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七十七章 讲道理,我才是和尚吧

第七十七章 讲道理,我才是和尚吧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8-01-07 07:51:31
   扒着石门的唐三藏正打算破门而出,摧毁妖穴,解救马王,然后去和自己的徒弟们汇合,听到有人进门来,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停住了手,打算先看看。  从石门上留着的缺口可以看到大半个石室,包括正对着石室的血池。  让唐三藏有些意外的正是进入石室那人,那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身蓝白对襟长袍,头发整齐地用一根白玉簪束着,身材颀长,相貌英俊,还带着几分书生的儒雅气质。  “啊喂,什么鬼啊,这不是妖穴吗?怎么跑出来个俏书生啊!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正常的妖怪啊!说好的凶神恶煞,一张嘴就能熏到一片人的呢!”唐三藏实在忍不住吐槽了,说实话,他很失望啊。  看着那在血池边上站定的书生,唐三藏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或许下一刻这家伙就会做出喝光这血池的恐怖举动。妖怪嘛,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观音院那树妖的脸不就长得挺好看的。  不过这个书生给他的感觉有些奇怪,可以肯定这是个妖怪,而且多半就是那黄风怪。但他身上的妖气很特别,或者说有些弱,比一般的小妖都要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般,如果不是唐三藏对妖气敏感,恐怕真把他当普通书生了。  就在唐三藏觉得这黄风怪肯定要对那马王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已经准备破门而出的时候,那书生在那血池边上坐下,然后哭了。  唐三藏很少见到男人哭,更别说看着一个妖怪对着血池里的一匹白马哭了,而且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虽然他背对着唐三藏,但从他那一声声哀嚎和肩膀耸动的频率和幅度,绝对不掺假。  “洛兮洛兮,何苦来哉,洛兮……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听着那一声声在封闭的石室里回荡的哀嚎,唐三藏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不太好用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黄风怪连一眼都不看他,进门就对着一匹白马哭地肝肠寸断,而且听上去还很有故事的样子,这样的神展开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这时,一旁又传来了开门声,刚才提着唐三藏跑了一路的母老虎尹唯走了进来,站在一丈外看着还在兀自哭泣的黄风怪,她脸上表情依旧冷淡,但是目光却是出奇地温柔,还带着几分担心。  她把目光移到血池中央的白马身上时,脸色变得有些复杂,拳头攥紧又是缓缓松开,像是有些羡慕,又有些可惜,还有几分高兴。  站在石门里的唐三藏摸着下巴打量着石室里诡异的场面,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发散着自己的脑洞。  黄风怪好像是个老鼠精吧,具体什么品种唐三藏忘了,然后他喜欢上了这匹叫洛兮的独角兽,独角兽这会好像昏迷了,所以他不好判断她喜不喜欢黄风怪。  但是可以看得出尹唯是喜欢黄风怪的,一只母老虎喜欢上了一只老鼠精。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是可以跨越种族的吗?  “等等,让我捋一捋……”唐三藏揉了揉太阳穴,虽然他的神经已经足够粗壮了,但是陷入这跨越三个物种的奇葩三角恋,他的世界观还是开始坍塌了。  “牧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尹唯缓步走上前,把手放在了那书生的肩头上,看了一眼血池里的白马,回头看向了关着唐三藏的秘牢,“我已经把唐三藏抓来了,只要喝了他的心头血就可以救活洛兮了。”  “这是谁说的,根本没有试验过好吗!”唐三藏拍着石门不满地叫道,也不知道这只母老虎从哪里听来的偏方,竟然能用心头血治病。  不过这么说来,那座小镇上的人都没了心脏,也就不奇怪了。  “是啊,尹唯,你怎么知道这位从大唐来的高僧的心头血可以治好洛兮?”那被叫做牧晓的黄风怪这才停下了哭泣,擦了一把眼泪,起身看向了石门里的唐三藏,露出了几分悲悯之色,“而且,要是取了心头血,他就要死了,救一人而杀一人,此事我又如何能做得。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正打算砸门而出的唐三藏这下真的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那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串佛珠,熟稔的掐着佛珠,嘴里还喃喃念着法华经的年轻书生,刚刚拼凑在一起的三观又全碎了,而且变成渣了。  “你要是做不了,我来。”尹唯看了牧晓一眼,缓步向关着唐三藏的牢房走去,神色冰冷,绝对是下得去手的主。  正努力拼凑着自己三观的唐三藏缓了口气,对嘛,这才有点妖怪的样子,不然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不要,尹唯,你若是想杀他取血,就先杀了我吧。”刷的一下,站在血池旁的牧晓已是出现在秘牢之前,张开双手挡在了门前,一副大义凛然地说道。  “我……卧……”唐三藏张着嘴巴,但此时脑子里根本没有适合的词汇来表达他此时崩溃的心情,不对啊,这展开有问题啊!  有那么一瞬间,唐三藏觉得张开双手挡在自己面前的是唐僧,对,就是前世电视里那个从东土大唐来的迂腐和尚。这里要申明一下,那不是他。  反正不管像谁,这个大义凛然挡在自己面前,一副你要杀他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表情的家伙,真是派了尹唯血洗了一个小镇的黄风怪吗?  “杨晓!再拖下去,她可就真的醒不过来了,这么多年,难道你真的要放弃吗?难道她在你心里连这个和尚都比不上吗?”尹唯看着杨晓,有些气急。  “不,洛兮在我心里谁也不能比拟,就算拿我的命换也想救活她……”杨晓看着血池里的白马,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过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但是,决不能用伤害别人的手段来救她,如果洛兮还清醒的话,也一定不会允许我这样做的。我佛慈悲,我不下地狱……”  “那什么,我可以插一句话吗?”唐三藏一脸尴尬地扒着石门,“讲道理,我才是和尚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