心思,又岂能瞒过她去,到时候姐妹生了嫌隙那便是他这个当兄长的没有做好了。  “我不想学女红。”乔晚听了乔墨的话,皱着脸向乔昭求救,“黎姐姐,你帮我劝劝大哥嘛。”  乔昭笑问:“劝什么?”  乔晚理直气壮道:“劝大哥不要给我请女红先生,我一拿针就头晕啊。”  乔昭抽了抽嘴角。  到底是亲姐妹,她一拿针也头晕。  乔姑娘对幼妹顿生同病相怜之感,冲着乔墨讪笑:“大哥,不如——”  乔墨以拳抵唇咳嗽一声:“将来喜帕总要自己绣吧?”  乔昭顿时哑口无言。  “晚晚,别忘了母亲的教导,我记得母亲提过,女红上你比你大姐有天分。”  乔昭:“……”这真是亲哥!  “那好吧。”乔晚不情不愿应了下来,等乔昭夫妇离开时,拉着乔昭不放手,可怜巴巴道,“黎姐姐常来找我玩。”  “好。”乔昭想抬手摸摸乔晚的头,发现幼妹已经不比她矮多少了,于是默默收回手。  回去的马车上,乔昭有些郁闷。  邵明渊虽有了些酒意,对媳妇的情绪变化却很敏锐,搂着她问道:“怎么了?”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间,乔昭往一侧躲了躲,叹道:“我原也是高挑个子,现在却要被十岁的晚晚超过去了。”  “那是晚晚比同龄的小姑娘个子高。”说到这,邵明渊揽着乔昭低笑,“再者说,你怎样我都觉得好,矮点又不影响什么。”  男人说着,一双大手就罩到了丰盈处。  乔昭一巴掌拍过去:“才说了两句话就没正经的!”  邵明渊很是委屈:“夫妻敦伦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怎么是没正经呢?”  他已经很正经了,二十好几的人了才知道此间滋味。  新婚夫妻总是少些克制,才想到这里邵明渊便有些耐不住,埋在乔昭颈间细细亲吻起来。  “还在马车上呢……”乔昭虽这么说,却也不由情动,到底半推半就由着某人成了事。  等马车行到侯府,乔昭这才有些慌,红着脸问邵明渊:“会不会被人看出不妥当?”  “不会,晨光还打着光棍呢,懂什么。”邵明渊信心满满道。  晨光:“……”他要娶媳妇,这车夫没法干了!  京城才平静几日,忽然平地炸响一道惊雷。  失踪有一段日子睿王府已经准备发丧的睿王回来了!  明康帝大喜,忙召见了睿王。  沐王听闻后摸着藏“遗诏”的墙壁一颗心蠢蠢欲动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