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龙武剑神>目录>

484.第484章 五爷爷

484.第484章 五爷爷

小说:龙武剑神作者:离剑天涯字数:2321更新时间:2018-01-06 07:52:21
   项昊全杀了这几人之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回到了客栈之内。  客栈中,轩辕雪修出了神火,项昊才一踏进房内,她便迫不及待的展示神火,眉心一道神火冲出,攻向项昊。  项昊第一直觉,是被人攻击了,他一步横移开,大手猛然探出,抓住了轩辕雪的手腕,猛然一拉。  “啊。”轩辕雪惊叫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往项昊怀里扑去。  项昊也发现了是轩辕雪,他急忙撤回法力,并且想扶住轩辕雪,结果,轩辕雪扑来的力量太大,将他扑倒在了地上,唇与唇无巧不巧的贴在了一起。  这一瞬,两人脑海中皆是轰的一声,蒙圈了。  阵阵馨香,不断的钻入鼻孔,这是一股极度好闻的味道,项昊竟然有些不舍离开,情不自禁的动了动嘴唇。  项昊这一动,令轩辕雪娇躯颤了一下,俏脸红润,一时间忘了起身。  很快,项昊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急忙的,想推开轩辕雪。  不料这时,令项昊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轩辕雪竟然伸手环住了自己的脖子,那丁香直往自己的嘴里钻来,阵阵幽香,令人忍不住想沉醉其中。  “你们在干嘛?”轩辕紫儿,却是在这时,突然的走了进来,望着地上的项昊与姐姐,她呆住了,手里提着的一袋水果不觉间落在了地上。  轩辕雪惊叫一声,满脸绯红的站起身,急忙解释:“妹妹,这...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不信。”轩辕紫儿怔怔的盯着她的姐姐。  “咳咳,你们聊,我先回屋歇息了。”项昊迅速起身,一闪身出了这间屋子,有些尴尬,不留下,也是怕轩辕雪尴尬,方才,轩辕雪太主动了,主动的,差点让项昊都忍不住擦枪走火。  项昊回屋之后,心情很久都没有平复下来,杂念很多,最后,他强行的抛却了所有杂念,掏出了上古残图,细细研究起来。  残图很古老了,上面有一条很模糊的路线,不时的会看到一个地名,可大多数地方字迹模糊,无法看清楚。  项昊皱起了眉头,一点一点的研究,不断的推理,不过,他对神界不熟悉,思路有着太多的局限性,看了半天后,他看到一个大概叫‘羽化’的地方时,残图上的记录终止了,羽化是最后一个地名,可这明显的不是尽头。  其实,残图上的羽化这个地名,也是项昊猜测的,因为残图之上的字迹和路线,都实在太过模糊了,项昊只能不断的脑部和猜测。  “可惜了,只有半张残图,不能确切的知道斗战天碑的位置。”项昊有些失望,叹了一口气,用六道轮回天功就换来了这么半张没有实际用途的残图,项昊怎么想,都觉得吃大亏了。  “原来斗战天碑,藏在那个地方,它果然还眷念那里。”项昊的神宫中,传出一道幽幽轻叹声,是火法天碑开口了。  项昊惊喜,振奋的问道:“您知道这个地方?”  “数千年了,那片古老的地域,在无尽虚空中游荡,想要寻到,不易啊,不过,你倒是可以去你族中询问一下。”火法天碑轻声说。  “我现在可以回族吗?”项昊苦笑。  “为何不回?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想做的事,那便放手去做,不要太压抑自己,一再压抑自己,畏手畏脚,并无多大好处。”火法天碑肃然说。  项昊身躯一震,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是啊,自己一直怕回龙武族去,会给自己招来杀身祸,怕给家族带来不好的后果,的确变得有些畏手畏脚了,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现在,火法天碑的一席话,让他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是啊,何苦压抑自己,活的不够自由,更不痛快。  “也罢,前路再多艰险,终究还是要去面对。”项昊低语,心中有了决断。  当天,项昊修炼到很晚,夜深人静时,他停下修炼,站在窗口,望着浩瀚星空,有些出神,他在想,这一片星空,与太荒,是不是同一片天空?  许久,项昊轻叹了一声,太荒的所有朋友,祝你们一切安好。  “恩?”突然,项昊眸光如电,豁然看向下方街道上的阴暗处。  阴暗中,一道白影站立,似乎正在抬头,看向项昊。  “下来。”阴暗中的开口,声音低沉。  项昊心中一惊,他听了出来,是那天出现在黑龙府外的那个白袍老者,来自黄金龙武族。  没有什么犹豫,项昊从窗户跳了下去,走到白袍老者面前。  白袍老者盯着项昊,看了片刻后,道:“那天在黑龙府外我便知道,你也是我龙武族人,你的父亲是哪位?怎会跑到这天澜城来?”  “我自小流落在外,不是在神龙界长大的,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是谁。”项昊轻声说。  “不可能。”白袍老者当即反驳,眸光深邃的盯着项昊:“我龙武族人,本就人丁不旺,不可能有流落在外的,而且那晚在黑龙府外,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也有些不对劲,不属于黑龙武族,也不属于我黄金龙武族,你究竟.....呃,不对,十八年前的那个孩子,气息与现在的你有些相似,被送往......”  白袍老者说着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一下变了,没有再说下去。  “怎么了?”项昊心中一凝,不动声色的问。  “不可能,现在还不到那个时机,你不可能是那个孩子。”白袍老者似在对项昊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看白袍老者的脸色,项昊心中却是有了一些明悟,自己,恐怕就是白袍老者口中的那个孩子,为了确认自己所想,项昊试探性的道:“我从太荒...”  “闭嘴,不可说。”白袍老者眼神震撼,当即确定了项昊就是十八年前被送到太荒去的那个孩子,他打断了项昊的话。  随后,他伸手摸了摸项昊的脑袋,眸中感慨万千,似在追忆什么,许久,才语气温和的轻声道:“孩子,我是你五爷爷啊,还记得你一岁那年,五爷爷还抱过你。”  “五爷爷。”项昊内心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情,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  “你来早了,有些事情,你父亲和你爷爷到现在还没有眉目,如果被黑龙武族发现你的存在,将会有天大的麻烦。”  “五爷爷,我父母知道我的存在的,对不对?”项昊有些激动的问。  “知道,肯定知道,可惜你娘亲...哎,算了,许多事我也说不清楚,等你见到你父亲,他自然会告诉你,五爷爷在这天澜城呆了二十年,也知之不多。”白袍老者叹息。  “我娘亲怎么了?五爷爷,我现在能否回族里去?我想见我父母。”项昊压制着内心激动问,虽然从未见过父母,但他心中,对父母有着一种仿佛铭刻在全身血肉中的莫名感情,巴不得立刻便见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