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龙武剑神>目录>

398.第398章 当断不断

398.第398章 当断不断

小说:龙武剑神作者:离剑天涯字数:2402更新时间:2018-01-06 07:52:10
   第二天,项昊与高玉踏上了归尘,悄然回到了临海城。  一入城中,两人第一时间听到了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高家与紫家疑似要开战了,箭弩拔张,原因,是紫家杀了高家二小姐的未婚夫。  “我妹妹有了未婚夫?”高玉诧异无比的问身边的项昊。  项昊茫然摇头:“似乎没有吧。”  正在此时,旁边走过的两人,其中一人低声道:“听说,高雪二小姐的那个未婚夫,是负责打扫他们家藏书阁的。”  “嘎嘎,这二小姐的口味可真独特啊。”  两人低声交谈着远去,而高玉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雪儿的未婚夫?”高玉豁然转头,死死的盯着项昊。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  “行了,别解释了,我不想听。”高玉的眼眶一下红了,急步往前走去。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想听。”高玉有些激动的大叫,捂着耳朵跑了。  回到高府后,高家众人都很诧异的看着项昊,而高雪和高玉相拥而泣,久久未松开。  高雪看到了后一步进来的项昊后,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姐姐的怀抱,朝着项昊走去,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这是一种心情放松后才会出现的灿烂。  “你没死,真好。”  “祸害遗千年嘛。”项昊干笑,看了眼一旁眼睛看向他处的高玉。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与玉儿一起归来?”高岩严肃无比的问。  项昊没有什么隐瞒,将死亡阵狱的事全说了出来,高岩听罢后,震惊的无以复加,一股恐怖的杀气浩荡而出:“我一直觉得那海中建筑物有诡异,没想到却是建造了如此残暴的阵狱,紫家,果然丧心病狂。”  “都该杀。”项昊的眼神,扫过了高年和高贵,此刻,这二人脸色难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因为紫家的疯狂行径而愤怒,但项昊却是知道,这二人与紫家狼狈为奸,肯定是在密谋着什么大事,当然,想夺高家家主之位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大执事,你知晓此事吗?”高岩扫了高年一眼,问。  “大哥,我哪里会知道啊,听闻此事,我也震惊,紫家当真太过残忍了,建造死亡阵狱,那可是需要上万人的灵魂啊,残忍,血腥。”高年一脸愤怒的说。  “半年前,玉儿失踪之时,城中上万修士莫名消失,想必是被抓去祭阵狱了,大哥,我高家历来向正道,当站出来,讨伐紫家。”高贵,高家的二执事,此刻亦是义正言辞的道。  “死亡阵狱需要多少人去血祭,没想到大执事大人了解的如此清楚,佩服。”项昊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令高年眼神都变了变。  “小子,这是大事,你一个小小仆人,没你插嘴的份。”高贵冷漠的扫了项昊一眼,杀气腾腾。  “三叔,你这话过分了,项昊是雪儿的未婚夫,也算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他怎么就没有资格插嘴了?”高玉冷漠的说。  “啊...姐姐,你在说什么呀!”高雪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像是火烧云一般,通红一片。  “玉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项昊什么时候成了雪儿的未婚夫了?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全是一派胡言,不要去信,不过,阵狱一事,项昊也差点受害,有资格发言。”  “原来是流言,项昊不是妹妹的未婚夫。”高玉一下反应了过来,她有些尴尬,又有一些莫名的暗喜。  “就他这样的天赋和身世,也想做雪儿的未婚夫?痴心妄想。”大执事高年嘲讽的说,毫不掩饰,在他眼中,项昊就是一个来自穷困山村还天赋寻常的小修士而已。  项昊眼神一寒,但他忍住了,没有当场发作。  “好了,暂且先散了吧,都几十岁的人,怎还跟一个年轻人计较?玉儿雪儿,跟我来。”高岩摆了摆手,带着高玉和高雪率先离开。  项昊回到了藏书阁,静静思考。  原本,他是不打算趟这浑水的,但紫家把他抓起来,差点让他命丧大海,这是大仇,必要报之。  “高年和高贵,这两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一定是与紫家有约定,不想办法除掉的话,高雪和高玉,随时都会有危险。”项昊心中如此想到,有些不安。  到了晚上,高玉和高雪来到了藏书阁,两姐妹一路笑谈而来,似有说不完的话。  项昊站在窗前,看到了两姐妹的走来,她们皆有闭月羞花般的绝世容颜,笑吟吟的走进了藏书阁。  “大小姐好,二小姐好。”项昊笑着道。  “别装啦,嘻嘻,谢谢你救了我姐姐。”高雪带着一股子香风,来到项昊面前,在项昊猝不及防之下,亲了项昊的脸一下。  项昊愣住,而后看向高玉,高玉却把头扭向他处,装作没看见。  “别乱想哦,这是奖励你的,继续努力,为高家效劳,本小姐不会亏待你的。”高雪叉着腰,努力的想摆出一副威严架势,但她那红红的脸蛋儿出卖了她。  “我就知道你们这两个丫头在这里。”一道苦笑声传来,继而,高岩走进了藏书阁。  “家主。”项昊当即行礼,对高岩,他印象还算不错。  高岩摆手,叹道:“没想到是你把我失踪了半年的女儿救了回来,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你。”  “家主客气了,我也是自己想活命而已,举手之劳,算不上什么,对了,家主,可有什么人看到你过来?”项昊笑着说,轻描淡写的带过了此事。  高玉诧异的扫了项昊一眼,她还以为,项昊会借机讨点什么好处,没想到却直接轻描淡写的带过。  “没有什么人看到我来,看来,你也发现了什么,说说你的看法吧。”高岩眼神奇异的盯着项昊,他越来越觉得,女儿带回来的这个少年不简单。  “在下不敢妄言。”项昊当即拒绝。  “放心的说。”高岩沉声道:“既然我两个女儿都把你当朋友,那便证明,你值得信任,说说吧,没关系。”  “那我便说了。”项昊沉吟了一下后,眸中杀机闪过,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擒住高年和高贵,然后,与紫家开战,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紫家已经在准备与高家开战了,如果不擒住高年和高贵,绝对是大祸。”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八字,让高玉和高雪两姐妹都是诧异的看着项昊,对项昊,有了全新的认识。  “父亲,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二叔和三叔,必要擒住,半年前,就是二叔把我抓去死亡阵狱的。”高玉眼神有些冰寒,虽然无证据,但她不会感应错,抓她去死亡阵狱的,就是二叔高年。  “没有任何证据,如何去擒?更何况,这二人近几天形影不离,联合起来,即使是我,也难镇住。”高岩表情凝重的说。  项昊闻言,淡淡的笑了笑,道:“证据嘛,玉儿...咳,大小姐就是证据,至于如何擒住这二人,我有办法,分开他们,让家主有时间去各个击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