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第820章 恐惧

第820章 恐惧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28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并无任何伤人之物。  这个答案犹如一盆冰水兜头泼了过来,泰祥帝只觉透心凉,从里往外冒着寒气。  那支箭,他只要闭上眼就能感觉到它的温度。  那支箭擦着他而过,寒气逼人,然后便如烟花般绚丽过后就不见了。  那是一支什么样的箭?射出那支箭的又是什么人?  没有问到答案,泰祥帝惊骇发现注意到那支箭的竟只有他一人,注意到那双眼睛的同样只有他一人。  好像那支箭从来不曾存在过,杀害太皇太后的凶手亦不存在。  太皇太后的死因对外以赏灯之后染了风寒病故而告终,对内召集太医们会诊,太医们虽发觉杨太后头部淤伤,却因锦鳞卫等部连凶器都没查到而不敢张扬。  更何况太皇太后在元宵节登楼赏灯被刺杀这种事哪怕证据确凿,逮到凶手,同样会秘而不宣,不然引起天下人效仿,那就大大不妙了。  太皇太后的丧事在宗人府与礼部等部门的协同下有条不紊进行着,皇宫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泰祥帝彻底被吓到了,只要一闭上眼睛,那支寒芒闪闪的箭就对着他的面门射来,而后便是那双冷冰冰的眸子。  “冠军侯,宣冠军侯进宫!”泰祥帝大汗淋淋,嘶声力竭喊道。  很快传冠军侯进宫的旨意就送到了冠军侯府中。  邵明渊暂且把传旨的内侍留在花厅,宽慰乔昭:“不用担心我,我去去便回了。”  乔昭抓住邵明渊衣袖,到底是有些不安:“庭泉,会不会是宫中察觉了什么端倪?”  她对邵明渊解决麻烦的能力有信心,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对太皇太后出手了。  而在这之前,邵明渊并没有告诉她刺杀太皇太后的事,事成之后才对她坦白。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太大胆了。  “不会。”邵明渊轻笑起来,亲昵抚了抚乔昭脸颊,“安心等我回来。”  “嗯。”乔昭点点头,因为对方笃定的态度,放松了心情。  他说会平安回来,她便相信。  邵明渊再次拍了拍乔昭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等在花厅中的内侍立刻站了起来:“侯爷,走吧。”  外面依然飘着雪花,北风寒冷彻骨。  邵明渊轻轻呼出一口白气,随着内侍赶往皇宫。  “皇上,冠军侯到了。”  呆呆坐着的泰祥帝猛然回过神来,迫不及待道:“宣冠军侯进来!”  不多时邵明渊走进来,行礼道:“微臣见过皇上。”  泰祥帝直直看了邵明渊许久,开口道:“魏无邪,给冠军侯搬一把椅子。”  “多谢皇上赐座。”  泰祥帝痴痴看着面色沉静的年轻男子,久久不语。  邵明渊笔直端坐,犹如一株青松。  许久后,泰祥帝开口:“侯爷,昨晚……昨晚朕很恐慌……”  他可怜巴巴望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些许宽慰。  对面的男子如他所愿抬起眼眸,微微一笑。  那双眼睛很漂亮,犹如最上等的宝石,没有丝毫杂质,可又冷冰冰没有一丝温度。  泰祥帝猛地打了个激灵,脸色瞬间煞白,惊慌失措间打翻了手边茶盏。  魏无邪默不作声收拾着地上的碎瓷片,压下心中疑惑。  泰祥帝却站了起来,睁大眼睛惊恐瞪着邵明渊。  邵明渊面色依然平静,随着泰祥帝的起身跟着站起来,含笑宽慰道:“皇上莫要恐慌,微臣会竭尽所能保护您的。”  泰祥帝仿佛从水中捞出来般,额头已是冷汗淋淋,无力道:“有,有侯爷这句话,朕就安心了……”  面对着嘴角含笑的俊美男子,泰祥帝只觉眼前阵阵眩晕,再也无力多说,匆匆把人打发走后虚脱跌坐回椅子上。  魏无邪拿来温热的软巾替泰祥帝擦拭额头:“皇上,奴婢扶您躺着去吧。”  泰祥帝摇摇头,把整个身体埋进宽大的龙椅中,眼神呆滞。  魏无邪猜不透泰祥帝情绪的变化,只得小心翼翼伺候着。  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泰祥帝睃了魏无邪一眼,问道:“魏无邪,你说冠军侯是个什么样的人?”  冠军侯?  一听皇上问起邵明渊,魏无邪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他与冠军侯还有张天师那可是有着共同秘密的,这个问题,他可要仔细回答。  “奴婢与冠军侯接触不多,但觉得冠军侯是个有大毅力的人,咱大梁北地的安宁离不得他。”  “大毅力?”泰祥帝喃喃念着这几个字,脸色越发白了。  大毅力,这是说一旦得罪了他,他就会凭借着超凡的毅力找人算账吗?  想到那双沉静如星辰的眼,泰祥帝后背发凉,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乔昭等在花厅里,直到下人禀报“将军回来了”才松了口气,起身迎出去。  “怎么在外面等着?”邵明渊大步走过来,挽住乔昭的手往屋内走去。  “皇上找你说什么?”  邵明渊回想着泰祥帝的样子,不由笑了:“大概是觉得后怕,所以从我这里寻安心吧,毕竟我武功高强嘛。”  “说正经的。”邵明渊的放松感染了乔昭,她笑着打了他一下。  “这就是正经的,皇上确实找我说了这些。”  至于后来泰祥帝表现出来的异样,邵明渊觉得没必要多提。  他并不怕泰祥帝对太皇太后的死有所猜测,甚至在他射杀太皇太后的那一刻,便有意给皇上留下了印象。  泰祥帝与别的帝王不一样,虽然继承大统,但从未作为储君被培养过,甚至连先皇的面都没见过几次,是个生性懦弱之人。  而这样的人几经生死,对死亡的恐惧远超常人,当他发现威胁太过棘手时,更多的选择是逃避与妥协。  他希望能用太皇太后的死逼着那位帝王收起对妻子的杀心,如果这次出手还是不能护得妻子周全,那他也不在乎更进一步。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愿走上那一条路。  无论兴亡,只要战事一起,从来都是百姓苦。  太皇太后的丧事办得很是隆重,泰祥帝却在这个时候病倒了,等到了春暖花开之时,竟已卧床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