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韶光慢>目录>

番外1 那个傻瓜

番外1 那个傻瓜

小说:韶光慢作者:冬天的柳叶字数:2165更新时间:2018-01-05 07:21:30
    ..,最快更新韶光慢最新章节!  泰祥帝驾崩,幼主继位,一时动荡在所难免,北地有镇北王驻守还算安宁,南边局势却骤然紧张起来。  “你们,走到这边来蹲下,抱头!”倭人打扮的数十人举着明晃晃的倭刀,指着被逼得无处可逃的一艘客船上的人大喊着。  客船上的人陆续走上倭寇的船,按着倭寇的吩咐抱头半蹲在船沿边。  倭寇首领指了指客船,很快分出一队倭寇往客船去了。  甲板上蹲着的杨厚承对一旁打扮差不多的同伴挤挤眼。  那名同伴双目清亮有神,狠狠白了杨厚承一眼,正是作男装打扮的谢笙箫。  杨厚承低声说:“那个首领交给我——”  话音未落,谢笙箫就出其不意跳了起来,抽出缠在腰间的软鞭勾住倭寇首领的倭刀,手腕一用力就把倭刀夺了过来,手握倭刀对着倭寇首领砍过去。  倭寇首领哇哇大叫起来。  留在船上的倭寇们立刻举刀砍过来,抱头蹲下的人纷纷一跃而起,与倭寇激战在一起。  “支援,支援!”倭寇首领被谢笙箫逼得左支右绌,大声对客船喊着,想把那队倭寇喊回来。  回应他的却是客船中传来的厮杀声。  “中计了,哇哇!”倭寇首领气得大叫,一个分神的工夫肩膀就被谢笙箫砍中。  谢笙箫另一只手长鞭一扫,逼退冲上来营救倭寇首领的人,手起刀落砍掉了倭寇首领的脑袋。  倭寇首领的脑袋高高飞起,鲜血从腔子里飞出来,溅了谢笙箫一脸。  谢笙箫却眉梢都不动,反手一抹露出一张俊俏的面庞来。  “你不讲规矩,说好了这次的倭寇首领归我的!”杨厚承气急败坏嚷道。  谢笙箫得意一笑:“杀倭寇还要讲规矩,你是不是傻?”  杨厚承抬脚踹飞一个趁机冲过来的倭寇,怒道:“等完事再找你算账!”  “怕你不成?”明媚阳光下谢笙箫大笑,反手又砍杀一名倭寇。  倭寇被分化成两队,杨厚承等人又是个个身经百战的,激战了半个多时辰就把那些倭寇尽数拿下。  数十名倭寇只剩下四五名,全都跪下来等着发落。  “这次不错,抓了几个活的。”杨厚承笑嘻嘻道。  谢笙箫唇角紧绷走了过去,手起刀落把一名倭寇的脑袋砍了下来。  “你干嘛,这是俘虏!”杨厚承急道。  谢笙箫轻瞥他一眼,不屑撇嘴:“什么俘虏,带回去浪费粮食不成?”  “可是肖老将军交代了——”  谢笙箫打断杨厚承的话:“反正我没听见。这些狗杂种说不准就是吃不饱才当倭寇祸害咱大梁百姓的,现在不杀了难不成还要把他们带回去吃白饭?那不正遂了这些狗杂种的心愿!”  几名被俘虏的倭寇一听气个半死。  这人也忒瞧不起人了,他们当强盗是要发大财的,谁只是为了当俘虏混口饭吃啊。  “看看这些人的表情,一个个不服气的样子,明显是觉得吃白饭还不行,还要烧杀抢掠才划算呢,这样的人不杀了留着过年吗?”谢笙箫如砍白菜般砍掉几名俘虏的脑袋,把尸首踹进海里,笑道,“人不能带回去,这些倭刀还有这艘船还是可以带回去的,好了,收工了。”  看着手下们低头忍笑清理战场,杨厚承黑着脸道:“你好歹是个姑娘家,能不能不要开口狗杂种,闭口狗杂种的?”  谢笙箫把长鞭往腰间一绕,在衣袍上随意擦了擦手上鲜血,一边往客船上走一边冷笑道:“那你怎么可以这么叫呢?”  杨厚承抬腿跟上去:“说过八百次了,我是男人!”  “呵,那我问你,倭寇祸害咱大梁人时,会优待大梁女子,只杀大梁男人?”  “那倒不会——”  “这不就是了,那我怎么不能跟倭寇叫狗杂种?”  “你这样的,谁敢娶呀。”杨厚承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谢笙箫停下来。  杨厚承头皮一麻:“没说什么,赶紧走吧,肖将军还等着咱们回去复命呢。”  二人带着手下与战利品乘船返回营地,并肩走入帐中。  肖将军正在营帐里看海图,听到动静把海图放下来,笑道:“回来了,如何?”  杨厚承眉飞色舞讲着战斗经过,谢笙箫凉凉插了一句嘴:“倭寇首领是我杀的。”  “急着邀什么功!”杨厚承嘟囔道。  谢笙箫却不理他,双目晶亮问肖将军:“将军,当时说好了我与杨将军谁先杀了十个倭寇首领,谁就当先锋将军,另一个人只能给他当副将,现在您该履行承诺了吧?”  肖将军大笑起来:“谢将军提醒我了,是该履行承诺——”  “等等!”杨厚承大急,“将军,谢笙箫明明只斩杀了九个倭寇首领,还不到十个呢!”  他目前虽然落后一个,但还有赶上的机会啊。  都是谢笙箫狡诈,不然今天就是他领先一个了。  肖将军**着短须笑起来:“是这样的,昨晚谢将军秘密执行了一个任务,斩杀了一名倭寇首领,所以加上今日的正好十个。”  杨厚承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伸手指着谢笙箫:“谢笙箫,你使诈!”  谢笙箫轻轻拨开他的手,冷冷道:“目无尊卑,你就是这样对上峰说话的?”  “你——”  谢笙箫对肖将军一笑:“将军,那末将就先回去洗漱了。”  “去吧。”肖将军笑眯眯道。  “末将告退。”谢笙箫抱拳,转身走出去。  “谢笙箫,你给我站住!”杨厚承气急败坏追出去。  谢笙箫停下,转身,莹白的脸上还沾着血迹:“杨将军有事?”  杨厚承一想到以后要听谢笙箫指挥就觉得暗无天日,怒道:”我就没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狡诈如狐、粗鲁野蛮……的女人!”  听杨厚承艰难蹦出一串贬低人的词儿,谢笙箫掏掏耳朵,不紧不慢问道:“说够了么?”  “没有!”杨小将军都快气哭了,最后铿锵有力总结道,“总之你这样的女人这辈子别想嫁出去了!”  谢笙箫听了转身便走。  看着她的背影,杨厚承眨眨眼,又有些后悔说得过分了。  走出两步后谢笙箫转身,笑盈盈道:“谁说我嫁不出去的,曾经有个人说过要对我负责任的。哎呀,让我想想,那个健忘的混蛋是谁呢?”  眼睁睁看着谢笙箫潇洒远去了,杨厚承这才回过神来。  有傻子想娶谢笙箫?谁这么想不开啊?  等等,那个傻子好像是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