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龙武剑神>目录>

263.第263章 重回青天镇

263.第263章 重回青天镇

小说:龙武剑神作者:离剑天涯字数:2056更新时间:2018-01-06 07:51:44
   毋庸置疑,这尊贵而又霸气的混沌龙是项昊化成的,项昊想用自己的巅峰一击,打败萧凤。  萧凤动容,项昊的这种变化太过惊人了,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情不自禁的,她的身体上,有无尽赤霞爆发,于赤霞中,萧凤的躯体化成了一只天凤,高贵冷艳,美奂绝伦。  龙凤齐现,气息浩瀚而又神秘。  山顶上,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皆全身颤抖,不可控制的想要跪拜下去。  项昊双瞳冷漠,猛然动了。  这一秒,虚空都发出了爆炸音,仿佛承受不住项昊的身躯,不断坍塌。  萧凤也动了,神翅拍动,朝项昊冲去。  两者轰然碰撞在了一起,有混沌光冲天而起,弥漫整座山顶,有赤炎腾空,铺天盖地。  “啊。”  “不好。”  山顶仅剩的几个修士惨叫,在震惊中,被余波震飞了,躯体都龟裂。  到了此时,龙与凤已经不可见了,被混沌光和赤炎所淹没,但是却能听到闷雷一般的声音不断传出。  这种碰撞并未持续多久便出结果了,一道赤影倒飞而出,朝帝落山下极速落去,是萧凤被轰飞了出来,但在快落到帝落山底部时,她忽然稳住身形,振翅高飞,重回山顶,化成本体。  此刻,萧凤的嘴角挂着一抹凄艳的鲜血,脸色很苍白。  项昊也化出本体,其长发披肩,超凡出尘,未受半点伤。  “先前说过,你能接下,今天便不杀你,说到做到,再见。”项昊腾空,扬长而去。  萧凤抬手,手却僵硬在半空,欲言又止,终化成一声叹息,立在山巅怔怔出神。  项昊下了山之后,动用了隐身法门,避开了诸多凶兽王,小心翼翼的出了十万大山。  站在十万大山外,项昊神色平静,这一行所获很大,得到了火法天碑,得到了太阳真经,更是杀了常家和萧家众多高手,但是,项昊却莫名的开心不起来。  “难道我的修炼途,要一直如此无休无止的杀下去吗?亦或是无休无止的被人追杀?这是我想要的吗?”项昊自语,问自己的内心,陷入思索。  良久,项昊深深叹了口气,离开了此地。  ......  项昊回到了青天镇上,来到何子陵所开的客栈,进入了其中。  令项昊惊讶的,是客栈的生意好了起来,还请了小二,至于何言这个可爱甜美的姑娘,则坐在柜台后面当起了美女掌柜,但很明显,她不太喜欢这个工作,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何小美女,来一间上房。”项昊敲了一下何言的脑袋,笑容温和。  何言猛地清醒,整个人仿佛一瞬间从地狱来到天堂。  “项昊大哥,你怎么回来了?”何言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满眼不可思议的惊喜。  “不欢迎我呀?那我去别家客栈了。”项昊转身,佯装要走。  “不要!”何言一下急眼了,隔着柜台猛地把项昊拉了回来,但其用力太猛了,加上项昊又对其没有防备之心,竟被这个姑娘拉的急走了几步,嘴唇无巧不巧的印在了何言的红唇上,一股清香扑鼻,令项昊的心狠狠跳动了一下。  何言瞪大了水灵眸子,眸中一阵惊慌和羞涩,随后,又浮现迷茫和几丝窃喜。  项昊暗暗叹了口气,无声后退了两步,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笑问:“何前辈呢?”  “父亲,父亲他在楼上。”何言低着脑袋,一颗心小鹿乱撞,脸儿儿羞红一片。  “哦,几号房?我去找他。”  “你就只记得我父亲吗?”何言突然抬起了头,有些恼怒的瞪着项昊,但看到项昊那清澈的眼神后,她又败下阵来,委屈的道:“项昊大哥,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想我呀?”  “我上楼了。”项昊的眼神有些躲闪,直接抬步离开,朝楼上走去。  何言的心思,项昊岂会不懂?对何言这个可爱善良的女孩,项昊是很有好感的,但是现在,远方还有叶柔她们让项昊牵挂,近处有萧家常家杀气腾腾,当真是近有大敌,远有牵挂,项昊实在没有心情再去与何言发生点什么。  何言的脸色顿时间黯然下来,眸中雾气弥漫,可项昊没有回头,直接上了二楼。  “想躲我,没门。”何言吸了吸鼻子,止住差点就掉出眼眶的委屈眼泪,暗暗握紧了粉拳,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项昊来到二楼后,稍微一感应,便知道了何子陵所在的房间,他直接来到房门口,伸手敲门。  “进来。”屋中的何子陵轻声道。  项昊推门而入,见到何子陵抱胸站在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何前辈,在想什么啊?”项昊笑问。  “在想,你有没有得到火法天碑。”何子陵微微一笑,眸光深邃的转头盯着项昊。  项昊脸色一变,忽然明白了:“原来何前辈你一直都知道。”  “不错,玉佩的秘密我在三年前就知道了,也曾去过帝落山,进过里面,可惜,我与天碑无缘。”何子陵幽幽说道。  “那何前辈,你在给我玉佩时,为什么骗我说你参不透玉佩的秘密?”项昊很不解的盯着何子陵。  何子陵闻言,淡然一笑,竟有几分出尘韵味,道:“我若直接告诉你帝落山的秘密,便非自然之道,那恐怕一切都将被改变,你极有可能也跟我当初一样,无缘天碑。”  “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吗?”项昊听的似懂非懂,若有所悟但却又有些迷茫。  “很简单的道理而已。”何子陵微笑道:“比如一个身患重病的人,提前知道了三天后自己便必会死去,那么他极有可能会直接丧失活下去的勇气,没撑过三天就死了,懂了吗?”  “不太懂。”项昊很老实的道,字面意思不难理解,难理解的,是所谓的自然大道。  何为自然道?  如果一个生性善良的人,死在了恶人制造的阴谋中,是恶人推动了自然道?还是善良的那个人原本就会有此大劫?  “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我有点不放心把我女儿托付给你啊!”何子陵叹气,说出的话,却令项昊忍不住一阵惊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