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龙武剑神>目录>

246.第246章 何言的父亲

246.第246章 何言的父亲

小说:龙武剑神作者:离剑天涯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01-06 07:51:42
   “可惜吗?”项昊淡然一笑:“一点也不可惜。 ”  “望遍太荒世界,恐怕只有萧凤一人有天凤灵脉了,还不可惜吗?何况我看那女娃对你也有意思,只是迫于家族压力而已。”剑三轻声说。  项昊摇了摇头,淡淡的道:“自己苦修得来的法力才是最强的,更何况,萧凤在我的生命中,或许只是一个匆匆过客,不管何种原因,错过了便是错过了,我亦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决心,萧家,我必要杀进去,亲手宰了那个老家伙,呵,我的路还很长,一个萧凤,不能改变什么。”  “的确,修士一生何其漫长,许多人,许多事,都只能是过客,终会被遗忘在漫长岁月里,亦或者,只是悠悠岁月长河中,一朵不能再影响心境的浪花。”剑三感叹,语气有些落寞。  项昊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被感染了,他猛的摇了摇头,道:“不想那些了,现在最主要的,是勤修苦练,搞定萧家后,我还想去逛逛这浩大中洲呢。”  “有道理,嘎嘎,我很想再去西域,那里有只能撕破天宇的麻雀,那里有个倾国倾城的尼姑,岁月不饶人啊,不知道当年的小尼姑,而今长成了什么模样,是否一如既往的国色天香?”  “噗,你一把破剑,懂什么叫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项昊满头黑线。  “谁说大爷不懂,大爷懂的东西,你听都没听过,你这兔崽子,比如前几天教你的变脸之法,你小子以前哪里听过?”  “谁说没听过?小爷还知道太古时代有只猴子会七十二变,曾屠戮诸神,伏尸万里,我掌握的如意天宝,那只猴子还用过呢。”项昊咧嘴笑着说。  “瞎扯淡。”剑三立时反驳:“变脸之术的确出自七十二变神通,七十二变神通也的确是神猴一族的无上宝术,但什么一只猴子在太古时代屠戮诸神,这完全无从考证,多半是后人瞎吹的。”  “世间诸多传说,流传无尽岁月,我看大多是有其根据的,如果是瞎扯淡的话,恐怕早就泯灭在历史长河中了,比如我现在说剑三是太古神剑,无穷岁月后,我若称帝,你也是传说。”项昊一本正经的说。  “你个兔崽子,做什么春秋大梦,我看你还是抓紧修炼吧!”被项昊如此说,剑三颇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项昊哈哈一笑,不再多言,再次开始修炼。  “你要有目标有针对性的修炼,我觉得你,可以多修一下极道天功,对自身法的掌控真正做到随心所欲。”剑三说。  转眼四天过去,这四天,项昊把自己关在屋中苦修、参悟,修为有所精进,但效果甚微。  “或许出去透透气再回来修炼,效果更好。”项昊低语,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浑身发出一阵噼啪之音。  咚咚咚,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却传来,同时传来何言焦急的喊声:“大哥,求你救救我父亲。”  “怎么回事?”项昊拉开门,皱眉问。  “那天那个恶心的家伙又来了,带来了好几个高手,我父亲快被他们打死了。”何言急的眼泪花儿直在眼眶里打转儿。  项昊侧耳一听,果然听到楼下有叫骂声传上来。  “去看看吧!”项昊身形一闪,何言只觉眼前一花,已不见项昊的身影。  项昊来到楼下,楼下一十几个,正围着一个酒气熏天的中年人拳打脚踢,诡异的,是被打的中年人虽然鼻青脸肿,脸上却挂着灿烂笑容。  “住手!”项昊一步跨出,脚下发光,人已冲进了人群中,浑身爆发可怕法力,直接震退了十几人。  “又是你。”络腮胡男子眼神阴沉,他本以为过几天再来,项昊必然已经离开了这家客栈,不曾想此人竟还未走。  项昊直接无视了络腮胡男子,轻轻将地上酒气熏天的男人拉了起来。  络腮胡男子见项昊如此狂傲的无视自己,他大怒,挥手就要招呼众人上,但项昊却早有预料一般,一掌打出,速度极快,直接轰飞了络腮胡男子。  这就是实力更强一线者的优势,络腮胡男子根本无法抵抗。  其他人见状都是大惊失色,络腮胡男子是他们一群人中最强的,此刻却被人一巴掌就拍飞,可见这个黑袍少年的实力,强的离谱,无法力敌。  “全部滚。”项昊沉吼,杀气浓郁。  “走。”络腮胡男子心中憋屈,狼狈的离去,他带来的人,更是不敢逗留,尽皆离开。  何言在此时才跑下楼来,见络腮胡男子等人已经不在,她常舒了一口气,跑到喝的醉醺醺的男人旁边,语气中带着点怒气,道:“父亲,你不是说要戒酒吗?又喝成这个样子。”  项昊也盯着这个失魂落魄般的男人,这个男人满脸胡渣,站都站不稳,却拍了拍项昊的肩膀,醉笑道:“这,这个小子不错,闺女,好好把握!”  “父亲,你又胡言乱语了。”何言羞急,面若桃花。  “你要相信父亲,父……父亲的话,从来未曾错过,唯一错过的,是你娘亲。”男人挥了挥手,迈着踉跄步伐往前走,却险些跌倒,被眼疾手快的项昊一把抓住了。  这一瞬间,项昊心中一震,因为他抓住男人手臂的刹那,感应到了一丝可怕气息一闪即逝,来自男人身上。  项昊坚信,这不是错觉。  “先前被打,你为什么不还手?”项昊盯着这个男人,瞬间确定这是一个高手,项昊不免有些好奇。  “为什么要还手?人生已寂寞如雪,寂寞到已快丧失知觉,我还期望那群人能让我有点痛觉,可惜,可叹,哎,那只是一群废物。”男人不住的摇头,唉声叹气。  项昊却是听的有些云里雾里,天下,竟还有如此找虐的人?  “年轻人,你的体内有问题。”男人忽然神色严肃了起来,虽然酒气熏人,可他似乎清醒了。  “什么问题?”项昊愣了一下。  “一个字,乱。”男人一本正经。  “你怎么看出来的?”项昊诧异,盯着何言的父亲,这个处处透着怪异的男人。  “猜的,哈哈,醉了,我真是醉了。”  ps:今儿的第三章送到,晚上还有,大家票票莫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