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帮人想搞事情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帮人想搞事情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410更新时间:2018-01-07 07:51:37
   “嗯,有件事我想确认一下,有这些渔民带路会方便许多。 ”唐三藏也不隐瞒,直接点了点头道。  虽然不一定会收沙悟净为徒,但他总觉得应该见上一面,一来是好奇,二来他觉得一切的巧合似乎都有背后的意义,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凑巧的碰上孙舞空、敖小白还有朱恬。  剩下的四块冲浪板朱恬也很快就做好了,造型完全符合唐三藏的设计,不过唐三藏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东西,尺寸什么的都是估的,能不能用还是两说。  “搞定完工,师父我们回去吧,困死了,只有三个房间,看来今晚我只能勉强一点和小白挤一挤了。”朱恬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道。  “没事,舞空会和小白挤一挤的,你可以自己睡一个房间。”唐三藏微笑着说道,当然要保护一下敖小白。  “师父,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朱恬一脸痛苦的看着唐三藏,捂着心口,“你压抑了自己的内心,难道连我的内心都要抑制了吗?”  “你喜欢什么我不反对……不过小白还小啊。”唐三藏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转身向着王家镇的方向走去。  “师父,我们再好好聊聊……”朱恬连忙跟上。  唐三藏沉默。  “师父,我身上还有个厉害的法宝……”  唐三藏依旧沉默。  “师父,那要不今晚我们两个挤挤吧!”  “不行!”  ……  王家镇,那座用元宝枫搭建的木屋三丈深的地底之下,有着一座规模颇大的地宫。  黑暗的地宫里点着两盏昏黄的油灯,隐约可以看到四面墙壁上刻着不少壁画,因为年岁已久,看上去有些模糊。  驼背的大巫师鸡爪般的手握着一根蜡烛,几乎贴在一面古朴的石壁上,用手抚摸着壁上的壁画,神色激动地喃喃自语,“一千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了,是他,肯定就是他!只要把他祭献给神灵,解开石阵的封印,就能得到长生之法!”  “爷爷,这样不太好吧,镇长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要是出了差池,我们恐怕就很难在王家镇待下去了。”一旁的丹奇有些犹豫道。  “桀桀……怕什么,只要能得到长生之法,我们还要在这鸟不拉屎的王家镇待着吗?外边的世界可大着呢。”大巫师阴冷笑着,扭头看向了少年,冷然道:“东西带来了吗?”  “爷爷,你不是说这东西不详,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碰吗?”丹奇把一个拳头大的盒子递了过去,眼中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  “是啊,这可是不祥之物……”大巫师缓缓打开了盒子,一条拇指长的金色小蛇一下子立了起来,探出鲜红的舌头发出了呲呲声。  “不过,现在正是用他的时候,因为,我也快死了。”大巫师抬眼看着丹奇,咧嘴露出了森然的白牙,另一只手一抬,站在一旁的丹奇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了过来,被他掐住了脖子。  “爷……爷,你……你要干什么……”丹奇的脸色顿时涨红,蹬着双腿吃力地说道。  “别怕,以后你就能长生不老了,当年我把你捡回来,养了你这么多年来,你也该回报我了。”大巫师声音沙哑的说道,在丹奇惊骇的目光中把干枯的手指探向了那条金色的小蛇。  ……  第二天阳光明媚,吃过早餐后,一行人便出门去了,早早升起的夏日阳光晒在身上有些发烫,唐三藏把一个大草帽扣在了敖小白的脑袋上,自己也带上了一个。  朱恬嫌草帽太丑,用手挡着阳光,有些羡慕地看着孙舞空的墨镜,“师父,你改天也给我做一副墨镜吧。”  “好,回头给你做。”唐三藏一边朝着王宽挥了挥手,一边应道。  “师父,你的回头时间总是很长,当初说给我重新做一套衣服,这都几个月过去了,我还是这么一身。”朱恬抱怨道,顺便扯了扯自己的乞丐装。  “咳咳,这不是没碰到能买到合适布料的城镇吗……”唐三藏看了一眼还是一身虎皮背心短群的孙舞空,底气有些不足。  “小师父,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商量了一下,打算由我们亲自送你们过河。”王宽走上前来,指着一旁最大的那艘帆船说道。  “有劳了。”唐三藏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甲板上那帮老头,大都是昨天见过的,几个生面孔也是年纪颇大,看来王家镇的人还真把这次出海当要命的卖卖,让一帮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家伙来送他们过河。  此时海边聚集了许多人,老少皆有,看样子是镇上的人都来送行了,面色皆是有些沉重,还有一些人在抹眼泪。  “对了,今天丹奇小巫会同行,一路上也能多了不少保障。”王宽指着一旁穿着一身红黑长袍的丹奇说道。  “丹奇小巫有劳了。”唐三藏微笑着说道,目光落在丹奇身上时,微微一凝,昨天他见过这个小巫师,但今天给他的感觉却有些不太一样。  丹奇只是微微点头,目光在孙舞空的身上顿了顿,便是直接转身向着大船走去。  “先上船吧。”王宽也是向着大船走去。  “那家伙有些古怪,我觉得那老头对他做了什么,看上去像神魂祭献之后的共存状态。”朱恬走在唐三藏的身旁,看着丹奇的背影小声道。  “那是什么东西?”唐三藏也觉得今天的丹奇有些奇怪。  “一种邪门歪道的献祭办法吧,将死之时献祭神魂,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宿主,就可以占了对方的身体。不过这种献祭失败的可能性不小,运气不好可能被反吞,为别人做了嫁衣。”朱恬想了想解释道。  “那他属于哪一种?”  “现在还看不出来,那老驼背成功的可能性高些,毕竟那少年是他养的。”朱恬摇了摇头。  “看来这里面还有大阴谋呢,有点意思。”唐三藏笑着说道,伸手抱起一脸好奇的敖小白,踏上了搭在栈桥上的木板。  六丈长的大帆船,船体是元宝枫制成的,分上下两层,唐三藏他们一上船,王宽便吆喝着开船,两个老头一扯风帆,十几根桨一齐滑动,大船便慢慢向外驶去。  同时启程的还有另外一艘三丈长的帆船,跟在大船后边,看样子是同行的。  “这是出去捕鱼的,岸边越来越难捕到大鱼了,得去远些的地方。”王宽在一旁说道,眼里有些忧虑之色。  唐三藏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王宽给众人安排了一下住处,四个连在一起的小隔间,虽然不大,不过足够休息了,洛兮则是安排在隔壁的一个大些的房间。  海岸渐渐远去,岸边的人们变成了一个个小黑点,风帆被风吹得鼓起,船速提升起来,破开蓝色的水面,驶入茫茫无际的水面。  “师父,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一行人聚在唐三藏的小房间里,孙舞空有些不解地问道。  ========推荐一本好友一袖乾坤的《寒门首辅》,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我便要入一入内阁,做一做首辅,提两壶美酒,拥一方佳人。很不错的明朝科举文,值得一看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