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15更新时间:2018-01-07 07:52:05
   “孩儿啊,那欢乐岭去不得!去不得啊!”这时,一道颇为凄苦无奈的哭声从一旁的小巷里传来。  唐三藏等人停下了脚步,向着小巷里看去。  一座小院的门口,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背上背着个蓝布包裹,看上去准备出行。  而一旁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破旧麻布衣裳的老婆婆紧紧拉着他的手臂,面容凄苦地絮絮叨叨哭着喊着,两行浑浊的泪水从满是皱纹的脸颊上滑落,看着颇为可怜。  “老东西,赶紧放开,老子今天就要去欢乐岭!”那青年一脸不耐地叫道,“这破房子我给你卖了,明天就有人要来撵你了,念在母子一场,我先给你提个醒,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儿啊,我就你一个儿啊,房子卖了就卖了,我这一把老骨头,死就死了,可你不能去欢乐岭啊,那不光是个销金窟,现在连命都要了……你不能去……你不能去啊……”老太依旧拉着青年的手臂,就是不肯松手。  “老东西,还不松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青年面色一狞,抬手便要向着老太脸上拍去,那力道和脸上神情,绝对没有丝毫留情的念头。  “你这样的人,还不如死在那欢乐岭上呢。”就在这时,两根手指却是搭在了那扬起的手腕上,一道有些冷的声音从那青年的身后响起。  那青年看着手腕上不知何时多出的两根手指,任凭他如何用力,却是像是被铁钳牢牢夹住一般,挣脱不开,听到那声音,勐地扭头看去,见是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小和尚,不禁一愣,旋即怒道:“死秃驴,你找死吗!”  握住青年手腕的自然是唐三藏,要换做孙舞空,这会那青年已经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了。  唐三藏挑眉看着怒气汹汹的青年,对于死秃驴这个名号,他还真是有些不喜欢,反倒是有些后悔刚才没有让孙舞空出手了,这种人渣死一两个完全是为世界和平做贡献。  “小师父,小师父你帮我劝劝他吧,他要上欢乐岭,那欢乐岭上可是接连死了人了,他这一去,老身……老身可如何是好啊……”一旁那老太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唐三藏,像是一下子看到了曙光,颤着声音哀求道。  “老东西,给我滚开!谁他娘的要这死秃驴劝!”那青年一抬手,老太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挣扎了两下没能爬起来,坐在地上还看着唐三藏苦苦哀求着:“小师父,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老头走得早,让我好好养大这孩子,他要是去了欢乐岭,我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老头啊……”  “我说,你去欢乐岭想要干什么啊?”这时,朱恬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她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壮硕青年,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孙舞空和沙晚静她们也是从后边走上前来,沙晚静上前扶起老太,帮她拍掉了身上的尘土,有些不满的看着那青年。  先前视线被唐三藏挡住,青年没有看到后边众女,现在看到几位美若天仙的女人走上前来,不由愣住了,估计是没和女人打过交道的雏,一张马脸涨的通红,目光忍不住在朱恬的身上游离着,喉咙滚了滚,唿吸都不禁急促了几分。  估计是不想在众仙子面前堕了面子,青年稍稍站直了几分,大声道:“大丈夫上欢乐岭,自然是去寻欢作乐,方为大丈夫所为。”  “哦?那就是想去逛青楼,喝花酒咯。”朱恬笑盈盈道,不过那笑容落在唐三藏的眼里却是危险的预兆,朱恬可是从来不对别的男人笑的。  那青年不知从哪里借来的熊心豹子胆,脑门一热,脱口道:“若是仙子愿意留下给我做妻子,那不去也行。”  “算你狠……”唐三藏表情有些古怪的放开手,向后退了半步,看来今天的事情不用他向着怎么解决了。  孙舞空和沙晚静脸上表情也是有些好笑,一个仰头看天,一个低头牵着敖小白的手。  “小师父啊,你就答应他吧,老身这些年也有些积蓄,全在他身上的包裹里了,让这个姑娘留下,包裹里的银子你就拿走吧。”一旁的老太闻言,却是眼睛一亮,挣开了沙晚静的搀扶,就想拉着唐三藏的手说道,那等急切的神情,可见爱儿之心。  “老太,不好意思,卖徒弟这种事情我还真做不出来。”唐三藏向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那双满是皱纹和老茧的手,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厌恶之意,慈母多败儿,古人诚不欺我,这青年能变成这般模样,看来这位老太功不可没。  “这老太……”沙晚静也是一脸吃惊之色的看着那老太,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看来是我们多管闲事了。”孙舞空也是撇了撇嘴,直接转身向着小巷外走去,“我去陪洛兮玩会,镇外等你们。”  “你想娶我啊?”朱恬看着那青年,脸上的笑容也是愈发灿烂。  “想!”那青年看着朱恬的笑容,仿佛中了魔咒一般,一张脸通红,连连点头。  “想你个大头鬼啊,三界里还没有谁敢这么和老娘说话呢!”朱恬眉毛一立,一脚就把面前的青年给踹飞了,直接砸倒了后边的土墙。  这还没玩,没等那一脸懵逼的青年站起身来,朱恬已是出现在他的面前,抬腿朝着他胯下又是一脚。  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顿时传遍了整座小镇。  “别打我儿……别打我儿啊!”那老太看着被暴打的青年,不禁慌忙叫道,竟是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向着朱恬冲了过去,“我和你拼了!”  “什么善良,我看你和他一个德行,难怪生出个这么个不孝子。”朱恬一回头,看着那老太冷笑道,手一扬,那老太倒飞而回,落到了门前地上,虽然摔得不重,不过一时半会也爬不起来了。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