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拳唐僧>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用刑,我可是专业的

第三百八十三章 用刑,我可是专业的

小说:一拳唐僧作者:轻语江湖字数:2034更新时间:2018-01-07 07:52:32
   角木蛟没想到今日下凡,不仅没能把奎木狼带回去,遇到敖小白也没有能抓回去,反倒因为孙舞空的出现死了十二位星君,他的东方一部更是只剩下他一人。今日回到天庭,定要禀明玉帝,再率天兵天将踏平这宝象国,把那孙舞空碎尸万段。  “想走?”孙舞空看着角木蛟,手中金箍棒一抬,正要出手,抬头看了一眼,又是止住了身形。  “滚回去吧。”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有些慵懒的声音,角木蛟的头顶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朵七彩水晶莲花。  角木蛟微微一愣,看清那莲花的模样之后,面色霎时变得死白一片,身形勐然向下沉去,同时手中的符纸用力往身上拍去。  轰!  一声炸响,七彩的蘑菇云在半空中升起。  角木蛟像是被一记重锤砸中,倒射而回,手上的符纸粉碎,飘散而去,轰然砸入地上,砸出了一个半丈多深的深坑,身上仙医丝丝缕缕裂开,一道道鲜血喷涌而出,气息萎靡到极点,凄惨无比。  一股强大的气压向下压来,地面上的石头、木块直接被压成了粉屑,变成了一个平整的广场。  奎木狼闪身护在百花羞和老国王的身前,挥手化去涌来的压压力。沙晚静撑起一道淡紫色光膜,也挡住了压力。  “天……天蓬元帅。”角木蛟瞪着眼睛,看着半空穿着一身红衣出现的朱恬,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咦,这不是大丫鬟吗?”百花羞看着朱恬,惊奇道。  “天蓬元帅……我早该想到的……”奎木狼看着朱恬,也是有些吃惊。  “哟,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呢。”朱恬笑道,晃身落到了孙舞空的身旁,晃了晃手里提着的布袋道:“这是那些逃掉的家伙的元神,要不要一起干掉?”  “是我放了他们的。”孙舞空向着角木蛟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说师姐,你可不能这么不负责啊,这要是把他们放回去,天庭为了面子,还不立马派十万天兵天将来抓我们。你是一个筋斗云就跑了,那我们这些腿短的,特别是像是师父这种连飞都不会的,岂不是马上就要被抓回去了。”朱恬有些不满地说道,回头看着唐三藏他们挤了挤眉毛,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唐三藏默默给她竖了个大拇指,不得不说朱恬能把孙舞空请回来,确实是立了一件大功。  孙舞空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摇头道:“等我问完他话,我就走,此事我一人承担,和你们无关。”  “如果你说无关就无关,那天庭也不是天庭了,难道你以为今天他们会围攻我们,是因为你吗?”朱恬撇嘴。  孙舞空握着金箍棒的手不禁用力了几分,没有答话,走到深坑旁,看着坑里气息微弱的角木蛟,脸色冰冷地问道:“你们当年把我花果山的猴子猴孙们抓到哪里去了?”  角木蛟的嘴角还在向外溢血,看着孙舞空无情杀死几位星君,他也自知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扭头吐了嘴里学沫,嘿嘿笑道:“杀了,都被我们杀了,我就亲手杀了几个小猴崽,花果山的猴脑果然是一绝,哈哈……咳咳……”  孙舞空的目光愈发冰冷,手中金箍棒抬起,就要砸下。  “别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花果山的妖怪是大都被天兵天将灭杀了,但因为花果山的猴子的生死簿被你烧了,所以即便是天兵天将也没有办法杀死那些猴子,应该是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朱恬抓住了孙舞空的手,看着坑里的角木蛟,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容,“审问嘛,我可是很专业的,只要他知道,我保准让他全都说出来。”  角木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虽然还是一副无畏的表情,眼底的恐惧却是如何都藏不住,身体止不住颤抖着,想要后退,但身上的骨头在之前不知断了多少,根本动弹不得。  孙舞空看了一眼朱恬,收回了金箍棒,转身看向了奎木狼,眉头微挑。  “舞空,奎木狼现在应该算妖怪,不算二十八星宿了,而且人还算不错……”唐三藏连忙出声道,要是奎木狼也被孙舞空干掉,那今天的事情可就又变得奇怪起来了。  “奎木狼……”孙舞空打量了一下他,收起了手中的金箍棒。  “齐天大圣,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奎木狼看了一眼朱恬手里刻画着一些反复符文的布袋,面色有些复杂道:“不知可否将那几位星君的元神交给我,当年他们也曾随我出生入死,当年花果山一战他们并没有参与其中,还望留他们一条生路。”  “留他们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以,交给你也无妨,不过有个要求,如果拿给你,只要天庭的人没找上门,三年内你不能把他们放回去。”一旁正往外边拿刑具的朱恬看着奎木狼说道,手中黑色长鞭随手甩出,啪的一声抽在角木蛟的身上,角木蛟立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一脸无害笑着继续说道:“我们可都是普通人,要是天庭让那四个不要脸的家伙带着天兵天将追来,那可就不太好了。”  奎木狼的嘴角有些不自在的抽了抽,普通人?如果天蓬元帅、齐天大圣、龙族公主……这些都能称作普通人的话,那这世上的普通人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不过还是点头道:“好,此事也正合我意,如果他们回去的话,我也就不能继续留在宝象国了。”  “拿着。”朱恬随手就把布袋丢给了奎木狼,然后把角木蛟用绳子绑着挂到了一根铁柱上,笑盈盈地看着他,手在各种各样的刑具上滑过,似乎在纠结着该用哪一样刑具。  “你这是要对他用刑吗?”百花羞凑上前来,饶有兴致地问道。  先前的战斗中,有奎木狼护着,百花羞除了裙摆撕裂了几个小口,并没有受伤,而老国王也只是身上的盔甲有些乱了,还有披着盔甲显得有几分疲惫,没有受伤。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